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己死之人、小寡妇

    随着狗妖王倒退回孩童,法力尽失后,孩童又变成了一只干瘦的小黄狗。

    这是狗妖王未修炼之前的模样。

    “妖女,妖女……”狗妖王惊恐万状,只是张口后,却发出“汪汪汪……”的狗叫声。

    在如此场景,着实滑稽。

    然而,没有人笑。

    混战中,一道疾影冲了过来。

    天马单手捏住小黄狗的脑袋,不顾犬吠,把它提了起来。

    “你,该死!”

    天马咬牙切齿。

    “噗!”

    他大手一握。

    小黄狗的脑袋在他手心爆裂开来。

    扔掉无头的尸体,天马向着小草愧疚道:“圣女……主母,属下失职,让你受惊了。”

    “我没事,不用担心。”

    小草道:“保护好你们的大王。”

    “砰!”猴子一拳轰飞一只鸟妖,又冲上去抓住他的翅膀,狠狠一扯,顿时血雨纷飞。

    猴子宛如修罗:“你们就这点手段吗?”

    “杀!”一声声震天的嘶吼,妖王们杀红了眼。

    山顶在震颤,地面裂出了无数道的沟壑。

    老头子的石座周围却稳如磐石,丝纹不动。

    “真的和画像中的女子一模一样呢。”小月看着揭开红盖头后的新娘,咋舌道:“只是,人比画更美。”

    “而且,好厉害的样子。”小月补充道。

    “当然厉害。”老头子啧啧道:“这种力量,是混元境才有资格触摸的,她一个太乙仙就能如此熟稔地操控这种力量,当是匪夷所思。”

    “师父,那你呢?你能用这种力量吗?”小月道。

    “为师,为师当然能。”老头子心虚道:“只是,一点点,为师能用一点点。”

    “师父,你认识她吗?你们什么关系?”小月好奇道。

    “不认识。”老头子道:“也没关系。”

    “那你还要死要活,非来花果山不可?”小月一副鬼信你的样子。

    “为师认识和她长得一样的女子。”顿了顿,老头子道:“而且关系无间。”

    “她是谁?”小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顿时被勾起了兴趣。

    连一直板着脸,一言不吭的小风亦忍不住偷偷竖起了耳朵。

    “一个已死之人。”

    老头子道。

    花果山外。

    天空划过数道流光,陆续有人离开花果山。当然,也有人停在远处观望,或亦是饲机而动。

    “师父。”

    天空中,一柄巨剑一闪而逝。

    巨剑上载着两人。

    朝歌极奇不愿:“师父,来都来了,为什么要离开啊。”

    前面的佝背老者面容邋遢,不修边幅,他控制着飞剑,停了下来,语重心肠道:“乖徒儿,为师横竖不过一个太乙剑修,你看看那花果山,多少太乙仙,他们打起来还不天崩地裂,一不小心打到我们身上,为师是无惧,倒是你若有个三长两短,为师上哪哭去?小命要紧,小命要紧啦,咱们三十六计走为上。”

    “可是,许师妹还在花果山。”朝阳脸色难堪。

    “大丈夫何患无妻?世间的美人多得去了,你咋老惦记着一个小寡妇呢。”邋遢老头恨铁不成钢,唉叹了几声。

    “师父,不要这么说许师妹,什么小寡妇,她和何师兄是有婚约,可他们又没成亲。”朝阳不悦道。

    “徒弟,我说你呀,我那老友死了儿子,那小寡妇没了丈夫,你现在却一个劲地对那小寡妇死缠乱打。那华夫派的掌教,若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早一巴掌拍死你了,你咋不识趣呢。”邋遢老者直叹气。

    回头看了看,发现离花果山己经很远了。

    他略一思忖,取出一枚传讯玉简,输入一道信息。

    玉简青芒闪烁了几下,表示另一头己经收到讯息。

    “走吧,我们回去,练剑还是物色美人,师父陪你。”邋遢老者宠溺道,收起玉简,驾驭着巨剑,再次飞弛。

    “师父,给谁传的讯?”

    朝阳疑惑道。

    “给天庭卖个人情。”邋遢老者随口道:“太白金星被抓了,天庭还不知情呢。”

    “喂!混帐东西,你去哪?你给我回来。”感觉巨剑一轻,邋遢老者回过头,见朝阳跳下巨剑,御使着自己的飞剑,转身飞向花果山。

    “师父,我还是不放心许师妹。”朝阳一脸坚决。

    “你给我回来,花果山去不得,会出大乱子的。”

    邋遢老者情急地大叫,见朝阳不理他,不由控制巨剑调头,追了上去。

    “你咋不听呢,你迟早要被那小寡妇害死!”
其他书友在看:极品少林弟子一卦难求通天造化诀唯物主义成神路(穿越)特种兵王之少林武僧圣统主神少女如是说医鼎天下九元帝诀总裁的暖婚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