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84)

    不过这些压力,他现在还能顶得住。端木镜双眸寒凉,一如当年坐在龙椅上决策天下之时,身上透出的气势令整个金銮殿都有些沉冷。

    “君月颜他不止是中山王世子,他更是端木家嫡亲的血统,是现在能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他不紧不慢地说完这句话。整个大殿有片刻的呆滞,而后如同炸了锅一般,众人面露震惊,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什么意思?”谷丞相是两朝老臣了,颤着声音询问。

    端木镜宏亮的声音说道:“这件事孤也不多说,但君月颜他确实是孤的孙子,如果不信,孤将和他进行滴血认亲。”

    在古代,滴血认亲还是比较可信的方法钫。

    对于往事,牵扯到君澜风的,端木镜并不欲多说。他深知君澜风有多么不想提起这事,所以,他也就匆匆带过。

    只要君月颜是他亲孙子就好。

    他的话,引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翰。

    所有人最终都把目光投向了高座上的端木奇。

    他们操心什么呢?虽然说立储君很重要,但其实也不过是皇室家事而已。皇上还没表态呢,他们先旁观一下再说。

    端木奇见到这一幕,眼光微瞥,落在殿角站立着的端木亮身上。后者一直没有作声,却在听到端木镜出来说话时一张脸变成了惨白,身子微微摇晃着,好似快要站不住了。

    他轻叹一声,不忍再看,开口说道:“是的,君月颜是太上皇的亲孙子,朕的亲侄。”

    皇帝的承认,无疑推波助澜,大家“哗”地一声闹开了。

    端木亮扶着盘龙柱的手猛然攥紧,瞪大双眼看着端木奇,身体先于理智冲了出去,叫道:“父皇!”

    父皇怎么能承认这件事?他才是父皇养在膝下的儿子,这皇位理应给他的啊!

    “君月颜即便是端木家嫡亲血统,可他到底是风云王世子,将来要继承风云岛的,怎么能任天夜的储君呢?”端木亮急切地说道。

    他说的很有道理,一下戳中大家的心。

    “是啊!他将来可是风云岛的王呢!”立即有人附和道。

    “对,中山王早就是风云岛的人了,咱们天夜立储君也跟他们扯不上多大关系了吧?”

    众说纷纭中,一声清悦的笑声乍然响起。

    珠帘挑开,一抹淡蓝色身影昂头挺胸地跨了进来,一袭墨发用一顶玉冠束了,脸上笑容张扬而自信。

    君月颜迈着轻快的脚步进来,高声说道:“风云岛是选贤选能,未必就是本世子登位。而天夜讲究的却是血统。从先皇继位以来,无一血统不尊贵万分,怎能在我辈手上给混淆了呢?”

    大家万万没有想到君月颜也会在内室,看到他出来,双眼都染上不可思议的神色。

    “本人不才,正是端木家最纯良的血统。”君月颜一点也不避讳地谈到自己的身份。

    “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言不语,将眼光投向端木奇。

    端木奇看看脸色难看的端木亮,酝酿着说些什么,一道急促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报,圣上,风云岛来信!”

    君月颜表面不动声色,心却“突”地一跳。

    来天夜竞选储君,他可没经过父母的同意,难道,他们写信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

    端木奇当场命那太监拆了信当众宣读。信是君澜风亲笔所写,信中如实道出了他和太上皇的关系,证实自己儿子和端木家的血统。

    君月颜听了后心里暖暖的。

    他瞒着父亲,心里却也知父亲手眼通天,不可能不知道。而他揭了父亲最大的**,父亲不仅没有怪他,还写信来给他支持。一股深深的愧疚自心底延生出来……

    寂静的大殿上,又响起一阵不合适宜的笑声:“谁说我端木家嫡系没有子孙了?”

    清润如月的声音被风吹进来后,众人眼前一亮,只见一名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摇着折扇从正门走进大殿。他生得无比好看,墨发飞舞,面色如玉,柳如眉,唇似涂丹,

    这一回,大多数人都在揉眼睛,以为看错了。

    那男子龙行凤步,伟岸多姿,不是别人,正是端木离。

    大家一时忘了端木离现在已经是风暴之心岛的岛主,纷纷叫道:“离王爷!”

    端木奇也本能地站了起来,惊喜地叫道:“二哥。”

    一声二哥,含了多少世事变迁的意味在内。

    “嗯。”端木离随意地点了点头,目光落到君月颜那里,哈哈一笑,说道:“颜颜,舅舅来给你镇场子来了!谁说你不是我端木家的人?谁说你没资格继承天夜万里江|山?”

    端木离的出现以及他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的回答令君月颜心中又是一暖。

    诸多大臣面色怪异。

    这时,又一名太监冲了进来,手中捏着一张牛皮信纸类的东西,高声叫道:“皇上,边境八百里加急!”

    众人的心都是一提。

    这个时间,怎么边境好端端飞来急书?

    端木亮也是惊疑不定,望着君月颜那言笑晏晏的模样,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他总觉得,君月颜嘴角的笑与狐狸相似,带着奸诈与设计。怎么感觉这事与自己也有关系呢?

    “宣!”端木奇一挥大手,脸色紧张。这会儿他是连口气都不敢喘的。

    太监扯开封漆,抽出一张宣纸展开,用尖细的嗓音喊道:“耀星国前不久遗失几车天蚕丝,而亮皇子也正在数月前从紫云巅下山回夜都,与天蚕丝丢失时间相吻合,现耀星已咬定这车天蚕丝被皇子所夺,拉拢了和月国,两国二十万人马直奔夜都。”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惊慌起来。兵临城下,要他们能有几分镇定和强悍呀!

    “果真如此?”端木奇脸色一沉,立刻吩咐身边人各自行事。

    “是的。”太监小心翼翼地补充,“而且现下市井上传得厉害,说的都是亮皇子怎么抢夺了耀星的天蚕丝!那些百姓的嘴封都封不住。”

    端木亮气得脸色煞白。

    他没想到,君月颜会在他毫无心理准备的同时给了他致命一击!他可真是会颠倒黑白啊!

    大臣们个个面色不安,端木奇紧拧着眉头,维持着表面的平静,沉声问:“亮儿,可有这事?”

    端木亮沉着锅底般的黑脸,一口否定:“当然没有!那批天蚕丝是中山王世子君月颜抢走的,栽赃在儿臣身上,儿臣竟不知为何被王世子如此痛恨了?”

    说着他直直地看着君月颜,眼光流露出锋芒,点清了自己的受冤之事。

    君月颜轻哧一声,说道:“不用狡辩了,现在两国士军联手,要你的命了,你还是好好想想应对办法吧!偷盗天蚕丝,侮辱耀星国,端木亮,你若为帝,这天下岂不是都要被你给掀翻了!你以为,耀星帝能放过你吗?放过天夜吗?”

    他的话,如同银针,一根根扎在了人们的心中。

    他们在听完君月颜的话语后,已经意识到了,端木亮盗了耀星国的天蚕丝,已经成为耀星帝的眼中钉骨中刺了。若是他登基为帝,耀星帝怎么会放过他?整个天夜的领土每天都处在崩溃的可能中。没有人愿意生活在这样的危险里,没有人愿意将江|山与自己的生命交给一个品德无法保证,名声扫地的人!

    那些大臣们心头的天秤开始有些移动了。

    端木亮看出来了,牙关紧咬,“咯嘣”声直响。

    好一个君月颜,竟然在背后如此阴人!

    什么叫为他人作嫁衣赏他今儿可是真真正正明白了。他为君月颜设计的陷阱,结果绊倒的是他自己!

    “报!八百里加急!”又一人冲了进来,高声禀报,“耀星与和月的军马速度飞快,只需几日功夫就要兵临星都了!”

    众人心惊胆颤,纷纷拿眼光去瞧端木亮。

    端木亮虽然气得够呛,但还没到失去理智的过程,沉怒地一扬眉,喝道:“父皇,让儿臣带兵去抗拒!”

    “二十万军马,你确定你抗得住?”一旁的端木离勾起薄唇,一点也不给他情面地问。有意思,颜颜玩的这招很有意思!

    所有人心头又是一震,整个天夜的卫军加起来也没有二十万啊!

    端木亮一咬牙,看向君月颜的目光充满了怨毒和愤恨,这一切不都是这人给他招来的吗?
其他书友在看:长嫂难为呆籽不发芽禁忌妖娆媚君侧混沌剑神诛神逍遥录呆籽不发芽(妖怪文)神秘老公不离婚末世之无限变身系统反扑狐狸的一百种方法红楼之扣连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