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86)

    瘦三退了出去,将帐帘掖好,悄悄地垂首立在帐门旁把守。

    月齐睿穿着一袭普通士兵的服饰,剪裁得体的银色薄衫修出他颀长的身姿,一头乌黑如缎的墨发高高束起,露出脸庞两侧优美的弧线。

    他摇了一柄山水折扇,薄润的红唇勾着一丝淡笑,行到君月颜对面,老神自在地寻了个位子坐下,说道:“小千紫呢?”

    “什么小千紫?”君月颜立刻睁开微眯的一只左眼,白着他,“你要叫一声弟媳,小千紫是我才能叫的!”

    月齐睿的笑容无比愉悦,扇子猛点:“还没成婚就这么护着,将来还得了?钯”

    “我乐意。”君月颜得意地一扬头。

    从夜都往边境,一来一回一个多月,他才不会叫千紫跟着他受苦呢,早将她安排在夜都某处住下了,所以,他希望这里的事情赶紧结束。

    想着,他微微直起身子,严肃地看向月齐睿,问:“耀星那边有什么反应?伴”

    月齐睿轻轻扑打着折扇,回答道:“一个时辰前刚找的本太子过去商量怎么对付你。”

    君月颜心中冷笑一声,问:“他不知道你我的关系吗?”

    这耀星国可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谁和谁结盟他到底看得清不清楚?他和月齐睿那可是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兄弟,全世界都背叛他,月齐睿也不会。

    “知道。不过,那又怎么样?三国之间谁不沾亲带故的?”月齐睿这话极有道理。这么多年,三国为了安定,联姻了不少次,皇室之间的关系可谓是错踪复杂,追朔起来,全是一家人。

    君月颜眼中递出一抹精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耀星国,既然羊入虎口,那么就别怪本世子无情!

    他放在桌上的手捏成拳头,薄唇缓缓溢出一句话:“按照原计划施行!”

    “好!”月齐睿干净利落地应道。

    两人的视线交错在一起,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胜券在握,两人不约而同地放声大笑起来。

    那笑充满了少年张狂的意味,浑厚而磁性,飞出了帐篷,惊动了栖在枝头的双鸟,“扑楞楞”地飞走了。瘦三的嘴角也勾起一抹了然。

    三国局势,因谁的话而一朝扭转?不出中帐,执掌三军,天下尽在其手!刹那间风云巨变,谋算滔天,龙廷大陆迎来了一场权势的洗礼。

    第二天,在边境一处空荡荡的平地上,三国此次出战的将领进行了首次会晤。

    代表耀星出战的是大将军李的儿子李小将军,长年的战场生活让他的皮肤黝黑粗糙,脸形粗犷,三二多岁年纪,正是血气方刚。

    “中山王世子!”他带马上前,冲君月颜一拱手。

    作为耀星的盟友,月齐睿则骑着匹白马,与他并驾齐驱。

    他也冲君月颜拱了拱手,便没再说话。

    君月颜淡淡一笑,回了礼节,开口说道:“本世子想,耀星和天夜之间一定存有什么误会。堂堂天夜皇子怎么会贪图耀星的几车天蚕丝呢?”

    提到这事,李小将军的脸色便冷了下去,高声说道:“天蚕丝值不值钱是另外一回事,但它却是耀星的脸面!自然会有人与我国过意不去,想甩我们耀星的脸。种种证据都指向那天从紫云巅下来的端木亮!”

    君月颜点了点头,诚挚地说道:“端木亮只是我皇的养子,就算真是他干的,所作所为与我天夜都没有干系,将军何必牵扯了和月,带着二十万大军来与我们作对呢?”

    见他说话很有礼貌,李小将军的脸色也好看得多,但仍然有些冷意残存,说道:“我们要天夜给我们一个交代!”

    “将亮皇子贬为庶人,不知这个交代将军还满意与否?”君月颜不紧不慢地抛出一句让所有人都轰然一震的话语。

    堂堂皇子贬为庶人,这可不是小事!自古以来只会是犯了大错的皇子才会沦得这一下场。而现在,最多不过是个捕风捉影的两国邦交之事,君月颜却无关痛痒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李小将军也给惊愣住了。

    罪魁祸首得到了这么狠的报应,他还有什么话说?

    “还要天夜皇帝赔我几车天蚕丝!”李小将军挺起胸膛。

    光认错怎么行呢?

    “好。”君月颜答应得十分痛快。

    李小将军未料到他的态度会这么好,不由自主地转头看向月齐睿。

    月齐睿咳了一声,说道:“将军,既然天夜对端木亮做出这么大的处罚了,又愿意赔天蚕丝,这事,就这样揭过吧!”

    李小将军再没别的话反驳了。

    但他不敢裁决这事,只能婉拒道:“容本将几天后给你们答复吧。”

    月齐睿与君月颜快速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会意之色。

    李小将军这是要飞鹰传信回耀星询问耀星帝的意见呢!

    当下,君月颜爽快地答应了。

    这场会晤便兵不见刃地圆满结束了。

    接下来几天,众人坐等消息,五天过后,李小将军再次请君月颜过去谈叛。

    这次他说得明白:“只要天夜国当真废了端木亮为庶人,这口气我们也就咽下了。”

    君月颜一听便知这不是他的原话,一定是耀星帝的意思,那个老不死的倒还没糊涂,知道天夜国能做出这么大的让步,再追究下去就不讨好了。

    不过,他们岂知,贬端木亮为庶人正合他的心意呢!

    君月颜向李小将军保证了过后,便一纸短书飞向夜都,同时,也有一些埋藏在军中的皇家探子也放回了消息,无非也是这段话。

    端木奇收到君月颜的来信时还有些震惊有些犹豫,可再一看其他探子们的信,内容大同小异。耀星国开出来的条件确实是废掉端木亮。

    无奈之下,他只好提笔草书一封,交与身旁的太监拿去拟旨。

    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端木亮的寝宫之中。

    焦立不安的端木亮本来就心神不宁,来回走动,突然听说父皇正在写旨要废掉自己现在仅剩的皇子身份,吓得三魂走了五魄,一时间没了任何主意,颓然地坐倒在宽椅内。

    君月颜,你好狠!

    你这是要逼我去死吗?

    不不不,我怎么能让你如愿呢?

    端木亮的双眼突然间瞪得极大,迅速从椅子上跳起来,叫道:“我的人何在?”

    “主子!”外面飘进来两道黑影,皆由黑布蒙面,看不清表情。

    “行动!”端木亮的眼光有如雪地饿狼般恐怖,吼出来的声音也极其嘶哑,充满了暴戾。

    睁着一双鲜红似血的双眼,端木亮抽出所佩长剑,带领着身后的一干人,杀进了皇宫深处。

    端木奇正在御书房披折,外面雷鸣般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个个在叫:“亮皇子反了!”“亮皇子反啦!”

    “啪”的一声,端木奇右手紧握的毛笔掉落在地,摔成两段,他怒气冲冲地站起来,阴冷地叫道:“他敢!来人,拿下所有叛党,活捉亮皇子!”

    端木亮的心思他懂,可他束手无策。

    他若是任由端木亮造反,那么,这罪名可就不是一个死字能谢罪的了。

    外头,端木亮虽然养了一批忠心的侍卫,但俗话说得好:大难临头各自飞。端木亮被剥夺了储君之位后,就有一半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

    剩下的人根本不成气侯。

    别说就凭着这些小鱼小虾米逼不了宫,就算今日逼宫顺利,他日,也会惨败在君月颜手下。

    想着,端木奇已经踏步到了大殿门口,入目的便是一干人厮打在一起的画面。

    “父皇,你当真狠心!你只听君月颜的,却不听我的一声解释!”人群中,一名垂头散发的男子手执长剑,凶狠决绝地挥舞着,一名又一名侍卫倒在他脚下的血泊内。他周身全是血,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

    这人就是端木亮,狼狈到极点,也痛恨到了极点。

    端木奇那仅存的一分希望被他的行为举止浇得透凉,他冷声喝道:“一群乌合之众,扶都扶不上墙!端木亮,朕有心要救你一命,你却得寸进尺!朕会送你去君月颜不知道的地方做普通百姓,他年希望你想起这事时,就能明白朕的苦心!”

    贬为庶人,当真是君月颜想要的吗?未必!

    端木亮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将来死在君月颜手上。
其他书友在看:长嫂难为呆籽不发芽禁忌妖娆媚君侧混沌剑神诛神逍遥录呆籽不发芽(妖怪文)神秘老公不离婚末世之无限变身系统反扑狐狸的一百种方法红楼之扣连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