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一八五章 妇人之见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旁观的钟谷子多少察觉出了点味道,不管牛有道说的是真是假,严立屡次跟茅庐别院的人作对,牛有道一回来立马要送严立去圣境却是真,怎么看都像是牛有道在收拾严立。

    而看宫临策的反应,严立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不管有没有看出什么,钟谷子并未吭声,倒不是要站在牛有道这边,而是没必要表态,紫金洞不管怎么的都要派出一个长老,严立不去就得别人去。

    至于要不要松口答应,宫临策没拒绝也没答应,这其实就是一种态度。

    严立的事暂不提了,就牛有道离开后的事,宫临策与之一番详谈,首先确立了联系方式。

    之后牛有道拜别钟谷子,又钻回了根雕内。

    宫临策则开了大门,招呼了巨安过来,命他派人跑一趟茅庐别院,请管芳仪过来一趟。

    掌门有令,派出的人自然是速去速回,管芳仪也跟着来了。

    管芳仪不知找自己干嘛,她还是第一次踏入龟眠阁内,一见宫临策,见礼之余,忍不住语带嘲讽,“之前屡次求见宫掌门而不得,如今宫掌门终于回来了。”

    知道道爷回来了,她也有底气了,说出的话有那么点不太客气的味道。

    不管是不是理亏,宫临策不屑跟她计较,早年也的确是倾慕过这女人,奈何无缘无份,年轻的一颗心跟随往事而去,都过去了,如今也不会把她当回事,懒得回嘴说什么。

    待管芳仪对钟谷子行礼后,宫临策方出声道:“红娘,这东西你带回茅庐别院去吧。”手指根雕。

    管芳仪回头一看,狐疑道:“什么东西?”

    宫临策:“本座送给钟老的礼物,钟老转赠给茅庐别院了,带走吧。”

    管芳仪走到根雕旁,转圈看了看,又伸手摸了摸,发现就一破木雕,当即对钟谷子赔笑道:“钟老,您的好意茅庐别院上下心领了,我们马上要被人给赶走了,带这么个大家伙实在是不方便。”婉拒了。

    钟谷子出声,老迈道:“宗门的决定,老夫不好多说什么。带上吧,途中如果有人为难,可搬出这东西试试,老夫的东西,掌门的心意,也许有用。”

    管芳仪听明白了,这是担心他们途中被紫金洞的人刁难,想给他们一道护身符。

    然而道爷已经回来了,她已无这方面的担忧,带这么个大家伙的确是不方便,不想要,然又是人家的心意,遂有点犹豫。

    她有所不知的是,钟谷子这话其实不是说给她听的,而是说给巨安听的。

    不是不相信巨安,有些事情和相不相信无关,另也是这东西搬进搬出太扎眼,是给外人的解释。

    见她犹豫,宫临策踱步到她身边,略送嘴到她耳边,低声道:“牛有道在里面。”

    管芳仪目光一闪,当即谢过钟谷子好意,告辞,搬了那根雕离去。

    途中施法试探,发现里面果然藏有人,管芳仪嘴角露出一抹诡笑。

    回到茅庐别院自己院里,吩咐了不让人靠近,进屋关门后,管芳仪直接将木雕砰一声往地上一砸。

    幸好是根雕,牢实,没破,倒在地上一阵翻滚。

    砰!里面的人察觉到了不对,直接破开了根雕,爬了出来,晃了晃脑袋,对笑得花枝乱颤的管芳仪骂道:“疯婆娘,招你惹你了?”

    之前压根没任何防备,着实吃受了这蒙头一砸。

    管芳仪捂着嘴憋住了笑,哟了声,“道爷呀,您怎么躲这里面了?”

    “你小声点。”牛有道赶紧提醒一声,指了指外面,示意不要让人听到。

    管芳仪笑盈盈凑近,一双手直接往他身上搭,上摸下摸的,“摔哪没,我给看看。”

    “去去去,少来这套。”牛有道拨开她手,走到她榻旁坐下了,指了指破开的根雕,“回头处置干净了。”

    “是!”管芳仪很淑女的半蹲领命,之后快步走到榻旁也坐下了,胳膊一抬,直接跟牛有道勾肩搭背了。

    “你来什么劲?懂不懂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牛有道受不了这女人搂搂抱抱的劲,连连拨开她胳膊,“消停一下,说正事。”

    “哟,你偷偷摸摸钻老娘闺房来,现在跟老娘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管芳仪一阵冷笑,突出手,一把勾住了牛有道的脖子将其放翻,直接一个翻身压了上去,人压人,动作相当暧昧。

    四目相对,一上一下,牛有道一怔,旋即乐了,双手一搂她腰,调侃道:“发什么骚呢?想老牛吃嫩草不成?”手顺她腰滑向了她屁股。

    “放你娘的狗屁!”管芳仪说翻脸就翻脸,反手一抓,抓了他两只手腕,举起上摁在了榻上,正色问道:“老实交代,你送我的是什么东西?”

    她被那件礼物折腾了一宿,那叫一个煎熬,被害惨了。

    “我说你怎么突然这么来劲,还当你发春了。”牛有道乐呵呵着调侃道:“你没那么笨吧,真猜不到是什么?”

    管芳仪有点火大,连爆粗口,“猜你大爷,说,什么东西?”

    牛有道叹道:“放开!你趴我身上,让我怎么说?”

    管芳仪:“先说!不说,我可要喊非礼了。”

    牛有道:“你这个样子,谁非礼谁呀?”

    “你说不说?”管芳仪牙都呲了出来。

    牛有道乐不可支,本就是要给这女人一个惊喜,能想象到这女人纠结一晚的后果,看这女人要抓狂的样子,不敢再逗下去了,一字一句道:“无量果!”

    管芳仪两眼放光,“真的?”

    “你怀疑我?”牛有道挣扎起身,“不想要就还给我。”

    “去你的!”管芳仪松手,一巴掌扣他脸上,直接将他脑袋摁了回去,自己也一个翻身而起,顺手抓了牛有道的衣襟跟着扯起。

    她坐回了榻旁,牛有道却被她扯的像条狗似的跪她面前一般,总之姿态不雅。

    “听说无量果能驻颜,是不是真的?”管芳仪扯着他问道。

    “松开!”牛有道强行打开了她手,跳下了榻,整了整被扯乱的衣裳,转而俯身在她耳边道:“我见过吕无双,几百岁的人了,年轻的跟什么样,看起来也就三十多的样子,你说能不能驻颜?”

    管芳仪双手十指交扣在胸前,兴奋道:“也就是说,真的能不老!”

    牛有道抬一只巴掌,拍了拍她脸,“醒醒!能不能有点出息,除了一张脸,你能不能想点别的?修为上不去,没有那实力突破,你吃了也没用。”

    “啊,这…”管芳仪站了起来,焦虑徘徊道:“等到我修为上来,岂不是又要老上一些?”

    牛有道哼哼道:“平常就知道涂脂抹粉晃来晃去,现在着急了?早干嘛去了?你说你一把年纪了,又不缺修炼资源,混到现在都没混到金丹巅峰,怪谁呢?”

    管芳仪哀怨道:“以前谁知道会得到这东西啊,没指望的事情,大好年华浪费在打坐修炼中觉得不值嘛。”

    “妇人之见!”牛有道鄙视一句,继而大手一挥,“不说这事了。别院这边,大家伙收拾的怎么样了?”

    管芳仪:“一些大件的东西,收拾带走起来有点麻烦。”

    牛有道:“那就不要了,捡能收拾的带走就行。”

    管芳仪瞪眼:“当初一件件置办下来,可是花了不少钱的,笼统算算得上百万金币,就这样扔了不成?”

    牛有道叹道:“都什么时候了,钱要紧还是命要紧?”

    管芳仪:“你倒是说的轻松。上百万一扔,回头换个地方这么多人用的又要重新置办,扔掉了不说,还要重新花一大笔钱,你不管家不知道咱们这么多人的开销多大…”

    “打住!”牛有道抬手打断,“红娘,现在不是钱的事。趁现在咱们要离开紫金洞的消息还没扩散出去,赶紧走,否则穿州过府的长途跋涉,会出现各种不测的可能,冒这种风险不值得!”

    管芳仪沉默了,问:“去哪呢?”

    牛有道:“南州,以后就在王爷那边落脚了。”

    管芳仪忧虑,“南州还是由紫金洞的人把持着,那个严立一直想出气雪恨,怕是还会找我们麻烦,你又不好露面。”

    牛有道:“严立的事你别管了,我回来了轮不到他蹦跶,我已经处理了,他马上要滚去圣境了,不足为虑。”

    “他要去圣境?”管芳仪愕然,旋即乐了,着实出了口气的感觉,调侃道:“道爷果然是道爷。”

    牛有道走到了剑架旁,拿起了那支熟悉的宝剑,拔出一截,剑身上“碧血丹心”四个字依旧,很显然管芳仪一直帮他保管着,擦拭的很干净。宝剑归鞘后叹道:“这剑,怕是很长一段时内不能拿出来用了。东郭那老家伙给我的遗物,唉,上清宗,卫国那边…剑帮我收好。”

    管芳仪走来接剑,顺手架了回去,低声问道:“道爷,那个果子,你弄了多少?总不会是唯一的一颗给了我吧?”

    “不该问的不要问。”牛有道冷冰冰一句,“去,叫猴子过来。”

    管芳仪甩他一个脸色,不过还是遵命去了……

    “圆方要见我?茅庐别院那个和尚?”

    轩阁内的宫临策闻听下面人奏报,有点诧异。

    弟子回:“没错,是他。据他说,之前就想来求见您,但听说您不在,今天见您回来了,遂过来求见。”

    宫临策奇怪,“他跑来见我作甚?”

    弟子回:“不知道,不过点头哈腰的,看似有求于人。”

    宫临策纳闷,想了想,还是想知道对方想干什么,遂道:“让他进来吧。”

    ps:感谢新盟主“刀鱼工坊”捧场支持。
其他书友在看:校园修真高手大棺人恐怖女主播腹黑邪王带回家:萌妃么么哒大小姐的贴身护卫无限逃亡总裁的新妻直播之狂暴升级异世界的修炼手册天价婚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