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79章盛世大婚(10)

    第1279章盛世大婚(10)

    突然瞳孔紧紧的一缩,迎面而来,那种泰山压顶的感觉让他心脏紧紧的扭曲成一团,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这抹气浪震飞

    同时,在场出现了好多武功高强的死士。

    他们来到了白衣男人的身后,伸手割破手腕上面的动脉,将血滴到了白衣男人的身上就看到白衣男人身上的天蚕丝慢慢的融化

    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天蚕丝最终还是断了

    白衣男人优雅的从网中走了出来,然后脱掉身上沾血的衣服,指着凌蓝,说:“拿下他,死活不论!”

    这就麻烦了。

    凌蓝想也不想的掉头就跑,同时,将手指放到自己的口中,用力的吹着口哨,天空,盘旋的海冬青发出十分尖锐的啸声

    “喂  ,凌蓝,你发什么疯?为什么叫救我?”噬看着凌蓝逃走的动作,心有了一丝改变。

    凌蓝一边逃一边虚弱的喘息:“这是还你的债曾经我因为逃避而创造了你,这一次不过是对你的意思补偿”

    “不过好像不太好感觉有点糟糕!”

    凌蓝看着身后不断追过来的追兵,他苦笑一声,然后飞速的逃离,原本过来只是为了不让这个男人去打扰纳兰清的婚礼,如果可以就在这里除掉他。

    可是没有想到最后被除掉的好像是自己这个男人的身后有着太多了势力,一个个武功高强,而且格外的诡异

    或许,那些毒人兵也是真的

    正在养伤的临安王妃看着自己不小心摔到地上的药碗,她愣了很久很久,伸手捂住自己的心口,感受到那种不规则的跳动,她突然慌了。

    突然之间,这到底是怎么了?

    “王爷在哪?”

    “回首领,不知!”

    临安王妃心中涌现的十分不好的想法,突然之间那种心痛的感觉,让她预感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二话不说,直接掀开了被子下床

    “首领,王爷有令,您不能出去”

    “让开!”临安王妃十分威严的重斥,一脚踢开身边的人,拿起一件外衣就朝着外面走去。

    王爷

    没事吧?

    应该没事,王爷的武功那么高

    怎么可能会有事?

    纳兰清与龙泽接受了百姓的朝后,然后将喜宴开着的城门之下,来来往往各色各样的人们路过时都会来讨一杯喜酒喝。

    毕竟这可是他们的陛下与皇后娘娘的大婚之日。

    纳兰清蒙着脸一直都没有露出过自己的真容,在场有一些胆子大的大臣们会趁着酒意起哄,想看到纳兰清的容貌。

    然而龙泽并没有让纳兰清露面多久,只出现了一小会儿之后,他就带着纳兰清直接回宫,回到了他们的新房里。

    龙凤烛燃烧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在沉寂的空气之中显得有些吵闹,但是并不妨碍龙泽。

    龙泽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纳兰清轻轻的看着他,特别是看到龙泽露出了十分紧张不安的表情时,她的心是痛的。

    也会想到当初龙泽为了挽留自己而下跪时所呈现的心情,都是疼痛的。

    双手慢慢的摸着龙泽那美丽的脸,然后双手轻轻的捧住,用自己的额头去轻轻的触碰着对方,她说:“对不起好像忘了一些不能忘记的事情!”

    龙泽双眼发亮:“你好了?”

    “嗯,凌蓝帮忙解蛊了!”纳兰清勾了勾唇,目光之中泛着淡淡的柔情。

    半个月的时候,己经足够让她想起一切了。

    “想起来就好!”龙泽用力的抱住她,声音之中泛着一丝淡淡的疼痛,很像是哽咽。

    仿佛受尽了世界上最大的委屈

    龙泽用力的抱住了纳兰清,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痛”纳兰清有些抗议,因为龙泽拥抱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

    “活该,谁叫你擅自忘记一切”话虽然这么说,可是龙泽却不动声色的放松了力气,深,怕自己会真的将她给捏碎。

    “我的错!”纳兰清十分爽快地认错,想起一切之后,她觉得以前的记忆与情感实在是太珍贵了。

    龙泽慢慢的松开了她,然后仔细的打量着,目光之中的惊艳无法消散,他在梦里面已经幻想了千百次,只有这一次才是最真实的,他终于跟小清儿成亲了。

    是自己光明正大的女人。

    “看什么?”

    龙泽的目光实在太过火辣,看得她有些不好意思。

    “我在看我的女人,我的妻子,我的皇后!”龙泽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怎么都不愿意松开,直到现在都感觉自己或许还是在做梦,梦醒了什么都变成了泡影。

    “”

    纳兰清无奈:“你变了,狗子!”

    龙泽抿唇。

    “变得油嘴滑舌了!”

    龙泽靠近了她,十分暧昧的握住  了她的手,伸出艳红的舌尖,轻轻的舔着她的唇瓣,“嘴油不油我不知道  ,不过舌头滑不滑你试试么?”

    纳兰清一把推开他:“贫嘴,滚!”

    “今日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想让我滚到哪里去?”

    “睡门外!”纳兰清一脚踢了过去,但是并没有用力,轻而易举的就被龙泽握住了脚,将她的脚放到了手掌心里把玩。

    “怎么说我也是堂堂的一国之君,睡门外实在太说不过去要不我睡床角或者是你床边也行”

    龙泽有一些委屈,但是什么也不说,自己的妻子无理取闹,他也只能受着、

    一国之君睡门外确实太丢脸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大发慈悲的让他睡地上?

    纳兰清看着他贫嘴的样子,没好气的抬起脚,再次一脚踢向她的脸龙泽只好直接脱下了她的鞋袜,一双手就可以将她的一双脚紧紧的握在手心,慢慢的移到了床上。

    将她的脚藏到了被子里

    “小清儿,我们还没有喝酒!”

    新人入洞房之前必备的酒。

    “不喝!”纳兰清拒绝。

    “只喝一小口。”龙泽耐心的相劝。

    纳兰清抿唇:“不安好心的色狼,不喝!”

    龙泽依旧一脸无辜的劝说,“乖,夜深了,喝完就睡!”

    “不!”

    “小清儿”

    纳兰清不肯喝,把自己的脚放到了对方的怀里面,然后拉着被子翻过身体,连自己身上一身喜庆的凤袍都没有脱

    还有头上的凤冠也没有
其他书友在看:美人如此多娇我有神级遥控器兽破苍穹未来战士灵界游我有位天使家有良田,榻有狼夫娱乐头条:天后归来听见山风吹过树梢幸孕重生之日日撩妻重生之第一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