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四零章 让他做梦 让他失忆

    一夜的时间,他都在痛苦之中度过,遍布全身的痛苦,无处不在的痛苦,生不如死的痛苦。

    他想要死,想咬舌自尽,却发现自己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着,呼吸着。

    想死而死不了的感觉是在不好,太不好了!

    是夜,王耀给苏小雪去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已经找到当年害她的凶手了,苏小雪沉默了好一会。

    “先生准备怎么处置他?”

    “他活不了几天了。”王耀道。

    “不要!”苏小雪听后急忙道,“我不希望先生因为我杀人,那是犯法的!”

    “他本身就不活不了多久了。”王耀听后道,“他身染重病,而且经常和毒接触,身体之中积攒了大量的毒素,这些都摧毁了他的身体。”

    “噢,那就好。”苏小雪听后松了口气。

    “你啊,太善良了!”王耀笑着道,“在学校里没人找你的麻烦吧?”

    “没有,我在这里挺好的。”苏小雪道。

    “那就好,天气凉了,多穿点衣服,注意身体。”

    “哎。”

    两个人聊了一会之后挂了电话。

    夜是漫长的,对某些人而言是痛苦而漫长的,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当清晨的一缕阳光照进屋子里的时候,躺在地上的那个人眯着眼睛,

    “我还活着,为什么我还活着!”

    他想呐喊,想质问,想怒骂,但是他没有力气了,想死的力气都没了。他就这么躺着,痛苦还在不停的折磨着他。

    医馆之中,来了三个人,一对夫妻,一个年轻人,身穿道袍的年轻人。

    “王医生,您好,又来到打扰您了,我儿子那个病?”

    “啊,我记得,想修道成仙吗?”王耀道。

    这次,这个年轻人的脸色可是差了很多。

    “这是怎么回事啊?”

    “啊,他自己在家里炼仙丹,而且吃了两颗,去医院洗胃了。”这个年轻人的父亲道。

    “哦。”

    “哎,爸,您这是误我的大事啊,岂不闻,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果我得了大道,成了神仙,岂能望了你们呢!”年轻人叹了口气摇着头道,“罢了罢了,想来这也是一劫难呢!”

    “呵呵,病的是越来越重了。”王耀听后暗道。

    “我且试试。”王耀道,说这话,他从针囊之中拿出了几根银针,然后靠近那个年轻人。

    “你要做什么?”那个年轻人见状脸色大变。

    “稍安勿躁,不要慌张。”王耀道。

    这个男子起身想要抵抗,但是却觉得自己身体不听使唤了,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一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面的那个医生拿着银针扎进了自己的头里,微微有些疼,然后他的身体不自觉的一颤。眼睛一睁,整个人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仿佛瞬间思维被清空了。

    有用?

    这一针扎的乃是一个独特的穴道,影响人的记忆和思维的。那种无形的束缚消失不见,年轻人感觉自己又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

    “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有什么感觉?”

    “灵魂出窍。”年轻人想了一下之后道。

    “嗯。”在这个年轻热说话的时候王耀一直在观察着他。

    “你也是修行中人?”

    “三句不离梦想啊!”

    “我是个药师,治病救人。”

    “我没病。”年轻人道,“我在修道,修道算是病吗?”

    “嗯,实际上呢,我觉得你算是走错了路。”王耀道。

    “走错了路,哪里错了?”

    “你修道,那我问你,修道的圣地是哪里啊?”

    “武当山、三清山、龙虎山。”年轻人说了这几个地方。

    “都去过吗?”

    “去过武当山。”年轻人道,

    “找到修道之人了?”

    “都是些徒有虚名之人。”年轻人道。

    “这么说,你还没有找到一个前辈,一个志同道合之人了?”

    “大道本来就是要独行的。”年轻人非常自信道。

    “你就不怕走错了路,掉进了山沟里?”

    “走上了这条路,自然是不怕的,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啊?”

    “去其它的地方看看吧,三清山、龙虎山,说不定能够碰到一些高人,给你的修行一点指点,”王耀道。

    年轻人听后一愣,他的父母听后也是愣了。

    “嗯,好。”回过神来之后,年轻人点点头,表示接受了王耀的建议。

    “你先陪他上车,我在跟王医生聊两句。”年轻人的父亲对自己妻子道。

    “好。”

    “王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啊?”等他们母子两人都出去之后,这个男子急忙问道,他本来是带着自己的儿子来看病的,但是眼前的这个王医生在扎了一针之后,居然还建议自己的儿子去什么三清山,龙虎山,这不是不但没有制止反倒是更加鼓励他去修道吗?

    “不要着急,请坐,我们谈谈你儿子的病情。”王耀道。

    “首先,你儿子现在在身体上没有明显的器质性的病变,他这个病纯粹是臆想,十分严重的臆想,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精神方面的疾病,这一点你应该也知道。”

    “是,我知道的。”男子点点头。

    “那说一下我的治疗方案,第一种,通过外接的一种引导让他意识到在自己的先前的那些个坚持是错误的,进而放弃自己的这种坚持。”

    “引导,怎么引导啊?”

    “这个吗,就是我让他去三清山和龙虎山的原因了,他要去,你就稍稍阻止一下,然后想办法见一些真正有本事的,在那两座山上的修道之人,让他们配合着,开导你儿子,改变他的想法。”

    “这个,管用吗?”男子有些质疑。

    “试试吗。”王耀道,“老实讲,我认为这个方法的成功可能性也不是特别的大,但是或许能够让他的想法动摇一下吧?”

    “嗯,好,这个我会去做的。”男子道,“那还有其他的方法吗?”

    “有,这个方法有一定的风险了。”王耀道。

    “我会先让他失忆。”

    “失忆?!”男子听后一愣。

    “什么意思?”

    “就是清空他的脑海,让他忘记过去的东西。”王耀道,“过去的记忆都清空了,那么他曾经坚持的东西自然也会清空掉。”

    “那样的话,也会忘记我们吧?”

    “会。”王耀道。

    “你的意思是,我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不认识我了?”

    “对,你们需要从头开始,建立他的记忆,或者说是勾起他的回忆,但是要避免那些修道方面的提示。”

    “呵呵,这算是什么治疗放呢?我儿子都不认我了!”这个男子听后笑着道。“这样的话,我宁愿他这样继续臆想下去,请问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

    王耀听后笑了笑,事先就会猜到这个男子可能会这么说。

    “还有第三种方法。”

    “什么方法?”

    “我会让他做一个梦,通过外部进行引导,让他梦想成空,一枕黄粱这个故事你应该听说过吧?”王耀道。

    “这样也行?”中年男子听后愣了。

    “理论上是可以的,类似于催眠,那个著名的电影《盗梦空间》你看过没有?”

    “看过。”

    “理论上和他相似的,但是没有那么玄乎。”

    这种治疗方式,王耀其实是从那本《杂病论》之中借鉴的,这是一种类似于心理暗示的治疗方式,这个他是没有试过的。

    “这个倒是安全一些啊?”

    “呵呵,未必,或许他宁愿沉寂在自己的梦中,再也不愿意醒来了。”

    “那还有其它的方法吗?”

    “我暂时能够想到的就是这三种方法了。”王耀道。
其他书友在看:网游之铸神茅山弟子末世行一拳妖兽花神传说秋谋恶魔校草,撩上瘾夜来尸香权御天下GL只是没想到,还能嫁给你超级主角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