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敌

    太阳西落,夕阳红艳,整片山地都被染上一层红彤彤的光晕,在落日的余晖一片宁静与祥和。

    快接近石村了,这片区域没有那么多的猛兽,处在山脉外围,故此还算安宁。

    “终于快到家了。”小不点放下心来,长出了一口气。

    “砰”

    然而,就在这时,青鳞鹰下坠,双翅击断了一些参天巨树,它渐渐力竭,伤口处不断向外淌黑血,坚持不住了。

    “大婶,坚持住呀,我们马上就要到家了。”小不点石昊给它鼓劲。

    一声长鸣,青鳞鹰终是力竭了,庞大的躯体下坠,砸的树叶乱飞,许多古木被它撞断,毁掉了很多大树。

    还好,它是滑翔下来的,并不是笔直坠落,不然从高空掉下来必然骨断筋折。

    轰隆一声,青鳞鹰抓下的狻猊宝体最先落地,将林的巨石都撞裂了,接着是青鳞鹰的庞大身体,落在草木间。

    小不点扛着赤红的犄角,也是一骨碌滚落了下来,还好他身轻体健,适时丢下那数米长的宝角,没有伤到己身。

    “大婶你不要紧吧?”小石昊快爬了起来,跑向青鳞鹰那里。

    太古魔禽的后裔情况很糟糕,伤口淌出的血跟墨汁似的,散发着一股腥臭味,浑身乏力,难以站起身来。

    青鳞鹰仰天长鸣,声音高亢,穿金裂石,震的小不点石昊都耳膜生疼,迅捂住了耳朵,周围乱叶飘零。

    “对,大婶你痛的话就用力大叫,长鸣几声,这里距离石村不是很远了,大鹏、小青他们一定能听到,会领着族长来接应我们。”

    小不点一边说一边跑到那支火红的犄角旁,将粘连着的血肉斩下一大块,送到青鳞鹰的嘴边,道:“大婶,我听说灵犀角能解毒,而这是太古遗种的犄角宝血,虽然属于一头牛,但也许能有些作用。”

    他喂进了青鳞鹰的喙,又帮它闭合。直到此刻,这头凶禽看向他时眸光才闪烁出一种柔和,就像是看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太古魔禽的血脉后裔拥有极高的智慧。

    “大婶坚持住,族长爷爷他们马上就到。”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远处传来阵阵兽吼声,小不点担忧,不知道石村的人听到了青鳞鹰的长鸣没有。

    他如果自己先回去,万一来了一头猛兽,以青鳞鹰现在这种状态必死无疑,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

    “即便没有听到,族长爷爷也会派出人来接应我回去的,耐心等待,大婶坚持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小不点以稚嫩的声音为它鼓劲。

    低沉的兽吼似乎接近了,远处传来沙沙声,夕阳都快消失了,天色暗淡,这山林显得格外幽森与恐怖。

    “大婶再吃一点宝血吧。”小不点再次捧起离火牛魔的一块血肉,送向前去。

    突然,小不点浑身寒毛倒竖,快侧身,一支冰冷的铁箭擦着他的喉咙而过,砰的一声没入山石,铿锵作响。

    直到这时,可怕的破空声才传来,箭太快,超过音一大截,威力惊人,刚才小不点若是反应稍慢,直接就被洞穿了咽喉。

    又一道寒光闪过,第二支铁箭射来,小不点躲避,噗的一声血液溅起,他原本要喂青鳞鹰的那块肉被射穿。

    “太浪费了,喂一个将死的凶禽,不如留给我等。”一个粗犷的男子声音传来。

    “是你们?!”小不点惊怒,看到了狈村的人,射箭者正是他们狩猎队伍的头领,高足有两米三四,肌肉结实,一条条腱子肉如蛇一般。

    四周影影绰绰,总共出现了二十几人,各个持硬弓,以铁箭瞄准了他。

    小不点很生气,瞪着大眼,道:“上一次我们石村放过了你们,而你们也立下了血誓,现在却想杀我,你们……”

    “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誓言能比狻猊宝体稀珍吗,比得上太古遗种的赤红宝角吗?”狈村一个年人冷笑。

    “哧”

    银辉四射,小不点不再答言,双臂展动,划出一轮月亮,璀璨夺目,银辉流淌,宛若九天上的神月真实地降落。

    他持月而行,向着那些人冲去,道理讲不通,就只能战斗。他虽然还是一个小孩子,但是听大人们讲述了太多大荒面对猛兽时的残酷与可怕。

    现在,小不点将这些人当成了猛兽,不再视为同类,极前行,要与他们一战,保护青鳞鹰大婶。

    因为在他心,现在这群人远还没有平日“凶恶”的青鳞鹰大婶善良,再也不值得同情。

    “嗖”、“嗖”……

    铁箭如雨,密集的射来,每一支都至少有千斤重力,恐怖无比,就是一头巨兽也要被射杀!

    这么多人同时射向一个幼童,可以说很冷血,更很无情,没有一点不忍可言,皆挂着残忍的冷笑。

    “当”

    银月转动,将一排铁箭震落,咯嘣咯嘣作响,即便是铁杆也承受不住,彻底断裂。

    “别手软,虽然是一个孩子,但是他身上有宝具,很强大,合力射杀他!”一个粗壮的汉子大吼道。

    “呜……”

    银月呼啸,自山林旋转而过,刚才大喝的人直接被劈掉了半边肩头与一条手臂,鲜血冲起,惨叫一声,倒了下去。

    “好厉害的崽子,退,投铁矛!”

    狈村狩猎队伍的首领大喝,让人分散开,向后退去,动用了威力更大的投掷铁矛,比弓箭更可怕。

    “呜呜……”

    一杆杆散发着冷森光芒的铁矛,划破长空,每一杆都有两米长,数十斤重,可以洞穿火犀的皮,呼啸而来!

    “当”、“当”……

    小不点以银月格挡,将一杆又一杆铁矛斩断,铿锵音震耳,火星飞溅,形势很危急。

    “杀!”

    小石昊眼睛立了起来,他虽然善良,但是并不懦弱,别人想这样杀他,他自然要极力反击,进行自保。

    “嗡”

    银月颤抖,他全力奔行,持宝月阻挡铁矛,奔行数十米远,而后全力祭出,雪亮的银光闪过,前方传来数声惨叫,五六人的手臂被削断,血液溅起很高。

    几杆铁矛擦着小不点的身子飞过,衣服都刺破了,但他却顾及不上,全力祭出第二轮银月,上面有一株古树浮现,摇曳光辉,洒落下来,让此月更加灿烂了。

    “噗”

    这一次,银月飞出去足有十几米远,将狈村狩猎队伍首领面前的几人差点斩成两截,全都重伤,且划开了头领的肚腹,肠子差点全部流出来。

    “走!”

    头领一声大叫,下了这样的命令,他脸色发白,满头大汗。一群人呼喝,拉起重伤的人迅退走,分散逃开,没入山林间。

    “这个崽子有古怪,太厉害了。不过信已经送回去了,族长他们就在不远处,应该很快就会赶来的!”

    “青大婶你没事吧?”小不点跑了回来,见到青鳞鹰的伤口处插着一杆铁矛,还有几支铁箭,心疼的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青鳞鹰眼神柔和,轻轻摇头,并没有鸣叫,很安宁。

    “大婶,我是不是很没用?刚才都那样了,还是下不了杀手,只是伤了他们的肩头与手臂……”小不点落泪自责。

    他到底还是一个孩子,即便早慧,也不可能如成年人那般能狠下心来血腥屠杀,虽然出手了,但心与手一直在抖。

    不过,那些遭创的人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力,再也无法构成威胁,大多都失去了肩头与手臂,注定会残疾一辈子。

    十几里外,狈村的人迅聚集,朝这个方向冲来,其有一具担架上面半躺半坐着一个少年,他脸色有些苍白,眸光冰冷,手正在把玩一条兽牙串。

    一个老人轻语,道:“他竟然这么厉害,连伤了我们十几名族人,不怕,这一次‘祭灵’赐下了宝具,看他如何闹腾!”

    “狻猊宝体就在那里,祭灵会亲自来的。”另一个老人说道。

    而数里外,石村的人如一群猛虎般,亦全村出动,朝着小不点所在的山林冲去,跑在最前方的是紫云、大鹏、小青三只幼鸟,扑棱着翅膀,焦急无比。

    嗷一声,求推荐票,这个星期很激烈啊,请各位兄弟姐妹登陆帐号,点击、投票、收藏支持下本书吧,谢谢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  
其他书友在看:凡女仙途北宋末年当神棍狂蟒之灾极品魔少林夏的重生日子朱门恶女梦幻兑换系统仙洛谁家魅瞳无赖道魔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