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梦回那一世

    眼前的这些人看着很近,其实很远,相处了几个月,难以割舍。

    石昊心中有一股很难受的感觉,有种酸楚。

    他有一种直觉,要分开了,要别离了,而且是永别,这些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了。

    怎么会这样?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一片奇异的仙家府邸吗,他见到的是真实的人,还是说梦回仙古,只是一场不经意的邂逅。

    “再见了,也许有朝一日,我们中的一个人还会在滚滚红尘中与你重逢也说不定,虽然那很荒谬,但万古中总有那么一丝侥幸,也说不定。”背负光明仙金剑的青年说道,郑重的看着石昊,而后转身,向着岛屿深处走去,身影渐模糊。

    “我们也是年轻至尊,不弱任何人,可惜啊,不能真正再相见了,我等随风而散,于这天地尘埃中看你等的辉煌,征战!”又一人走来,跟石昊道别。

    “好好活着,努力,不要让自己过早的战死!”凰女也走来,带着笑,还有不甘,眼中还有一些点泪。

    “我好难过,真的要走了,不能再相见了。”那怀抱着白色小麒麟的小女生低语,很伤感。

    石昊木然,眼前这些可是活生生的人,数月相处,已经有了交情,有了感情,居然就要彻底见不到了吗?

    究竟为什么,他有点发懵,不了解情况。

    “请你们告诉我,这是为什么?”石昊抓住凰女的手臂,又向前追去,拉住那背负光明仙金剑的青年,又看向那小女生。

    “你看,他们来了。”那背负光明仙金剑的青年指向远空。那里有狰狞的巨眼,比山岳还大,从虚空中睁开。那里。巨大的骨刺,从苍穹刺下。那里有灰色的雾霭,从宇宙中涌动而来……

    一瞬间,这片祥和的净土便被侵染了,成为了死灰色,下一刻喊杀震天。

    一枚血色的鳞片落下,洞穿天地,噗的一声,数位年轻至尊击穿。任他们怒啸,法力滔滔,也挡不住这一击。

    “喀嚓!”

    一株黑色的藤草,从宇宙中落下,压塌山川,南海紫竹林在龟裂,碧海在蒸腾,数位年轻至尊竭尽所能去抗争,但还是在那里碎掉了。

    其中有些人跟石昊很熟,这几个月来相互切磋。彼此印证,早已交情很深,可结果就这么死去了。

    “啊……”

    石昊长啸。他拼尽力气,向着天空中轰击,他在出手,想要阻挡这一切,想要挽回什么。

    “快出手,快挡住啊!”石昊怒吼,看向仙府中的大人物们,向那里转头。

    可是下一刻,他的心凉了。六道轮回仙王早已动用轮回盘跟莫名的强者激战,在那里仿佛在演绎人世轮回。一幕幕在更迭。

    还有,无终大人也在出手。大钟悠悠,震断了时间长河,干扰了时光的流向,让那里一片迷蒙。

    钟波所过之处,万物皆杀!

    可是,还是有恐怖的强者冲了过去,不止一两个,跟他争锋,轰在大钟上,剧烈颤动,不断鸣响。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突然间就发生了这样的战斗?

    石昊不解,而且他发现,自己发出的攻击于事无补,不能改变什么,他像是一个局外人,穿梭在各种画面中。

    场景是如此的真实,怒吼声震的他耳膜都在生疼,那悲壮的厮杀,让他血液怒腾,跟着怒啸不止。

    可是,他就是融入不进去,像是格格不入,像是从那个世界剥离了出来。

    噗!

    就在不远处,那怀抱白色小麒麟的少女被一缕灰色雾气笼罩,当中有一双猩红的眸子亮起,全力扑杀她,血光溅起。

    石昊眼睛都红了,这个少女虽然有些活泼调皮,但是很善良,就这样遭劫了?

    他愤怒出手,向前猛攻,但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像是一个局外人。

    “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结局,说再见,可能再也见不到了。”灰雾散尽,那少女双目失神,双手无力,怀中的白色小麒麟呜呜哀鸣,坠落在地。

    “为什么,快告诉我!”石昊眼睛都红了,目蕴热泪,盯着她,看着所有熟悉的人。

    “只是为了让你看一看,我们的结局,仙古的残酷,你要做好准备,将来你也要去迎战他们。”少女嘴里吐出血沫子,艰难地开口。

    “你们,你们……”石昊红着眼睛,战意澎湃,盯着战场,太过惨烈,时间不长圣洁的仙府就被染成了血红色。

    “我们不甘啊。”有人轻叹,出自一个年轻至尊之口,他是少数几个修出三道仙气的人之一,结果还是殒落了,战死在此地。

    “呵呵,哈哈……”那背负光明仙金剑的青年,大笑着,眼中含着泪,早已手持神剑,在激烈搏杀,惨然道:“仙古纪元要终结了,我们不甘啊,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无法跟前辈去并肩大决战。”

    “你看到了,还在疑惑吗?”凰女落寞,看着石昊,身上的五色战衣发光,三道仙气流转,奋力冲击,对抗入侵者。

    “我看到了,是那些前辈以*力造就出的奇景,让我隔着万古见证了这一幕吗?”石昊望着六道轮回仙王、无终大人那里,心有所悟。

    “是!”凰女点头。

    “他们一个触及到了轮回,一个截断到了时间长河,这样落幕,太过不甘,怎么也要告诉给后世人一二。”那小女生丢下白色小麒麟,虚弱地说出最后几句话,终于是仰头栽倒了下去,再也没有了声息。

    这是仙古一处洞府,也是一处非常出名的战场。

    当年的无终、六道轮回仙王以*力贯穿万道,击穿诸天,得见未来,映照仙古诸事。

    “映照过去,可是我能和你们对话……”石昊伤悲时,也还有不解,看着一个又一个才熟悉、却又殒落的人。

    几位大人,法力冠绝古今,道行不可揣度,营造出一个狭小的空间,自过去出手,将你拉进来,亲眼见证。

    “什么?!”石昊震惊。

    这种手段根本不可想象,在过去出手,将一个当世人拉到仙古纪元吗?

    “似真似幻,不能改变什么,你只是一个见证者,恰巧踏进这片遗迹中,也许是看到了诸多印记,也许是真的来到了我们这一世,也许是在跟我们隔着万古岁月对话。这是几位大人的手段。”

    凰女说道,带着凄容,因为身边的同龄人越来越少了,几乎全部倒下去了。

    石昊怔然,那是怎样的一种手段,他踏进了一片魂域中与残魂对话,还是被人以*力拉进仙古纪元末世,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见证了这一幕幕。

    他分不清真实与虚幻了,因为早先跟这些人切磋时,分明感觉他们是如此的真实,连天眼通都没有发现众人异常之处。

    修为强到一定程度,真的能够影响未来吗?

    石昊不知道,心中震撼。

    同时,他也有无尽的凄怆,看着相交几个月的熟识的人,一个又一个的倒下去,他心中剧痛。

    尽管知道,他们早已不复存在,早已殒落在仙古末年,但还是忍不住心伤,因为曾经与他们相逢,相谈,相知。

    许多人都已经成为了他的朋友,原本这里很祥和,很安宁,气氛很欢愉,可是转瞬间却已这种方式告别,收局。

    看着他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中,一个又一个的战死,石昊想悲吼,欲发狂,握紧了拳头,眼睛通红,目中有泪。

    他改变不了什么,只能看着。

    这是让他先一步接触到天地大乱时的残酷吗,未来会怎样,当世的朋友是否也会如此,一个又一个的战死?

    尽管不是一世人,但是石昊此时却心中酸苦,隐隐作痛,这些人凋零,就好比看着真正的朋友战死。

    是了,他们的确相交了几个月,尽管是那几位大人物用通天法力与道行逆转天地规则强行造就的,但是却那么的真实。

    “别了,仙古,再见了,我的朋友们!”石昊看着他们先后倒下去,血染战场,他目中有热泪滚下。

    虽然相隔了万古,但是他却像是丢掉了一些魂魄,遗失在那个纪元,伴着他们,跟他们同葬。

    “我被带到了这里,与你们同在,跟你们同归,有一部分心神在此,梦回仙古,驻守在仙古。”石昊喃喃着,热泪淌满面颊。

    “大人们也力不从心了。”有人低语,凄然无比,远处大钟暗淡了,重组的轮回盘也裂开了。

    “只将我一个人带到这里了吗?”石昊问道。

    凰女被一根血羽击穿,仰天栽倒,虚弱的开口:“还有人,大人们在寻找希望,不知道有几人梦回这一世……”

    “可是,大人们也都要凋零了,再也见不到了。”手持光明仙金剑的青年怅然,他的身体瓦解了,看了一眼石昊,他彻底凋零,鲜血溅起十几尺高。

    “修为足够强大,能够影响未来吗,我若是足够强大,能够造出一个轮回吗,能够影响过去吗?”石昊仰天大吼。

    他看着凰女倒下去,看着手持光明仙金剑的青年化成血与骨,看着天地间一片血色,看着远处大钟残破,看着这一世才熟悉的人战死,他绝望怒吼。

    “不属于现在,不属于过去,梦回仙古,梦回那一世,仙古的朋友们,我希望有朝一日能与你们再相见啊!”他悲吼着。(未完待续)

 ...  
其他书友在看:凡女仙途北宋末年当神棍狂蟒之灾极品魔少林夏的重生日子朱门恶女梦幻兑换系统仙洛谁家魅瞳无赖道魔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