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7、番外(终)

    (因为习惯,我们只称君月颜)

    只不过现在的端木亮,根本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他有如疯魔了一般,赤红着双眼,凄厉地吼叫着,手中武器没有任何章法地舞动着朝端木奇冲去。

    他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而端木奇面前则是一拨一拨的人守护着,两相对比,完全没有可比性。

    端木奇轻叹一声,微微瞌上眼睛。他不想再看这场作孽了。

    端木亮很快就被几名大内高手镇|压住了。

    “亮皇子,得罪了!”他们还是比较客气的,封了端木亮的穴,没有过分的为难钤。

    端木亮的脸上划过一抹绝望之色,君月颜,为何要如此与他作对!

    此时的他,早已忘了,根本不是君月颜想要和他作对,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产生的。

    他忌妒君月颜天之骄子的身份,才制造出种种事端来,以至于,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他忘了,君月颜不仅是风云国甚至整片大陆身份最尊贵的人,同样也是看惯机关权谋,心肠绝不愚善的人。

    端木亮束手就擒,一朝被贬庶人的事情根本就藏不住,以夜都为原心,朝四面八方飞快地扩散出去。

    边境,李小将军听说了这事后,再也没有理由逗留在这里,匆匆收军,准备退回耀星。

    只不过,君月颜和月齐睿怎么会让他如此顺利地离开?

    三日后,耀星国十万大军被偷袭了。

    理由很简单,晚上,耀星国的将军对天夜态度无礼,连和月国的劝解也不听,引起了众怒。

    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这个时代不像现代社会通讯设备那样高端复杂,没有人能辨别这件事的真相。

    总之,耀星国毫无防备,又遭两国夹击,可谓是全盘皆输。不少士兵夹起尾巴往星都方向逃难,却被隐埋在路上的神秘军队一网打尽。

    这神秘军队就是君月颜从风云岛带来的一批属下。他和月齐睿并没有收手,而是率领着三十万大军长驱直入,竟是毫不罢休。

    等有些人察觉到这是一场阴谋时,三十万骁勇的大军早已经在耀星国无数城池挂上了天夜与和月的旗帜。这一杀,便杀到了星都城外。

    面对三十万雄兵的挑衅,耀星国本就无力抵抗,更何况自家派出去的十万军马遭了暗手,损失惨重。他们更是拿不出更多的势力来抵抗盟军了。

    君月颜和月齐睿感觉这进攻就像菜刀砍瓜一样,轻松无比,没几日便攻破了夜都,欺凌到皇宫内,硬是活捉了耀星帝一干人。他们并肩站在金銮殿上,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笑意。既然不打算让耀星国存在下去,所以这座大殿,上方的龙椅都失去了存在意义。

    望着满殿瑟缩的降臣,月齐睿勾唇道:“颜颜,你想做的事这么快就完成了,可算是出口气了!”

    君月颜望着跪在群臣之首的耀星帝,轻哼了一声,冷冷说道:“这个老匹夫,居然想害我的义父,真是罪有应得!”

    耀星帝听到他清晰响亮的声音,身子一抖,抬起了头,面上流露出无比不甘的神色。

    如果君月颜是因为萧铭的事对耀星生出了嫌隙,那他可真是后悔不迭了。

    萧铭那个病秧子,就算病好了七七八八,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啊!为了个芝麻赔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他不恨不悔吗?

    君月颜看到耀星帝脸上的表情,嘴角一撇,说道:“别惊讶,如果不是因为你对我义父抱着不轨心理,我还真想不到来对付耀星呢!”

    他说的是实话。

    如果不是这事,他可不想费这么大精力征服耀星。

    耀星帝眼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突然咬牙叫道:“君月颜,你当真敢杀我吗?要知道,沈进金在我手上!”

    他是坐在龙椅上这么多年的耀星帝,虽然这次实力不济,但也不是什么准备也没做。

    他紧紧注意着君月颜的脸庞。

    君月颜明显为他的话愣了一下。

    这家伙,难道抓了千紫的父亲,想要来威胁他?

    月齐睿也不禁侧脸观察君月颜的反应。

    君月颜顿了一下,脸上升起无尽的好奇之色,问道:“沈进金是谁?”

    淡淡的一句话,直接叫整个大殿的降臣都无语了。

    耀星帝明显也受打击不轻,恼羞成怒地喝道:“你连自己的岳父大人都不知道吗?就算你真不想顾他死活,他也到底是沈千紫的父亲。你与千紫订了亲,沈进金就是你的长辈!他若因你而死,天下都会唾弃你的!”

    不得不说,耀星帝这顶大帽子扣得可真大真重。

    君月颜眼中有怒意闪过,表面却一片平静,沉声说道:“真是笑话!本世子与世子妃订婚已经数月前的事了,怎么那时候没有听本世子的世子妃提到她有父亲?她可是告诉本世子,她父亲早就死了!”

    未等耀星帝开口,君月颜凉薄地斥道:“这几月内,想要冒充世子妃的父亲来和本世子套关系的人还真不少,没想到耀星帝你也玩起这个花招来了。”

    耀星帝被他呛得脸色通红,大叫道:“沈千紫她就是耀星沈家的人,谁也赖不掉!”

    “说是沈家的人可要证据。我的千紫可是云巅道人从小就养在身边的乖徒弟,连云巅道人都亲口说千紫父母早逝,怎么会是你耀星沈家的人呢?大言不惭,敢在本世子面前糊弄世子妃的身世,本世子看,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君月颜一脸鄙夷之色。

    他的话说得滴水不漏,无人反驳得。便是传了出去,也没人能挑出他的不是来。

    耀星帝面色发白,同时,隐藏在百官中的一人死死低着头,那张脸也是由白转青,一片难看。

    这人就是被新提升上来的耀星朝官沈进金。

    虽然千紫不承认他,可风云岛世子妃是他女儿的事早传遍了耀星,这才得以被皇帝重用,从一界富商转涉政界。只不过,他也仅仅能蹦跶这么短的时间了。听到上座那本该是婿的男人如此冷漠地诅咒他的死,他简直气得快要吐血。

    可他没有办法,没有任何办法。

    千紫再也不是他的女儿了。

    想到从来被自己无视的那个女儿一朝间站到了至高处,通身透发出令人不敢小视的光芒,他就感到无限悔恨。

    生为商人,这一辈子做过无数次买卖,有赢有亏,可都不及这一桩令他损失最大。这一次,他亏掉的是整个沈家滔天的富贵和前程!甚至,还有他和沈家的性命!

    不过,君月颜到底顾忌着千紫与沈进金的血缘之情,虽然没有救他,但也没有要他的命,只是与其他朝臣一样,贬为奴籍,流放边境。

    君月颜和月齐睿等人当夜在耀星皇宫内大摆宴席,庆祝拿下耀星国的喜悦,同时叫人送来耀星国的版图,在上面指点江|山,开始划分土地了。

    根据土地大小和位置,两人将耀星国的十八个洲分为两部分。东西方的十个洲划给了天夜,而南北方的八个洲则划给了和月。和月比天夜少两个洲并没有其他什么原因,只不过南北方的经济发达些,占地也大些。

    分掉了成果后,君月颜再也等不及了,一路命人在自己得到的领域内插上旗子,留下专人打理,自己一路飞奔向夜都。

    这么久了,他实在是想死小千紫了。

    一到夜都,端木奇便率领群臣迎接他的凯旋而归。

    君月颜攻下耀星的事早已经传遍了,端木奇面色微沉,这一次,可是深深体会到了他的手段。什么和月耀星结盟,什么和月不会过分为难他,这一切,只怕早就是他和和月太子设计好了的。

    君月颜年纪小,可是,不管是政事还是军事,他都不亚于乃父的风范。

    他承认,今天若不是自己立了君月颜为太子,他的下场,绝对不会比耀星帝好到哪去。

    君月颜骑在白马之上,俊俏的脸庞满面含春,搂着千紫的腰,带着她纵马驰进皇宫,哈哈大笑道:“紫儿,将来,这里就是我们的地盘了!”

    千紫微微一笑,枕在他的胸前。

    早在他被立为太子时,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前段时间,她虽然被保护得好好的呆在夜都,却也在私下里替他打点朝中大臣。

    只要他想要的,她都会为他铺路,即使用处不一定大。

    但她乐意。

    他喜欢的,她就喜欢。她的生命,因为他的存在而有了意义。

    端木奇自忖手段不如君月颜,又因当年的事到底对君澜风抱有歉疚,所以不出半年,便找了借口退位,正大光明地扶持君月颜登基为帝。

    君澜风和落云曦对于儿子的选择毫不干涉,亲自过来恭贺。

    他们开了头,几乎整片大陆的君主都携重礼过来了,君月颜趁机举行了立后大典,整个夜都好不热闹!

    从此,龙廷大陆天夜与和月两大国并立,西海风云岛独大,总之,这天下都是他们一家的。

    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那就不在他们的预料中了。

    (全文终)

    Ps:关于鹿的新文,框架较大,之前说是五月,不一定兑现得了,六月开,正好暑假了。希望亲们表要忘记鹿哦!咱们下本书见!
其他书友在看:长嫂难为呆籽不发芽禁忌妖娆媚君侧混沌剑神诛神逍遥录呆籽不发芽(妖怪文)神秘老公不离婚末世之无限变身系统反扑狐狸的一百种方法红楼之扣连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