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8、我做大哥好多年

    “怎么了?”看着她脸上惶恐不安的神色,杨淮很少紧张,走到副驾驶上,拉开车门,不经过她同意就上了车,“上哪里去,我陪你去。”

    “不了,你下去吧,不用你管。”她要推杨淮下去。

    “咱们是朋友,还需要分你我吗?”杨淮假装生气的问。

    “不是,这事你管不上。”伍泊君朝着车窗外探出头道,“你赶紧的,睡你的觉,别把我爸妈吵醒了。”

    “到底怎么了?”对方越是这样说,杨淮反而越是着急,“你说吧,说不准我能帮得上的。”

    “哎,我哥不知道受了谁的怂恿,”伍泊君一股脑的道,“去了澳门,输的很惨,现在被码字给扣下了,说要送钱过去,要不然就扔进公海喂鲨鱼。”

    “被码仔给扣住了?多少钱?”杨淮不赌钱,可是对赌场不陌生,像他认识的喇叭全就是码仔出身,说白了就是给赌场介绍生意的中介,然后从赌场抽分成。

    有时候这些码仔会对一些知根知底的客户放高利贷,或者先给筹码后收钱。

    赌客赢钱了还好,要是输钱了,就能被码仔追的无处藏身,针对名人他们打舆论战,满世界嚷嚷,你要是敢不还钱,就搞臭名声,不怕你不给钱,对于普通人就是威逼利诱这一套,不管是名人还是普通人,无一能幸免。

    “300多万啊!所以,你还是在家吧。”伍泊君不想牵累他。

    “你有钱?”杨淮问。

    “可是我不能不管吧。”她的脑袋抵在方向盘上,额头上隐隐的出了汗,喃喃道,“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出事啊。”

    “那就赶紧开车,现在就走。”杨淮自然不能让他一个人去。

    “你去了能有什么用?你别去了。”伍泊君很坚持。

    “你一个人去了就有用?”杨淮问。

    “可是我是她妹妹,这是我该担的责任,一个人受累总比两个人一起好。”伍泊君转过头。

    “你怎么知道我没用?”

    “你以为你认识赌王啊!”

    “我可是和赌王谈笑风生的。”杨淮鼻子里一笑,自然不说谎,两岸三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他早就跟着舅舅和父亲认识了一个遍,人家也许看不上他老子,可是无人敢不卖他舅舅的面子,“行了,赶紧起火走,电影电视剧里关键时刻危机四伏,都是因为女人啰嗦磨蹭导致的。”

    伍泊君见他倔强,自然不好再多说,启动开车子,一路奔驰。

    找到一处离渡口码头不远方便停车的地方,两个人下车,往码头跑,买了票上了轮渡。

    渡轮还没靠岸,伍泊君就着慌打了电话,显然是在联系扣押她哥哥的人。

    上了岸,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对方指示的地点过去。

    杨淮在一边听清楚了接头地点,想着怎么帮衬,那帮子码仔指定是不认识他的,不会轻易信他的话,听他言语,为了这点小事,联系博彩公司的董事或者经理,完全又犯不上,进了舅舅的耳朵里,肯定埋怨他。

    细细想想,在手机里通讯录翻了一个号码,给发了一条信息。

    出租车停在一家茶馆的门口,伍泊君先下车,站在茶馆底下,望了望一闪一闪的发光广告牌,回过头对杨淮道,“要是发生什么紧急情况,保护不了你,你就先跑,不用管我,记得不记得?”

    “你放心吧,出危险的话,我绝对不磨叽,肯定第一个先跑。”杨淮感觉好笑,他虽然没有像李览一样从小练武术,可好歹练过散打,一打一不会吃亏,犯不上女人来保护。手机响了,他没接,又回了一条信息,接着又收到一条信息,笑笑,终于安下心。

    “喂,干嘛的?”一个瘦高的年轻人抱着胳膊站在楼梯口问。

    “刚刚接过电话的,我是来赎人的。”伍泊君站在台阶上,看了看二楼,“我大哥呢?”

    “赎人?钱呢?”瘦高个发现两个人都是空着手的,自然很不满意。

    “那么多钱,大晚上的能去哪里去?你说要就要啊,起码给我们一点筹备时间吧。”伍泊君淡定的道,“你们这是属于非法拘禁,我要报警的。”

    但是心里明白,报警其实没用的,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还不如索性光棍一点,一次性解决。

    “那就什么时候筹出钱什么时候再来。”瘦高个摆手要赶人。

    “我们大老远从香港过来,起码要我们看到人才放心吧?”杨淮向前走进一步,自然不愿意这么轻易就走。

    “小子,你这是故意找茬喽?”瘦高个昂着头质问。

    “吵什么吵?”从一间房间里走出来一个身姿妖娆的女人,抬头瞥了瞥杨淮两个人,“让她们两个进来。”

    “跟着我,不要紧张。”伍泊君反而低声安慰杨淮,然后跟着女人进了一间屋子。

    屋子很大,五六个人,抱胳膊的故意耸着肩膀露出纹身,抠鼻子的还不忘斜着眼打量进来的两个人,正里面是一张榻榻米,一个老头子抱着茶壶,盘坐在最里面靠着墙,眼睛微闭,好像睡着了似得。

    “安爷,人来了。”女人坐在老头子身边,一边轻轻耳语一边给他揉腿。

    “这是空手来的?”被称作安爷的老头子眼睛猛的一睁开,盯着两个人。

    “安爷是吧?”伍泊君毫无惧色的与他对视,做警察的时候,她最瞧不上眼的就是这些人,但是此刻她不能不耐心的道,“你放心吧,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个债我们不会赖的。

    不过,300万,着实太多了,我们一时间拿不出来这么多,能不能给我们缓一缓,定计划我们分期还,最后一定一分钱不差钱。”

    即使是警察的身份还在,她也是避无可避,人情债和赌债都是最难赖的。

    “好水灵的姑娘,”那个女人噗呲笑了,对着老头子道,“就是太凶了一点,听说以前是警花呢,许多男人可就好这一口,奇货可居。”

    伍泊君轻咬贝齿,尽管心里恨得牙痒痒,也没有去挣这一时口舌,静静的等着老头子说话。

    “一看就是做头牌出来的,”杨淮笑着对伍泊君道,“瞧瞧这行情都摸的熟悉,咱们街坊邻居多,以后要多给这个阿姨介绍生意。”

    他可受不了这个气。

    “嘴巴挺毒的。”女人面带愠色。

    “钱不钱的,倒是无所谓的,”安老头不温不火的道,“钱是人挣的,只要下苦力,这钱啊,就自动飞过来了,老天爷啊,饿不死瞎瞎雀。”

    “安爷,你放心,我们不会少你一分钱的。”伍泊君自然不信这鬼话,只等着他的下文。

    “今天呢,给你指条明路,这钱你不但不用还我了,你还得感谢我。”安老头笑着抿口茶,在女人的搀扶下,慢慢的直起身子,走下来地,围着伍泊君踱步,接着道,“包你两年,穿金戴银,吃香喝辣,下辈子不用愁了。”

    “这种好事,你还是留着给自己家里人吧。”杨淮用手拦住还要欺进伍泊君身边的安老头,“有些人啊,隔着老远就能闻见臭味。”

    “小子,你活腻了是吧!”纹身大汉举起拳头就朝着杨淮过来。

    杨淮身子一扭,扯住对方的胳膊,脚一绊,对方在地上一个趔趄,抬起头直接面对的是杨淮的拳头,不敢眨眼,生怕拳头就砸下来。

    “哟,练过啊,”安老头脸上的肌肉紧了紧,但是还是努力的想保持一丝风范,“可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是由得你撒野的地方!”

    “你没事吧。”伍泊君见杨淮撒了手,就赶忙问,她倒是诧异了一下,想不到杨淮有这样的身手。

    “没事,你放心吧。”杨淮拍拍她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对安老头道,“我也给你指条明路,现在放人,稍后一毛不少的把钱给你,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要不然我保证你在澳门和香港无立锥之地”

    他的话音还没落,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好像听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小子,你口气倒是不小。”女人玩味的看着杨淮,“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吗?”

    “那你又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吗”

    原本站在楼梯口守着的守着的瘦高个从外面摔进了屋子,众人正好奇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戴着墨镜,穿着花衬衫的的中年人站在了门口,身后接着出现了一圈人。

    “杨先生,你没事吧?”中年人摘下墨镜丢给身后的人,赶忙走到杨淮的跟前。

    杨淮笑着道,“不好意思,吴叔叔,这么晚了,还麻烦你。”

    眼前的这个人俨然是从小自大接送他们上下学的司机吴师傅,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的,因此没有把他当做旁人看待。

    “杨先生,你没事就好。”吴师傅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一直是李家的司机,杨淮和李沛等人慢慢上大学后,李家老头老太太也回了老家。

    他整日的工作就是守着空宅子发呆,他也渐渐挨近了退休的年龄,就等着过几年退休了,可是李家仁义,突然给了他一个惊喜,给他选择的机会,让他有晋升的空间。

    喇叭全的秘书让他二选一,一个是来澳门做博彩,另一个是去内地管理物业,大概是港片看多了,想做大哥好多年,毫不犹豫的来了澳门。

    果然,在喇叭全的关照下,混的风生水起。

    “吴老板”原本气度森严的安老头,现在说话的时候牙齿都在打颤。

    “你们可来了”伍泊雄甩开架着他的人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向妹妹和杨淮。
其他书友在看:妖凰记最强位面掠夺唐兴818抢婚冥王的男人影帝家的狗天天在犯蠢帝王恋之落叶繁花EXO之疾笙起花落爱首席男神太难追仙旅与其共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