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一八一章 跪一人为师,天地可见

    人的**,有时候是很讨厌的事情,明知道不能去贪图,可还是难以抗拒。

    无量果,这东西实在是令人无法抗拒,这是助其跨越天堑鸿沟抵达梦想彼岸的宝物。

    对许多人来说,只要能得到,值得付出任何代价,对他宫临策来说,也不例外。

    **裸的**太难看,为人者又总想找个东西来遮羞,宫临策同样不例外,他叹道:“我若收下此物,恐会将紫金洞带入万劫不复之地,恐无颜面对紫金洞列祖列宗。”

    牛有道:“也有可能将紫金洞引领到另一个高度,而光宗耀祖,以慰紫金洞历代先师在天之灵!”

    宫临策:“圣境内有人帮你,看来,我似乎没了选择,我若拒绝,圣境内与你勾结的人应该不会放过我。”

    牛有道:“前所未有的机会,就在掌门手中,拿起还是放下,就看掌门气魄如何?当初燕国三大派都有意招揽我,唯有掌门直接给予长老之位,掌门的气魄一定能做出明智选择。”

    宫临策:“我拿下此物,就是一个天大的把柄在你手上,今后是不是就要受制于你?”

    牛有道:“掌门多虑了,我又何尝不是将一个天大的把柄送到了掌门的手上,我又岂敢妄为,更不敢对掌门逼之过甚。靠威胁难以长久,大家利益一致才是长久之道。”

    宫临策:“为何要将此物给我?凭此物的诱惑,你大可以赠给更有实力的人。”

    牛有道:“赠给更有实力的人,不如赠给更合适的人。利益是一方面,其次,我的势力根基都在燕国境内,我不会为了自己而不顾其他人,我的人需要一个合适、合理且不引人怀疑继续在燕国立足的理由。”

    “继续与紫金洞合作确切的说,是继续跟宫掌门合作的情况下,好处显而易见。燕国已经有经营好的环境,不用再去其他地方重新开始,茅庐山庄的人可以继续在燕国立足。我南州的势力,在我明面上死后,商朝宗可以名正言顺的归顺紫金洞,合情合理,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有宫掌门的配合,商朝宗的势力可以保持完整,不会被清洗,这一点很重要。”

    “而有了我的配合,商系势力自然是站在紫金洞这一边。有了商系人马的支持,在燕国,紫金洞说的算。这对我好,对紫金洞也好。对紫金洞内部,掌门也能有个交代。两利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最后便是浮云宗、留仙宗和灵秀山,三派本是我的势力,我了解他们,也用着顺手,我还要继续用下去。我的死讯传出后,他们必然要投靠紫金洞求存。我还活着的事情暂时还不能让他们知道,他们投靠紫金洞后需要掌门干预,引导他们听商朝宗那边的。”

    宫临策颔首:“原来如此,你想借紫金洞的手,躲在背后继续把持原有的势力。”

    牛有道:“并不影响紫金洞的利益,再加上这颗无量果为代价,我想掌门应该会帮我。”

    宫临策:“你这样会让我难做,紫金洞不是我一个人的紫金洞,是整个紫金洞弟子的紫金洞,你的势力明面上都投靠了紫金洞,这么大一块肥肉,却不许门内其他人插手,未免说不过去。”

    牛有道:“这点,掌门大可放心。商朝宗那边会给掌门一个借口的,会有一场谈判,以彻底倒向紫金洞为筹码,让他们保留一些权限。紫金洞若不答应,商朝宗则以反来威胁,必要的时候我会借灵剑山和逍遥宫来施压,我想紫金洞内部也不希望看到这场乱局。”

    “凭掌门对紫金洞内部的掌控能力,有了这么好的借口,我想掌门一定有办法摆平内部其他的杂乱声音。”

    “为了方便行事,今后商系人马明面上只听掌门一人的,掌门的势力不让其他人插手,谅紫金洞内部其他人也不敢乱来。”

    宫临策:“这倒是肺腑之言。看来,你找我早就打好了算盘。”

    牛有道:“一些盘算是有必要的,我要保存实力。还有下面的弟兄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不能搞得他们如同丧家犬一般。他们跟随我多年,为我出生入死,我总得给他们一条活路,给他们一点奔头,许多事情还需要他们帮我去做。老人,用着顺手。”

    “否则如掌门所言,我这颗无量果没必要给掌门,九圣弟子哪个不想要?可他们不管是谁,都不敢明着站出来庇护我的人,哪怕是暗中,也不敢轻易插手诸国间的事,我只好靠自己。”

    利害关系说的很透彻,宫临策明白了,“我想知道你这东西是怎么得来的,我想知道具体过程,我想知道是否稳妥,否则我心难安。”

    牛有道:“有些事情不需要问,问了我也不会说。掌门只需知道一点,我不会害自己。将心比心,容我有所保留。退一万步说,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何如,掌门舍得将此物吐出来不成?”

    不管外面山风急徐,在这漆黑的山洞内,两人沉浸在这黑暗中,在这小小一隅之地的一言一语关系到两人的将来,关系到许多人的命运。

    沉默了一阵,宫临策徐徐道:“这东西我笑纳了。但愿圣境内的一切你能擦干净屁股,让我最后能笑得出来。”

    牛有道:“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前途如何谁也不知道,我提着脑袋走到这一步,只能事在人为。有些事情,冒再大的风险都是值得的,是哭是笑,掌门也没了退路。”

    宫临策:“把你招入紫金洞到如今,紫金洞算是彻底被你拖下了水。唉,你现在应该是不便露面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牛有道:“接下来的事情一步步来,先解决眼前的,你们吃相未免太难看了点,我的那些飞禽坐骑,吐出来。我后面办事,还有我的人办事,都需要用到,还给我。”

    宫临策略默,皱眉摇头道:“这事不好办。我没别的意思,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必要贪你这些,而是管芳仪和袁罡已经签下了献给紫金洞的字据,整个紫金洞怕是都知道了,你让我还给你,我怎么还?吐出这么一块肥肉,别说我没办法对紫金洞上上下下的人交代,也不合常理,会惹人生疑的。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不能让任何人怀疑你还活着。”

    牛有道微微点头,“掌门考虑的周到。行,这事我会处理,我会给掌门一个合理的理由,届时掌门顺水推舟便可。”

    宫临策:“但愿如此。我不能久留,要回去了,你准备去哪?”

    牛有道:“安排我去一趟紫金洞吧。”

    宫临策沉声道:“你现在不能在紫金洞露面。”

    牛有道:“有一个人我要见上一面。”

    宫临策:“谁?”

    牛有道:“龟眠阁,钟谷子!劳烦掌门安排一下。”

    宫临策不解,“你疯了吗?冒险跑去见他,有这个必要吗?”

    牛有道一字一句道:“他是缥缈阁的人,缥缈阁早年安插在紫金洞的耳目!”

    “什么?”宫临策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

    牛有道:“刚知道消息时,我也很吃惊。可圣境内能查阅到缥缈阁机密档案的人能确认此事,一个没有了任何作用的钟谷子,也没必要拿来骗我,应该不会有错!”

    紫金洞宿老居然是缥缈阁的探子!宫临策面色凝重,“这缥缈阁还真是无孔不入!既然你已知晓他的身份,就更不该去见他了他当初一直帮着你,莫非他知道你什么秘密,你难不成还要跑去灭口不成?”

    牛有道:“掌门想多了,他寿限已近,垂垂将死,闭门不出,对缥缈阁来说没了什么作用,缥缈阁早已将其视作弃子。将死之人,我还有必要跑去灭口吗?”

    宫临策:“那你为何还要冒险跑去一见?”

    牛有道:“跪一人为师,天地可见,人心所向便是道义!我既然走了这条路,就不想自己的路越走越窄。我早已分不清自己是黑是白,人心不存,则道义不存,我又该何去何从?师徒名份一场,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不提,但求问心无愧,我想再给他一次机会!”

    宫临策沉声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完全没这个必要,我还是那句话,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牛有道:“紫金洞内,安排这么点事,想必难不住掌门。掌门不用担心,我自有打算,劳烦安排!”

    宫临策皱眉

    该怎么进龟眠阁,为宫临策省事的办法,牛有道早已准备好了。

    牛有道带了宫临策出洞,于山下乱草之中找到了一尊提前雕刻好的大型根雕,长寿吉祥的老者雕刻,端坐祥云。

    根雕内有玄机,牛有道钻了进去,宫临策叹了声,将根雕带走了

    长途飞行,临近天明之际,三只大型飞禽返回了紫金洞。

    一只降落在了龟眠阁外,宫临策亲临,守卫自然无人敢拦。

    巨安过来见礼,获悉宫临策亲自带了礼物来献给钟谷子,巨安愕然,不过还是立刻进去通报了。

    掌门亲自送礼,钟谷子不好不见,稍后巨安出来请进。

    巨安要帮忙拿礼物,宫临策挥手拒绝了,亲手带了进去。
其他书友在看:校园修真高手大棺人恐怖女主播腹黑邪王带回家:萌妃么么哒大小姐的贴身护卫无限逃亡总裁的新妻直播之狂暴升级异世界的修炼手册天价婚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