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被一锅端的上海码头公司

    陈立夫乘坐的船只,就是一艘新式纵帆船只,速度自然是要比那些传统船只快得多,不用多久,就是把金陵城甩在身后,朝着上海而去。

    当陈立夫已经是率先离开的时候,陈府那边也是继续准备着,他的妾室以及长子,将会在数十名仆人侍女的陪同下,乘坐他们陈家自家的船只前往上海和陈立夫汇合!

    不过这些,陈立夫却是懒得管了,后头自然有管家处理这些事务,即便是管家不行,他的长子也还在呢。

    别看他的长子才十来岁,但是这年头的人大多早熟,女子十四岁就可以成婚了,男人的话,十来岁一般都是家里的壮劳力了。

    如果是读书人的话,十三四岁一般都是可以独自外出数百里求学了。

    这年头十三四岁的男子,尤其他还是个读书人的时候,基本都是比较成熟,甚至都可以当家做主了。

    有着管家和长子在,陈立夫并不担心后续家人的行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据他所知,目前上海特设县的县令以及松江府知府都还没有正式选定,这样两个重要的职务,内阁那边的争论还是比较大,即便是圣天子都是没有轻易做出决定,在离京之前,陈立夫听闻,圣天子准备把几个候选人都是见一遍,然后才有可能做出决定。

    这样的话,估计没有半个月时间都是无法决定下来了!

    因此,当陈立夫抵达上海之后,理论上来说,他将会是整个松江府里品级最高的负责人,当然了,即便是他是理论上最高的松江府最高负责人了,但实际上,也不可能让他实际代理松江府的事务。

    因为现在江南道的道员可是亲自坐镇在上海呢!

    不过,即便是如此,陈立夫也是希望利用这个时间差,打下一些基础,然后为后续自己在上海的任职期间创造一些便利。

    因此在船上的时候,他一直都是在研究这松江府的局势!

    松江府,因为上海的存在,这也就是注定了,整个松江府的事务,实际上都是围绕着上海而进行的,没有办法,谁让区区一个上海县的经济体量,就是占据了整个松江府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呢。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上海县也不可能成为特设县,区区一个县令也不可能是正四品了。

    经过周礼德案后,不仅仅是上海县,乃是整个松江府的官员大多都是被清洗了,有问题的或是斩首,或是坐牢,流放,或是免职,贬值,哪怕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一些官员,也是被调走了。

    而留下来的一部官员,又因为松江府升级,上海县升级的原因,并没能留在原来的职务上。

    毕竟松江府和上海县改革之后,主政官员的品级大大提升,相对的,属官的品级同样也是会提升。

    以往上海县的一个科长,品级不过正七品而已,但是现在,上海特设县的一个科长,品级却是正五品。

    原来的大量底层官员,自然是不可能一下子凭空升官好几级的,因此,绝大部分官员,都是从其他地方调任过来的。

    吏部为了松江府以及上海的事,已经是忙了一个多月了,除了几个重要的职务,比如松江府知府、同知、上海特县设的县令外,其他的职务大多都已经是被确定了下来。

    也就是说,在陈立夫抵达上海之后,不会面临无人可用的局面,因为吏部基本上已经是重新构架了松江府知府衙门以及上海特设县的县衙门了。

    这种涉及到数百名官员的调动的情况,如果是放在其他朝代的话,兴许难度会非常大,也是很容易造成混乱。

    但是对于大唐王朝来说,却不是什么大问题!!

    毕竟如今的大唐帝国,立国不过十余年,而且真正统一华夏也就那么两年多而已,而在统一战争期间,大唐王师每打下一个地方,基本上都需要重建当地的政治体系。

    这样的事,经历的可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几百上千次了,大唐吏部对此早已经是有了一整套成熟的方案。

    因此在确定松江府改革之后,大批的官员就和陈立夫一样陆续的抵达松江府任职了。

    陈立夫,算得上是比较迟到任的官员了,在他之后,也就只剩下松江府知府以及上海特设县的县令了。

    邮递司的运输舰,果然快速,不用多久,他们的船只就是抵达了镇江,在镇江,有人和运输的文件物资被搬下船去,同时也有人和物资、文件被搬上船。

    不过停留的时间并不长,短短一个时辰之后,这艘运输舰就是再一次扬帆起航,然后继续沿江而下。

    随后陆续抵达了扬州、常州、通州、苏州,期间同样是有人上船,有人下船。

    最后这艘船只才是抵达了吴淞口,然后沿着黄浦江前往上海!

    这是一艘来往金陵城和上海的定期官方航班,途径镇江、扬州、常州、扬州、扬州府通州、苏州、松江府上海。

    陈立夫并不是第一次来松江府了,不提入仕之前他就曾经多次来过这地方,哪怕是入仕之后,他也是因为公务多次来过这地方。

    所以他自认为对松江府,对上海还算是比较熟悉的。

    但是这种熟悉感在真正抵达了上海之后,却是有些奇怪,因为所看到的上海和记忆里的上海有些不太一样。

    在船头上瞭望北岸的商贸区北侧,陈立夫可是记得很清楚,上一次他来上海的时候,这片地方还是一片荒凉呢,但是现在,那里却是出现了一片的没有完工的房屋以及众多设施,只是只有孤零零的工地,却是没有工人在忙碌。

    虽然陈立夫不懂什么工程之类的,但是一眼也是看的出来,这应该是在修建码头。

    面对这种变化,就连陈立夫也是忍不住惊叹道:“这变化可真够快的,这才多久呢,又要修建一座新的港口了!”

    此时旁边也是有人道:“可不是吗,当年帝国在这里建立通商港口的时候,这上海的码头不过是一个小型的码头而已,但是现在你看看,光光是大型港口就有两座了,这商贸区港口和工业区的港口,不管是那一座,那都是相当庞大的啊,而现在又有修建第三座港口了,听说这港口,是上海码头公司开发的第三期工程呢,光光是基础投资就是达到了二十多万两银子,只不过前段时间时间的周礼德案,这上海码头公司牵连甚大,听说现在这公司的很多工程都是全部停工了!”

    听到上海码头公司以及停工这些关键词,陈立夫略微皱眉!

    他身为官场中人,而且也是新任的松江府同知,,自然是知道这一次的周礼德案,就是从这家公司里引爆的!

    上海码头公司,这是一家地方国企,名义上嫡属于国企部管理,但实际上却是松江府地方进行主导,这家公司也和大唐国企部其他的诸多国企部企业不一样,其他的国企部企业,大多是以制造业为主,比如说三大武器公司,江南钢铁公司等等。

    但是这上海码头公司,却是一家港口服务类兼地产开发类型的企业,它的最大资产,就是黄浦江两岸的土地管理权。

    当初确定在上海开港通商的时候,为了更好的建设商贸区,进行各类开发,官府是提前以市价征收了整个黄浦江沿岸的土地,这些土地大部分都是各类的滩涂荒地,也有部分是农田之类的,当初为了征地,官方可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的。

    大量的金钱补偿不说,而且还专门修建了好几个大型的新型村落,里头的大量房子都是用来补充安置迁移百姓的。

    不过当时上海县乃至整个松江府的财政都是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更何况,后期还有各种基础建设和开发。

    当时的帝国中央财政也是比较困难,国内的统一战争正在如火如荼,哪有多余的自己支持地方的发展啊!

    当时的松江府的官员们就是脑门一拍,靠,干嘛要财政出钱啊,直接办一个港口公司进行开发不就得了。

    于是乎,上海码头公司就是这里成立了,官方以征收来的黄浦江两岸总数三十四平方公里的土地的管理权,作为该公司的资产,而上海县财政控股,持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松江府财政持有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同时明确规定,该公司的股份不得有任何的变更。

    该公司获得的这些土地也不是这些土地的所有权,这些土地的所有权依旧归属帝国,码头公司所拥有的只是管理权,免费授权,而且是没有明确期限的免费授权,因为这个管理权的授权是可以随时收回的!

    那天官方把这些土地的管理权收回来了,这家上海码头公司其实一文不值!

    当初这么搞,是为了避免国有土地的流失,毕竟当年谁也没试过拿国家的土地去办企业的,要是在商业活动里,这家公司被人家收购了怎么办?那样岂不是的连国有的土地都被收购了,这肯定是不行的。

    为了避免政策性的风险,获得批准,当初松江府这边的官员干脆是限死了股份交易以及可以随时收回土地管理权授权。

    不过即便是这样,当年这个公司的成立,还是引起了中央的大讨论,最后通过之后,还引起了各地官府办企业的浪潮呢。

    而现在,这家公司却是陷入了贪腐浪潮里!

    贪腐事件,不仅仅让该公司的管理层被一网打尽,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也是动摇了这家公司的业务展开。

    第三期码头的施工停工,这就是一个相当不好的信号!
其他书友在看:穿越之混沌之主漫威宇宙的绿皮护国者联盟夺命wifi异世任侠这个总裁不会撩(GL)论人鬼和谐共处重要性金主他性冷淡诛仙之魔仙问心剑域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