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章 危险禁区

    清风吹来,紫竹摇动。

    这是一片遗迹,土壤焦黑,像是经历过雷火,被血浸染。

    石昊站在这里,一动不动,脸色木然,但却挂着泪水,还不曾干涸。

    “我居然哭了。”他轻语,摸了摸脸上的泪,还有些温度。

    那一世,所见到的所有人都消失了,竹林还在,碧海早干,这是当年的南海紫竹林吗?如今只剩下一片普通的紫竹。

    它们不高,也不粗大,跟石昊梦回仙古所见到的景象完全不一样。

    是梦吗?

    可是,分明如此真实,石昊感觉阵阵心痛,那一幕幕还在眼前,一位又一位熟识的朋友,相继倒在血泊中。

    这般的血淋淋,恍若一梦,可是为何这般的疼痛,亲眼目睹相处几个月的友人倒下,那种感觉难受而压抑。

    石昊忍不住一声大吼,而后他快速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路还要走,他已经猛地抬起了头,有些话已经说出口,在那一世,在那个纪元,在那个梦中,他现在能做什么?唯有变强,超脱!

    石昊在这里静静的思忖,而后在此走了一圈,进行最后的凭吊。

    “当!”

    他动用天眼通,见到了一截残铁,漫长岁月过去,都不曾将它腐蚀个彻底,而且还有莹白光泽闪动。

    石昊瞳孔收缩,目光化成两道火炬,炽烈而刺人。

    光明仙金剑!

    如今只剩下了一截,不足三寸长,掺杂的一点仙金不曾腐朽,还有点点白光流动。

    石昊呼吸急促,摩挲这残剑,他觉得沉闷而压抑,胸腔中有一股郁气,恨不得一吐而出。震散九霄云朵。

    那不是梦,是真的,这个地方真的就是南海紫竹林,那一世曾有一群年轻至尊聚首,而他“曾经目睹”。

    石昊的天眼慑人,他又有了新的发现,在地下开掘出一点残骨,一刹那,他热血上涌,身体猛烈一震。

    那是一块奇异的骨。闪动五色光泽,尽管暗淡了,但还是有熟悉的气息,它属于凰女!

    曾经切磋,曾经交流,那种感觉不会有错。

    这无疑是血淋淋的,石昊在轻微颤抖,一切都是真的!

    他在这里开掘出两个坟墓,葬下残剑。埋下凰骨,默默祭拜,而后猛地转身,大步远去。

    “梦回仙古……”石昊低语。想笑,却有泪水淌出,那些朋友,相隔漫长岁月。都葬在了此地。

    几许失落,几许伤感,几许悲凉。一路上,石昊默默无声,哪怕远离那里数万里了,心中还是非常难过。

    怎么会有这样的经历?分明相差了一个纪元,隔着漫长的岁月,居然结识到了那样一群朋友,可是很残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殒落,血染大地。

    这是一个心结,很难解开,石昊胸膛剧烈起伏,他确信外界的时间没有过去多久,可是他在那一世却呆了很久。

    “走了,路还长,我倒要看一看,那些敌人都是什么来头,有什么奇异之处!”石昊说道。

    梦回仙古,他看到了大战的惨烈,但却无法真正尽窥敌手,因为那灰雾从域外降落,从宇宙中涌来,遮挡了一切。

    “我竟结下了那样一群朋友,可却只能看着他们死去!”

    数日后,石昊早已远离那里,但是他的心却不能平静,每当想起,都有一种灼痛,眼睛酸涩。

    不过,他不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很快就调整好了心绪,哪怕有一群友人“刚刚”逝去,他也快速恢复了心态。

    过度的沉浸在当中没有什么好处,改变不了什么,他要做的是就迅速崛起,变强!

    有朝一日,他早晚还会遇到那群敌人,真到了那个时候,就轮到他出手了,将前去征战。

    到了那一刻,也正是他为友人报仇雪恨时。

    “哧!”

    这一日,石昊赶路时,一座烂石山上,一张破烂的兽皮发光,射出成千上万的金针,太迅疾了,超出他的想象。

    “噗!”

    周围,一群大山被击穿,千疮百孔,而后崩塌。

    石昊惊出一身冷汗,因为那些所谓的金针都是兽皮毛发,简直比什么秘宝都厉害,太过可怕了。

    这是什么武器吗?

    石昊凛然,这太突兀了,他如果刚才慢了一步就被击穿了,他可以肯定就是成群的天神也挡不住,会被刺透为筛子。

    甚至,他觉得教主也不一定能撄锋。

    而危险之地,就是烂石上的一块兽皮,它暗淡无光,像是饱经风雨,皮毛都快落光了,刚才凑巧爆发。

    石昊愕然,那块兽皮太普通了,似乎是普通野兽所留,没有一点出奇处。

    一阵很大的山风吹过,那兽皮翻腾,跟着卷飞了出去,它就是这么被吹到这里的?碰巧出现!

    这让人发呆,在它翻飞的过程中,又有兽毛落下,化成金色神针,摧枯拉朽,无坚不摧,让人心颤。

    大地、山峰、虚空、天穹都被它的皮毛震裂了,它就是这么可怕。

    石昊瞠目结舌,极速躲避,没有被落下的兽毛伤到,更不曾与那块兽皮触碰,这东西的威力太大了。

    此时,他终于明白,这广袤的无人区深处有着太多不可理解的事物,就比如说这么一块破烂兽皮,威力震世!

    这到底是什么生灵身上脱落下来的,用以当武器真的很可怖。

    很快,他又想到,这多半是无上人物殒落留下的一块残皮,若是细想,仙古纪元时这里曾发生大战,是昔年的古物也说不定。

    这也更加说明了,它的稀珍,它的厉害。

    石昊想禁锢那块兽皮,几次尝试发现都不能临近,根本不可取到手中,那股狂风席卷着它没入山林深处。

    事实上,石昊严重怀疑。那所谓的狂风其实也是这块兽皮自带的神威能力。

    石昊临近,他可以确信,那不是山风所致,而是那块兽皮自身能刮大风,带着自己飞行。

    明白这一情况后,他果断倒退,没有跟下去,并且出了一身冷汗,好险,若是真个遭遇。必死无疑。

    他现在有点明白了,为什么一些老教主都会死在这片禁区中了,就冲着这种妖邪的事物就足以做到。

    这块兽皮太离谱了,它的威力不可揣度,当年得是多么强大的生灵身上脱落的,也许是仙王吧?

    石昊怀着心事上路,路径一座丘陵时,他止步了,这个地方非常讲究。而后他猛然寒毛炸立,夺路狂奔。

    因为,那些丘陵会动,都是古坟。一个又一个全部在淌血,殷红无比。

    并且,这些古坟汹涌而来,要将石昊淹没。将他镇压,吞食掉。

    果然诡异,一些列事件让他越发体会到禁区的危险。

    当在再回首时。发现最起码有数千具尸骸横陈在路上,因为古坟移动后,露出了那些尸体,都是三千州的年轻天才们。

    这么多人死在这里,没有幸存下来。

    石昊时刻意识到,这浩大的禁区危险太多了,不得不防,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

    自嵊州出发,到如今为止,他已经走出了去一个月了,还不曾看到所谓的古城。

    一截雷击神木!

    石昊讶异,在路途上,他看到了一株神树,虽然被雷击了,通体焦黑,但是依旧挺立不倒。

    并且,树干中隐约间有光泽闪耀,这成为了天材地宝,是炼制雷道宝具的绝品材料。

    不过,石昊临近它时,却突然心生警兆,快速逃走,没有敢临近,不久后,他尝试祭出一件法器,触动那株古树。

    “轰!”

    方圆百里,虚空炸开,至于大地就更不用说了,完全崩塌,那里成为巨大的黑渊,而天穹也崩碎了。

    “这是什么鬼木头,孕育了怎样的雷电?”石昊发傻,同时从头凉到脚,那是可击杀教主的力量啊。

    石昊带着寒意,迅速离开了,继续上路。

    两个月后,他遇到了一队人马,一个个都身着铁衣,气势沉凝,一看就是百战不死的高手。

    这些人骑着猛兽,乘着凶禽,都很强横,皆有一股彪悍的气息,最弱的都在真神境,当中不乏几位天神。

    “你是何人?”对面的人喝道。

    “我是一个求道者,也是一个探索者,要去禁区中的古城。”石昊答道。

    他也很好奇,这些人来自哪里,难道说,距离那座古城近了?

    “你是来寻找古城的,一个人闯过了大荒,从三千州到了这里?”有人吃惊的问道。

    “是,我是一面求道者,这条路是我的试炼路。”石昊答道。

    “唔,你说的那座古城不远了,我们就来此哪里,负责侦查周围的情况。”当中一人说道。

    并且,这些坐骑向前而来。

    “哧!”

    突然,为首的那人出手,直接祭出一件秘宝,镇压石昊。

    与此同时,耀眼的光芒冲霄而起,照亮这片天地,有人发出信号,请求援助。

    “杀!”

    对方想杀自己,石昊自然不会客气,抬手间,剑芒如虹,横扫四方敌,结果瞬间而已,就让几人毙命。

    然而,他们像是死士,根本不怕死,活着的人再次冲来。

    “你们到底什么来头?”石昊喝问,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了别样的气息。

    噗!

    石昊没有犹豫,将剩余的人斩杀,而也是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群黑衣人,乘着血色古兽,化成一股洪流而至。

    这队人马,居然每一个人都在天神境!

    “杀了他!”有人点指石昊。

    石昊不解,距离古城不远了吗,这些人怎么出手对付他?他们实力强横,气息冷冽,一看就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未完待续。。)

 ...  
其他书友在看:凡女仙途北宋末年当神棍狂蟒之灾极品魔少林夏的重生日子朱门恶女梦幻兑换系统仙洛谁家魅瞳无赖道魔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