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12 狂气

    狂乱的血气随着雪灵幻冰的升起而弥散在这片区域的周围,将红色的光辉充斥在了刚刚被照亮的大厅左右,宛如火焰一般熊熊升腾的血色气息随后也将段青与雪灵幻冰两个人的身影笼罩在了其中,将围拢而来的那些包围圈的玩家逼退了少许:“这,这是什么魔法?”

    “远古的禁忌魔法。”

    声音低沉地说出了这句话,雪灵幻冰那睁开的双眼中也充斥起了鲜艳的红色:“非常痛苦,并且美妙。”

    “啧,装神弄鬼的。”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阻止着手下众人后退的那位领头的玩家随后扬起了自己的手:“眼睛变红就能把自己当成是这里的怪物了么?那些蜥蜴模样的家伙根本就经不住我们的刀剑!”

    “动手!”

    数道刀光随着这声令下而向着段青两个人所在的方向陡然飞出,与之相伴的还有两道由黑暗中突袭而至的箭矢,魔法的酝酿声随后也升腾在了这名队长级别的玩家一声令下的身后,想要施法的意图紧接着却是被大批扩散开来的血色光芒所打断了:“抱歉。”

    “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普通的法术是无法正常释放的呢。”

    挡在了段青的身前,已经沐浴在层层血色光芒笼罩中的雪灵幻冰用无比迅速的一连串动作将眼前的数道攻击全部接了下来:“此地已为我之领域,其他的所有力量都将成为这股力量的祭品。”

    “……哼。”

    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冷哼,领头的队长也终于抬着自己的巨斧冲上了前:“故弄玄虚!”

    “旋风重斩!”

    他发出了一声暴喝,飞腾而起的身躯带着翻滚的动作冲着雪灵幻冰所在的位置轰然落下,凝结在巨斧表面的明亮光芒随着这位玩家的翻滚旋转而划出了一道道圆弧,将每一圈所凝集起来的力量聚集在了最后劈斩上前的锋刃尖端。弥散在周围的血气随着这一记旋风斧斩的落下而向外飞散而起,连带着大量飞扬起来的尘土将段青与雪灵幻冰两个人的身影淹没了进去,原本打算冲上前来的那些其余队友们随后也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想要大声叫好的欢呼随后也被噎在了自己的喉头处:“漂——呃。”

    散开的血气里,立于段青前方的雪灵幻冰就这么直挺挺地用手中的长枪挡下了那道看上去威势无比的重型斩击,重重飞散开来的白色长发并未随着这道重斩所带起的罡风的消散而从空中落下,反而伴着眼前血气的凝聚而不停地飞扬着:“利用旋风斩来增加重斩的威力……不错,也是一种将力量发挥到极致的技巧呢,可惜——”

    “在更高等级的力量面前,这些技巧不值一提。”

    血红色的光芒随着她抬起的红色双眼而笼罩在了白色长枪的表面,然后顺着与那柄巨斧的连接点而蔓延到了那名玩家的双手之间,看似威势十足的罡风随后也在段青的注视下被延伸而上的血色气息所吞噬,最后连同再度恢复了燃烧升腾的血光而将那名队长和他手中的巨斧一同包裹到了其中。惊悚的惨叫声紧接着也在这股血色火焰的摇曳中迅速消失了,喷涌而出的红色液体很快也在这股未知力量的作用下迅速蒸发殆尽,飘扬白发逐渐沉落的雪灵幻冰随后也将自己举起的长枪缓缓地收了回来,用看待死者一样的视线望着被震慑得连连退步的那些其余玩家的身体:“看,这便是下场。”

    “这,这是什么力量?”其中一名玩家甚至惊得松掉了自己的武器:“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曾经的我被称为漆黑的魔女,不过这个称号现在可能需要换一换了呢。”伸手拂动着环绕在自己身旁的血红气息,雪灵幻冰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扯出了一丝微笑:“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能不引起这些杂七杂八的称呼为好。”

    “叫我本名就可以了。”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样的过往,她用莫名的目光望了身后的段青一眼,举起的另一只手随后也摆出了一个虚握的动作,由自己右手上提起的龙牙长枪表面缓缓经过。狂乱的血色气息随着她的这个虚抹的动作而汇聚形成了一道道螺旋形的丝线,如同遁入另一个空间的过程一般将白色的枪体表面逐渐染上了一层血色的虹光,反射着慑人寒芒的这柄人造血色兵器随后也在周围血气愈发浓郁的景象中化为漫天的残影,将一道道笔直射出的红箭朝着四周的其余玩家攒刺而去:“血气释放!”

    各自举起了彼此的武器,最靠近包围圈中心的那几名玩家随后也惨叫着倒在了地上,想要抵御攻击而紧急摆出的防御姿势似乎也对这些飞来的血箭起不到任何作用,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它们从自己的身体径直穿刺而过。靠着距离的优势躲开了其中的几道攻击,距离较远的其余三两名玩家随后也急忙起身转头向后逃跑,由血气所包裹的长枪随后也在一段猛烈的旋转中形成了一道升腾的游龙,带着恐怖的空啸而扎在了其中一名想要逃离的玩家面前:“先不要急着走,这位朋友。”

    飞散的红色光芒随着落下的游龙而化作冲天的爆炸,将这名玩家朝着原本的方向震倒了回去,浑身上相仿佛都变得千疮百孔的他随后痛苦的爬起了身,然后将逐渐走来的灰袍魔法师映入了自己的模糊视线当中:“咳,咳咳……等,等一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缓缓地蹲下了自己的身体,望着这名玩家的段青随后声音低沉地说道:“大家都是路人,先前也没有什么恩怨,在这种地方遭遇,本来也没有什么信任和利益可言。”

    “谁先动手谁后动手这种事情,在我们这些人的眼里也已经不重要了。”他冲着前方依然还在挥舞血色长枪追击着其余玩家们的那抹白发身影摇了摇头,同时发出了一声惋惜般的叹息:“反正大家都是提着头在打架,成王败寇,打输了就得认栽,是不是?”

    “阁,阁下是哪里的人?”话语中带上了几分敬意,浑身血洞遍布的这名玩家用尽自己的力气望着段青的脸:“我们是三里屯指挥部的人,是受到江……江湖庇护的,要是下手太狠,以后在塔尼亚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江湖啊。”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段青随后也将视线落在了这位玩家的头顶:“这位……呃,名叫黄药师的同学,你们是不是不明白一个道理?但凡出来混的人都会有自己的靠山,可他们栽跟头的时候都不会搬出自己的靠山。”

    “让后面的人替你们解决眼前的麻烦——那可是很掉份的一件事情呢。”

    岩石凝聚的闷响声随后出现在了这名玩家的上方,用三两块骤然形成的巨大岩石将他的四肢全部固定在了地面上,手上凝聚出冰霜之力的段青随后也将一枚蓄势待发的冰刺塞到了发出惨叫声的那名玩家的面前,语气也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最后一个问题。”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丝丝的寒气在这位玩家的眼球与脖颈之间来回划动,锋利的尖端甚至挑出了几丝鲜血的感觉,看上去放弃了挣扎的这名凄惨的家伙随后也抬起了自己的脸,与段青似是而非的那抹面容相互对视着:“你,你们难道不是公国人吗?塔尼亚的地下囚笼因为地震的关系已经被打破了,许多逃犯都跑了出来,议会已经下了通缉令,发动全城的冒险者开展追捕……”

    “许多人都没有脱离地下区域,他们选择在这片杂乱的区域里继续躲藏。”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望着段青的眼神中也带上了几分奇怪的意味:“你们,你们不会是其中之一吧?”

    “看清楚我头顶上的字,我也是玩家。”段青一脸不耐地回答道:“就算公国真的有这样的囚笼存在,里面也不可能关着玩家类型的囚犯吧?”

    “怎么不可能?帝国那边就已经关押过不少了。”那玩家的神情变得激动了少许:“要是对犯了大罪的玩家没有惩罚机制,那这些帝国和公国之类的国家还拿什么立威立足?”

    “愚者他们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吗?”

    熟悉的名字在段青的耳边回荡,让这位灰袍魔法师脸上的神色与威胁的表情都凝固了少许,那缓缓消逝下去的冰刺前方随后却是猛然出现了一道青色的烟雾,与之相伴的还有那名玩家骤然拉远的得意大笑:“蠢货!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没有任何解困的办法吗?我可是——”

    利刃入体的嗤响声随后成为了这道遁入青雾之中的玩家大笑最后的终止符,原本聚集而起的不详烟气紧接着也被煞气十足的血气所取代,不知何时脱逃出乱石压制的那名玩家失去了生命的身体随后也如同破布袋一般地被丢到了旁边的地面上,将雪灵幻冰的身影逐渐显现了出来:“你没事吧?”

    充斥着血光的双眼与同样因为充血而显得鲜艳无比的面颊正逐渐褪色成为苍白,她用自己剩余的力量将萦绕在周围的烟雾全部驱散掉了,属于段青那面色如土的身影随后也显现在了这位白发女子伸手扶起的怀抱当中,看上去已经因为先前的毒雾袭击而陷入了昏迷的状态之内:“喂!喂!醒一醒,你醒一醒!”

    毫无反应的结果让女子脸上的寒霜变得更明显了几分,焦急的目光也在这座大厅的四周不停地来回巡视着,逐渐变得昏暗下来的环境与安静的气氛也让她咬牙下定了自己的决心,刚刚伸向自己的手臂却是被另一只手陡然拦住了:“咳咳,咳咳——呵哈哈哈。”

    “是不是被吓到了?”

    阻拦她的手软弱无比,但依旧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脸色依旧蜡黄的段青随后也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咳嗽着露出了自己的微笑:“放心,我是一名炼金师,对毒烟这样的东西还是很具有抗性的。”

    “你,你!”将差一点被急出来的眼泪甩到了一边,雪灵幻冰没好气地怒嗔道:“下一次能不能小心一点?才离开了这么短的时间就中了人家的道,这让我这个刚刚耍了帅的人面子往哪里搁呀?”

    “只是想顺便套取一些我想要的情报而已,没关系的。”轻轻地摆了摆自己的手,段青随后在对方的搀扶下坐起了身:“而且别看我掌握着主动,那几道落岩术就已经是我使用最大的力气释放出来的魔法了呢。”

    “那是‘血气领域’的影响。”微微地沉下了自己的头,一旁的雪灵幻冰脸上也显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是我的问题,没想到这个效果是无视敌我的……哎呀算了,你还是自己看吧。”

    她松了松自己的头发,然后将不知何时隐藏在白发之间的一枚发簪塞到了段青的怀中,属于物品装备所特有的详细信息也随着她的这个动作而显现在了段青的面前,将他刚刚想要说话的声音噎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娇妻是总裁最强国师死亡高校万道无界斩灵无上极境天泣之万妖再现弃妃重生之毒女神医高门佳妻:顾少请放手太古重生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