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重获自由

    “谢谢领导关心,我的身体还行,但不知道吴市长您呢?”秦朗的笑容也温暖如同外面的阳光。

    “小陈,你和这位同学在外面等我,我跟小秦说两句。”

    吴文祥遣走了陈进勇和赵侃,这才敛去了脸上的笑容,向秦朗沉声说,“秦朗同学,听说你手中有我去三江绿岛的证据?”

    吴文祥显得小心谨慎,他没有直接提“纯美湾”三个字。

    秦朗点了点头。

    “你知道威胁我这样一个官员,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么?”吴文祥的语气很平静,但是威胁之意却是毕露无遗,“尤其是,你目前的处境——堪忧啊!”

    “吴市长,我觉得你应该先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秦朗淡淡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现在那些所谓的专家对你的伤势应该是束手无策吧。过了今天下午5点,如果你再无法得到妥善的治疗,恐怕你就只有一个下场了。”

    “什么下场?”吴文祥沉声问道。

    “我想你应该懂,但如果你非要明知故问的话——那就是你的生殖器将只有单一的排尿功能了。并且,排尿的时候,你还得担心别把鞋子打湿了。”

    “呵呵~”吴文祥忽地笑了起来,笑声有些发寒,“你在恐吓我?”

    “我是想救你。”秦朗并不怕吴文祥的威胁,“你本来可以继续成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不想你毁在一群庸医手中,好好考虑考虑吧。”

    吴文祥沉吟片刻,他自己知道秦朗所说的都是实情,那几个专家已经束手无策了,秦朗就是他唯一的希望和救星。

    片刻之后,吴文祥才说:“你有什么要求?”

    “我要你保释我出去!”

    “你是杀人嫌疑犯,不太可能。”吴文祥显然去查过秦朗目前的状况。

    “出去之后,我就有办法洗脱罪名,因为我根本没杀人。”秦朗说,“我昨天晚上在小栈沟看守所被人袭击,这些人就是为了灭口,这个你应该知道。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下午五点之前,我是否能够恢复行动zi you。”

    “好。”吴文祥点了点头,他目前最关心的是自己的身体,只要身体无恙了,秦朗就算真是杀人犯,也可以将他重新抓回来。

    吴文祥一旦下了决心,办事就显得雷厉风行了,他出门向周思明说道:“给秦朗办理保外就医手续!”

    “吴市长……这不太好吧,他涉嫌杀人……”

    但吴文祥根本没有周思明的解释,冷哼一声,用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志伟啊,我是吴文祥。有件事情,需要你来处理一下,我在人民医院等你。”

    周思明面如死灰,赵志伟是夏阳市公安局的局长,人家吴文祥根本就没有将他这个小小地看守所所长放在眼里,甚至直接连城南区公安分局都绕开了。

    十几分钟之后,赵志伟就赶到了人民医院,因为吴文祥是夏阳市的三号人物,很快就会成为二号人物,而赵志伟正是吴文祥的嫡系人马,老板发话,赵志伟当然不敢推诿。

    赵志伟出现之后,周思明赶忙上前汇报,但赵志伟根本没工夫听他的解释,来到了吴文祥面前:“吴市长,什么事情让您大动肝火,您今天不还在住院么。”

    “志伟,你手下这些同志,有点不像话啊。”

    吴文祥痛心疾首地说,“这位秦朗同学,是我的世侄,七中的好学生,昨天无缘无故地卷入一场杀人案中,成了嫌疑犯,被送去小栈沟拘留所。我虽然是常务副市长,但一向不徇私情,所以没有打招呼给他特殊照顾。没想到,我这世侄昨晚去了看守所,居然被别的囚犯虐待,被人用武器工具,而且还中了蛇毒!如果不是抢救及时,只怕已经一命归天了!志伟啊,这个小栈沟看守所管理很有问题啊!”

    吴文祥说得大义凛然,连秦朗都忍不住叫好,明明他就准备徇私嘛,但这一番话说出来,却是句句在理。而一旁的周思明,却是连死的心思都有了,因为在吴文祥和赵志伟面前,他连解释的资格都没有!

    “吴市长,您放心,我一定彻查小栈沟看守所的问题!”赵志伟连忙保证,然后不待吴文祥吩咐,很上道地说,“秦朗同学受了这么重的伤,又中毒了,我看应该办一个保外就医,好好检查治疗一下啊!”

    说着,赵志伟又亲切地握着秦朗的手:“秦朗同学,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彻查此事,还你一个公道,将我们系统的害群之马清理出去!”

    “办理保外就医啊?”吴文祥故作犹豫,“志伟啊,这合不合规定啊?我这个人,从来徇私的。”

    “吴市长放心,一切合乎法律流程,不过在保释期间,秦朗同学是不能擅自离开夏阳市的。”赵志伟说道,然后狠狠瞪了周思明一眼,“周思明,希望你经得住组织的‘考验’!”

    周思明知道这一次自己真的死了,组织的“考验”可不是那么容易熬过去的,当上级领导不再称呼你为“同志”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你已经被组织抛弃了,接下来的“考验”,恐怕就是真正的考验了。

    “志伟,你看看,这事给你添麻烦了。”吴文祥向赵志伟说。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失察啊,才会让这种蛀虫、败类存在于公安系统中。”赵志伟痛心疾首地说,“领导,您看还有什么指示?”

    “唔……这件事情,低调一点。”

    “放心。”赵志伟是什么人,当然是一点就透,他知道吴文祥不想造成任何不利影响。

    很快,秦朗就暂时恢复zi you了,他的私人物品也被狱jing送了过来。

    吴文祥趁机向秦朗说:“小秦,你已经保释出来了,是不是应该考虑给我治病的事情了?”

    “没问题。”秦朗点了点头,“你患处的淤血已经逐渐散开,但余毒未清,所以才导致你目前的麻烦。”

    “余毒?”

    “当初你服用大量的壮阳.药,但是药力没有得到宣泄,反而因为你受伤而淤积在那地方,转化成了有毒物质……”秦朗说得头头是道,实际上却是因为当初秦朗给吴文祥扎的那一针本身就有毒,那毒药可以瞬间麻痹局部的神经和肌体,这就让吴文祥的痛楚很快消失,患处也不再继续充血,但弊端就是那地方彻底失去了知觉,如果没有秦朗给他解毒,他那地方就只能处于荒废状态。

    不过,吴文祥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秦朗可不想轻易让他重振雄风,所以他没有给吴文祥神效的解毒丸,而是给他开了一个药方交给了他:“按这个方子服药,今天晚上你就感觉有些反应了,不过要想彻底恢复,三天之后,我还要给你开另外一个方子。”

    吴文祥也不知道秦朗这话是真是假,但是鉴于他的命根子已经被其他专家宣布了“死刑”,所以秦朗就是他唯一的稻草,也只能死“虫子”当“活虫子”医了。

    “那我去三江绿岛的证据?”吴文祥试着问了一句。

    “放心,安全得很。”秦朗微笑着说,“在时机合适的情况下,我会全部给你。”

    吴文祥没有继续追问究竟什么时候才是时机合适,因为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学生小子实在不简单,秦朗这么做,分明就是要继续从他身上获取一些好处。并且,秦朗有能力这么做,吴文祥根本不能拒绝。

    谈话结束,吴文祥找人去检验药方,然后准备熬药、服药去了。

    而秦朗和赵侃却一同出了医院。

    嘎吱——

    两人刚出医院,一辆面包车停在了他们面前。

 ...  
其他书友在看:大妖成仙百炼飞升录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官气从金庸武侠开始抗日之判官传奇末世暗黑路我的元首暗夜骑士奇术色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