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千三百八十五章 斗六品

    “你找死!”云飞白勃然大怒,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己的女人们居然被人给打伤了,这要是传出去,他的脸面往哪放?

    原本只是打算擒了杨开再去对付那叫兰幽若的女人,如今却是生了杀机。

    六品开天的气息弥漫开来,一掌擎天,轰然压下。

    杨开头顶上空,立刻出现一只青濛濛巨大的手掌印,那手掌印纯粹是由精纯至极的世界伟力凝聚而成。

    这一掌拍下,不啻于一个小乾坤世界压迫而来,而且还是六品开天的小乾坤。

    杨开陡然感觉到一丝压力,晋升开天之后,与马天元一战固然痛快,但也未能将他全部的本事逼迫出来。但此刻面对一位暴怒的六品开天,任何一点疏忽大意都可能致命。

    更加高昂的战意涌上心头,杨开怡然不惧,冲天而起,迎着那巨掌而去。

    云飞白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之色,大手猛地一攥,那拍下的巨掌也骤然合拢起来,仿佛一座囚笼,一把将杨开那渺小的身影抓在手心之中。

    不过下一瞬,云飞白便脸色一变。

    世界伟力震荡之间,万千流光绽放,化掌为拳的巨手轰然爆碎开来,一道人影从中杀出,直奔他而来,迅如闪电。

    云飞白冷哼,身形不见动作,却鬼魅般地朝杨开迎了上去,衣袍翻飞间,一道道强大而隐蔽的攻击劈头盖脸朝杨开攻去,每一击都蕴藏了恐怖的世界伟力。

    杨开接连抵挡,身形巨震,竟是被逼的连连后退。

    暗叹一声不愧是六品开天,自己这个五品固然也算不错,却与对方差了一个品阶,彼此的实力就有明显的差距。

    此战只能速战速决,这里毕竟是玄阳山,有四大六品开天的山主坐镇,若是拖的时间久了,等其他山主和玄阳山的强者反应过来,自己的局势将大大不妙,他还没有膨胀到觉得自己能对付好几位六品开天的程度。

    “好小子,竟然如此了得。”心中虽然愤怒的无以复加,可眼见杨开居然不断地挡下自己的攻击,二山主云飞白也忍不住赞叹一声。

    五品开天和六品,虽然只差一个品阶,可开天境往上,每一个品阶之间的实力差距都是及其巨大的,四品和七品更是一个难以跨越的分水岭。

    换做旁的五品开天在此,云飞白自信能在十招之内将对方轻松拿下,可杨开居然能挡的住!

    心头也不由泛起一丝疑惑,这小子果真是刚晋升五品?莫不是故意藏拙来示敌以弱的?可若不是刚晋升,他身上那明显的气息又是怎么回事。

    心思急转间,忽将被他逼的连连后退的杨开猛地顿住了身形。

    这一刹那的功夫,云飞白心头一跳,好似有什么极为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般。

    下一刻,便将杨开抬手在虚空中一握,手中忽然攥住了一杆长枪。

    嗡地一声……

    天地战栗。

    隐有龙吟咆哮,在这乾坤之中炸响,威严龙威弥漫开来。

    杨开持枪在手,气势大变,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手中长枪肆意挥洒,人得自在心自在,大自在枪术绽放光华。

    那长枪袭至,让云飞白脸色大变,视野之中,似有一条狰狞可怖的巨龙朝自己扑来,摇头摆尾欲要将自己一口吞下,在这巨龙面前,他竟不由生出一种极为渺小的感觉,仿若蝼蚁。

    狠狠一咬舌尖,定住心神,不为那龙威所慑,云飞白一声低喝,祭出一张字卷来,那字卷之中龙飞凤舞了几个大字,笔迹潦草至极,但那每一勾每一划,都仿佛一柄柄形态不同的长剑。

    森然剑气弥漫。

    世界伟力灌入其中,那字卷之中的大字分解开来,一勾一划都化作一道道精纯无比的剑气,划破虚空,嗤嗤嗤的声音不绝于耳。

    耻辱,绝对的耻辱!

    以六品对阵五品,居然被逼的动用了自己的秘宝,这对云飞白来说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这世上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五品开天。

    自己五品的时候,与眼前这青年比较起来,简直不堪一击。

    一旁,瑟瑟发抖的魏氏兄弟也看呆了。

    他们不在战圈之中,体会不到杨开如何了得,可见得自家二山主连剑书这种秘宝都祭出来了,哪还不知是被逼到了极限,顿时都面露惊悚。

    人面如玉枪如龙,大自在枪术之下,毫无招式可言,一枪一枪完全是信手回来,那剑书绽放光华,一道道剑气纵横交错,竟被杨开一道不落地全部挡下。

    自从巨神灵阿大赠与这苍龙枪至今,已经有不少年头了,杨开也多次驭使苍龙枪对敌,此枪之下,斩杀过无数强者。

    但直到今日,杨开才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苍龙枪的强大。

    这是一件唯有开天境才能真正驭使的秘宝!

    以往他虽然能催动一丝苍龙枪之威,但也只是因为他有龙族本源而已,修为低弱,根本无法发挥出此枪的太多威能。

    这一次不一样,长枪在手,杨开能清楚地感受到苍龙枪传来的韵动,好似有这样一杆长枪,便是那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也能尽数挑翻。

    一枪接着一枪,连绵不绝,仿若狂风暴雨。

    那长枪之下,不但蕴藏着苍龙枪本身的莫大威能,更有杨开对空间法则和时间法则的领会。

    云飞白的视野之中,杨开的身形乃至苍龙枪,都显得神出鬼没,竟是完全把握不到痕迹,不但如此,似乎连自己的思维都受到了干扰,好似时间的流逝都出现了错乱。

    剑书的威能已被催发到极限程度,那剑书上所有的字迹全部飞出,笔画化作一道道流光溢彩的剑气,穿梭来回,切割虚空。

    似是过了很久,又似只是一瞬间。

    当某一刻云飞白的视野丢失了杨开的身影的瞬间,莫大的危机忽然将他笼罩。

    不愧是六品开天,一生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搏杀,在这种生死一线间的感觉和本能反应出色到了极点。

    所有飞出的剑气忽然齐齐返回,在身前汇聚出一道耀眼至极的剑芒,直直朝前刺出。

    下一刻,杨开的身影鬼魅般地出现在他眼前,好似自己主动将身子送到剑芒前方一般。

    杨开不退,眼中一片决然,杀气腾腾,旁若无人,手中苍龙枪递出,口中爆喝一声:“死!”

    嗤嗤两声,血光飞溅!

    云飞白胸膛处被苍龙枪贯穿,杨开的颈脖被那剑芒所斩,半尺长的伤口血肉翻卷,几乎身首分离。

    巨大的力量之下,两人都不由自主地朝后退去,鲜血一路狂撒。

    不得不说,在那生死危机关头,云飞白的应对极为了得,若不是杨开被那剑芒所伤,这一击只怕真的会要了他的性命。

    正是那剑芒逼退了杨开,让苍龙枪杀招偏移了一丝,才让他有了一线生机。

    两道纠缠不清的身影分开,杨开一手提枪,一手捂住自己颈脖处的伤口,还要再扑上来,不过还不等他有什么动作,便忽然抬头朝一个方向瞧了一眼,旋即冷哼一声:“这次先收你点利息,下次再见,必取你狗命!”

    话落间,转身朝玄阳山外飞去。

    他也想对云飞白赶尽杀绝,只不过刚才一番激烈的打斗,已经惊动了玄阳山的众多强者,在他的感应之下,那几位六品山主都已经朝这边飞驰了过来,再不走的话,只怕要被人家包了饺子。

    “给我杀了他,给我杀了他!”脸色苍白至极的云飞白跳脚不已,怒吼之声响彻整个玄阳山。

    一道道准备朝这边飞来查探情况的身影立刻调转方向,急速朝杨开遁逃之地追击而去,其中更包括了了玄阳山的第三和第四山主。

    唯有一道身影落在了破碎的大殿前方,此人面红齿白,温润如玉,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唯有那双眸之中的些许沧桑暴露了此人的年纪绝不如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大山主!”魏氏兄弟连忙低头。

    这看起来像是少年一般的人物,赫然便是玄阳山的第一山主,茅哲。

    玄阳山四大山主,个个都是六品开天,茅哲为尊,只因他的修为无限接近七品,这是另外三位山主,乃至无双社的三位魁首和双子岛的两大岛主都无法比拟的。

    在这无影洞天内,武者也是可以晋升的,只不过因为此地物资短缺,又有无影罡风这东西,所以陷落此地的武者,能维持自己的品阶就已经是烧高香的好事了,根本没人敢奢求在这里晋升。

    六品晋升七品,所需要的物资庞大至极,所以茅哲在眼前这个境界上空耗了数万年,也未能晋升七品。

    不过所有人都相信,若不是他陷落在无影洞天,若是他在外面的话,肯定早就晋升了。

    “老二,怎么搞成这样?”茅哲转头瞧了一圈,开口问道。

    二山主云飞白咬牙,目光喷火道:“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偷袭了。”

    茅哲若有所思地朝杨开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如果我没感觉错,那人是五品开天吧?”
其他书友在看:随身带个英雄联盟客户端灵舟射雕之狂风快剑我的民国生涯田园闺事特工重生在校园穿越之外挂大作战步步封疆明朝好女婿大明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