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六十章 义之所在 在所不惜

    “当然,毕竟我可没有你那么的博爱”

    不无嘲讽的回应了一句,弗兰克也是没怎么遮掩的道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当然,我肯定是要有利可图的。而对我来说这么做的好处就是,这些人为了得到庇护,不得不亲自逼近到对抗九头蛇的前线去。”

    “我选定的这几座城市都是非常接近九头蛇统治区的地方。而可以想象的是,一旦九头蛇擦觉到了我们的意图,而他们必然也是会察觉到这一切的。他们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的阻止这座城市的建设,或者在在这之后想尽一切办法的破坏这几个城市的存在。而那个时候,所有寄希望于这座城市能给他们庇护的人就不得不面临这样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是眼睁睁的看着这几座就这么被九头蛇破坏掉,自己丧失唯一的庇护之所呢,还是奋起反击,为了自己的生存奋力一搏呢当然,我希望是后者”

    “你这是让他们去送死,弗兰克。难道你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吗他们可不是战士,他们只是平民。用一个希望欺骗这些平民去前线送死,这难道就是你想要的结果这难道就是史塔克先生教导给你的东西”

    这个说法一说出来,奥创几乎是想也不想的立刻予以了激烈的反对。只是,面对他的这份反对,弗兰克却也是分毫不让的,表现出了同样的激动来。

    “别拿我父亲对我说教,你没有这个资格还有,残忍,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这么做是残忍的如果连这也是残忍的话,那么放任他们在那里等死的欧洲及周边各国算是什么那些明明统治着那里,却什么也不做,任由他们饱受威胁的统治者们又算是什么”

    “相比较之下,我这应该叫做仁慈的才对。因为我这么做给他们了希望,同时也给他们了捍卫自己希望的机会。和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魔鬼们相比,有血有肉,可以用武器就杀得死的九头蛇难道不是一个更好对付的对手吗”

    “可是他们只是平民,你有什么资格让平民拿起武器,去为你的计划战斗”

    “这不是我的问题,我可没有逼着他们去这么做。你要质问,不该质问我,要去质问那些曾经发誓要保护他们的官僚还有军队才对。我只是一个计划的者,一个城市的建造者。我既没有强逼着他们到我的城市来,也没有让他们去承担他们自己不应该承担的工作和义务。如果真的发生你说的那种情况的话,那么我只能表示很抱歉,然后送上一番悼念罢了。

    “不过我能说什么呢,对了,有一句话或许很合适。那就是在一场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弗兰克振振有词,理由充沛的给出了反驳。而面对他的这种反驳,奥创却也是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

    这个世界变成今天这样,的确不能是归咎在一个人的身上。如果真的要找人背这个锅的话,那么野心家固然是一个都跑不了,但是那些曾经摇旗呐喊的人,那些曾经无动于衷的人,那么曾经因为种种理由而生出分歧、仇视心理的人,都要负起责任来。

    相比较之下,弗兰克的计划只是一个诱因,一个把问题暴露出来的必然程序罢了。

    想通了这一点,奥创也放弃了继续对弗兰克有所苛求。因为他自己大概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除了弗兰克所的这个手段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能够更好地解决这片区域里的问题了。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他就打算对这种事情,对弗兰克的这个计划放任不管。相反的,他已经决定了,要把自己手头上的力量以相当大的比例投入进去。

    “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这些无辜者的生命的。弗兰克,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把他们的生命变成你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

    她这么说是打算以身犯险的意思。虽然不至于说亲自上前线杀敌,那单枪匹马的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越过欧洲政府的这一层,把手头上的资源投入到那种地方去,却已经是意味很明显的事情了。

    “随便你怎么做吧。不过别把这些事情算在我头上就是了。我可没有把谁当做工具的意思,只是说我了这么一种可能而已”

    这也算是变相增添了弗兰克计划的成功率,他当然是不会拒绝的。只是在表面上,他还是做出了一脸无辜和无奈。大有一副我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扣在我头上的委屈模样。

    当然,这个时候谁要是再单纯的把他当做是一个孩子那就绝对是个傻子。不说是奥创这种知根知底的家伙,就是美国的那些政客们,也能用自己血淋淋的教训好好地给这种人上上一课。

    有些东西是看上去单纯而无害,但是真要是算计起来的话,你恐怕是被他卖了,还在乐呵呵的为他数钱呢。

    弗兰克就是这种类型中的典型。所以,哪怕说是奥创,此时此刻也有了一种对他敬而远之的想法。

    不是说在算计上,他感觉自己技不如人,而是他发现此刻全然只为了复仇的弗兰克已经是有了一点抛弃底线的意思了。

    一个没有底线的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都不奇怪。而如果你不想被他拉着一块跌落深远的话,那么和他保持一个距离,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本来以他们之前的关系,奥创觉得自己并不应该生出这种想要和他划清界限的想法。只是一想到自己的理想还有目标,他的这分犹豫立刻就变成了果决。

    不划清界限,牵连到自己还没有什么关系。要是牵连到那些无辜的人类,让没有任何牵连的人类因为他而丧命的话,那么奥创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原谅自己了。

    要知道,他要的是人类有一个更光明的未来,而不是被他拖入到深渊之中。所以如果这种事情成为可能,哪怕说只有一丁点的苗头,他都必须要予以最坚定的拒绝才行。

    个人和大义,他还是理得非常清楚的。而也算是看在彼此之间最后的一点情谊上,他才是板着一张老脸的,这么对着弗兰克说道。

    “弗兰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极端的做法。不过我知道,单凭我恐怕是无法阻止你这么堕落下去的了。你说得对,我没有资格对你说教。所以我只能留给你最后一句话。”

    “不管你打算做什么,在做那些之前请先想一想史塔克家族的荣耀。史塔克家族历经两代人,尤其是你父亲这一代人辛苦耕耘出来的声名、威望,它不能也不应该折损在你的手上。我想哪怕是史塔克先生还在世的话,他希望的也是千百年之后,人们谈起史塔克这个家族想到的也应该是那些被人所憧憬及赞誉的东西,而不是那些被鄙夷的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哼”冷哼着发笑了一声,弗兰克眉眼挑动之间,脸上已经是浮现出了不加掩饰的愠色。“声名人活着,才有资格谈这种东西。人死了,随便别人怎么去编排他,他难道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

    “我父亲活着的时候为了这个世界,为了那个国家做过多少事情,付出过多少心血,背负了多少骂名。而他这才刚刚去世多久,就已经是有人迫不及待得站出来谩骂他,指责他了”

    “你说这是为了肮脏的政治斗争,我信。但是,真的是全部的谩骂都是这样的原因吗有多少人是对他的付出和艰难视而不见,仅仅因为自身受到了一小点的损失就把所有的过错归咎在了他的身上,从而对他生出这种谩骂的又有多少人仅仅是因为看不顺眼他的作为,单纯是不希望他这种改变传统的人出现在那个舞台上,就对他诬陷造谣的这些不用我说,你也应该能够算得清楚吧。而看看他们这些卑劣的嘴脸,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去按捺住我心里面的仇恨,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嘴里那从来都不会好听,也不会真实的评价”

    “我告诉你,我不在乎史塔克才从来不会在乎这种东西”

    愤愤然的一挥手,弗兰克在这一刻拿出了一种近乎决然的态度来。

    “他们想要说什么,他们想要怎么来评判我做的一切,就让他们说去吧。我只做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只要尽到我作为一个儿子的义务复仇,为了我的父亲。哪怕洪水滔天,哪怕世界燃起烈焰,也在所不惜”

    这一刻,语言的力量是苍白的。因为哪怕说你占尽了世界的道理,你也绝对不可能动摇一个儿子如此下定的决心。

    亲情,本就是人类这个种族维持和延续的根基。而任何妄图动摇这种根基的言论、思想,都会在近乎本能的回馈之下被粉碎的一干二净。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至亲受难还不想着加以复仇的人。如果真的有,要么是愚不可及,要么就是软弱不堪,再也不会有其他的什么理由。

    弗兰克既不是愚蠢的,也不是软弱的。在这种事情上,他不仅表现出了符合自己身份的理智,也表现出了和他年纪完全不相匹配的坚强及果决。他要的就是复仇,为此甘心赌上一切,并且矢志不渝。

    而对于这样的一种态度,哪怕说是明知道后续发展很可能会变成他们之间的冲突,奥创现在也根本做不出任何的阻挠来。

    他做不出那样的事情。因为这么做无异于否定人类的本质感情,亦或者说是爱。这是他最难以具备的一种情绪,而当初帮着史塔克让弗兰克诞生于这个世界上,未尝就没有一种利用弗兰克来感受这种特殊情绪的想法。

    弗兰克本质上就从是他身上割舍出来的一个化身,尽管说这个化身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底独立的个体,但是他们中的特殊联系,却也能让他在这种感情的剧烈激荡中有一种感同身受的体会。

    理智上他无法认同弗兰克的行为,但是感情上,他却是能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这让他一时间只能以沉默来应对。而看到他是以沉默,而不是喋喋不休的说教来应对,弗兰克心里也是难免的松下了一口气来。

    自己心里面坚定不移是一回事,能够被人理解而不是被所有人声讨又是另外的一回事。弗兰克表现的再坚强,都改变不了他是一个孩子的事实。或许靠着智慧他能表现出比一般人更清晰的目的和条理,但是这改变不了他在独自面对这种事情时所产生的彷徨及畏惧。

    现在有一个同类能够对他表示理解,这让他多少有了一份慰藉。而也是看在这一丝慰藉的份上,他也是难得的,对着奥创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与其关心我,倒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处境吧。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眼下你的处境到底是怎么样的。”

    “你所坚持的理想就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痴梦。哪怕说就是史密斯周那个混蛋,他的手段也要比你更加切合实际一些。最起码的说,他还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把人类这个族群变成一个整体,然后逼着他们向着他所鞭笞的方向前进。而你呢,你能凭借什么”

    “就凭你现在的这些手段吗别做梦了。阻碍人类走向未来最大的问题所在就是九头蛇所指出来的那一点,整个世界到处都是的隔阂。不打破这些,根本无从谈及未来。而想要打破这些隔阂,指望你那种软弱的手法是绝对行不通的。”

    “你只会让那些人类变得越发的膨胀,而当有一天他们的膨胀的玉望无法满足于现实的时候,就是他们内部所有隔阂和矛盾爆发的时候。”

    “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只会让那种爆发演变的更加残酷。而说不准的,人类在品尝到了足够多的痛楚之后,就会把矛头重新的朝向你。”

    “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会成为他们攻讦的对象,而到了那个时候,你现在所努力的一切都将沦为泡影”

    言尽于此,弗兰克自是不再赘言,转身便走。而直到他彻底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奥创也依然是保持着一开始的那份沉默。

    道理,他并非是不懂得。只是,有些事他必须去做而已。就如同弗兰克矢志不渝的复仇一样,他在自己的梦想之上,也是觉不愿意做半分的退让和妥协的。

    说到底了,这不过是各自的坚持罢了。哪怕明知道前面会是些什么,他们也依然会这么行进下去。

    虽千万人,吾往矣。
其他书友在看:导演星光攻略红警之星际西游明日重来[星际]当我忘记了你大汉红颜狐色生烟战天英雄之征天路[快穿]金牌攻略员倾国倾城之冷玥郡主落跑王妃:彪悍王爷请抓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