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百毒金疮膏

    “秦朗——”陶若香刚对秦朗生出的一点好感顷刻消失,“你不要太过分!别以为你打着治病的幌子,就可以占我便宜!”

    “陶老师,陶姨……你……真是冤枉人啊!”秦朗可怜巴巴地说,“我要是真想占便宜,我大可要求检查你的患处不是?”

    “狡辩!你真要是个正直的人,把这盒膏药留下给我,我自己用不就行了么!”

    “陶姨,你是不知道这盒膏药多贵,制造起来多辛苦啊!而且,你那点火疔疮,只要眼屎那么一点膏药就足够了,哪用得着一整盒啊,我是担心你抹多了,或者抹偏了,暴殄天物啊。”秦朗据理力争。他这话也并非吹嘘,这一盒百毒金疮膏配制的时候,他用了近百种毒液、毒粉,这些材料比同等质量的黄金还贵好几倍。

    而且,百毒金疮膏的疗效也十分惊人,无论是被各种毒物咬过的毒伤,还是刀剑砍的硬伤,涂抹之后都能迅痊愈。百毒金疮膏,以毒攻毒,不仅可以压制和清除伤口毒素,而且还能刺激伤口处的生理机能,使伤口迅愈合、皮肤得到修复。

    “暴殄天物?有没有搞错,你这狗皮膏药多少钱一盒,我买了!”陶若香豪气地说。

    “陶姨,价格你就别问了。”秦朗实在不忍心打击陶若香。

    “说!”陶若香心说本大小姐难道连一盒药膏都不不起么。

    “单单算成本的话,这一盒药膏的价格至少就在二十万以上。”

    “二十万!”陶若香哼了一声,“难怪现在都说医药行业心黑无比呢。”

    “陶姨,一分钱一分货,我这膏药值不值这个钱,你用了就知道——有医用棉签吧?”

    陶若香递给了秦朗一支医用棉签,然后看着秦朗用棉签蜻蜓点水一样在盒子边缘处蘸了一点眼屎大小的膏药出来,然后将棉签递给了陶若香:“小心看着点,别抹到别处Lang费了。”

    陶若香差点没气得吐血,心说这小子也太抠门了吧,连一点狗皮膏药都舍不得多抹一点,这种人实在太极品了。

    但秦朗却是另有想法,如果不是因为陶若香是一个超级美女的话,他才舍不得将这么贵重的膏药给她用来治小小的火疔疮呢。而且,即便是对陶若香,秦朗也推荐她用“生态疗法”。

    要是老毒物知道他用百毒金疮膏给人治疗火疔疮,肯定会骂他败家子骂一个狗血淋头的。

    陶若香也懒得跟秦朗争辩了,拿着棉签去了洗手间。

    膏药有限,陶若香只能拿了一个小镜子,找准了位置,这才将棉签上沾着的一点膏药小心翼翼地抹到那一粒火疔疮上。

    患处火辣的疼痛感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凉的舒服感。

    火疔疮迅消褪,不到十分钟,就完全消失了,简直是疗效如神!

    更让陶若香吃惊的是,火疔疮所在的位置,竟然没有留下一丁点的痕迹,她的**又恢复了昔日的光洁,当真是“难言之隐,一抹就消”。

    “真没想到,这膏药如此神效!”

    陶若香暗叹了一声,想起之前怀疑和鄙视秦朗抠门,不禁有些过意不去。这膏药如此神效,肯定是配制不容易,而且价格不菲,秦朗那小子抠门也就可以理解了。

    确信痊愈之后,陶若香收拾了一下,出了洗手间,却见秦朗已经不在沙发上了。

    “秦朗——秦朗……”

    陶若香连呼了两声,还以为秦朗这家伙已经走了,这时候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你站到门外干嘛?”陶若香拉开门,看见秦朗站在门口。

    “免得你认为我会偷窥你。”秦朗一本正经地说。实际上,秦朗之所以站在门外面,是因为刚才陶若香去洗手间的时候,他心里面在幻想着陶若香涂药的香艳场面,产生了强烈地偷窥冲动,甚至险些喷鼻血,为了彻底断绝了自己偷窥的念头,他只能将自己锁在了门外。

    “我什么时候认为你偷窥了?”陶若香说道,她好像忘记自己之前的确怀疑过秦朗,“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做好事不图回报,做好事不留名,都不是我的风格。”秦朗这家伙真是脸皮厚,他这么说等于是摆明了要向陶若香要求回报。

    陶若香怎么会听不懂这家伙话里面的意思,问道:“那你要什么回报?”

    “陶姨,是你说我妈给你打过电话,你要带我吃一顿好的,不是么?”秦朗似笑非笑地看着陶若香。

    陶若香心头郁闷,本来想给秦朗下套,想不到却反将自己套上了,偏偏这会儿秦朗提出这个要求,她又没办法拒绝,总不能让人家白忙活一场吧?更何况,人家都表明了自己不想当活雷锋。

    被这样厚脸皮的人缠上,陶若香也是没办法,说道:“那你再等等,我换件衣服。”

    “屋里面等,还是外面等——”

    “砰!”

    陶若香已经重重地把门给关上了。

 ...  
其他书友在看:大妖成仙百炼飞升录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官气从金庸武侠开始抗日之判官传奇末世暗黑路我的元首暗夜骑士奇术色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