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20章 财富

    “如果他真是想我的话,完全可以等我下班之后,可他偏偏找了个不上不下的时间过来,说明他之前肯定是想在刚一上班的某个时段过来,这样好让他显得好像正常上班一样,如果是那样我也许不会有太多怀疑。”

    “那他为什么会延时了呢?”

    “因为他在这中间见了别人,一个他没有预想中的别人。”

    “那会是谁?”

    “雅琳,你难道还没看出,那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赵雅琳肯定的道:“我知道了,他肯定是去见别的女人了。佩珊,这可不是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过去的你可绝不会容忍他跟别的女人有染的。”

    “你错了,这一次不是有染,而是诀别。”

    “什么!”

    “他这一次是跟他的那些女人诀别。”林佩珊前所未有的就这种问题作了解释。

    赵雅琳简直听的云里雾里,完全不明白对方在说些什么,“佩珊,你没事吧,你到底在说什么?”

    林佩珊笑了笑:“雅琳,你应该为我感到开心,我终于可以改变他了,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

    “佩珊,你在说什么,那一点点就是叶承欢不再和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来往?这可不是我了解的你,你一直告诉我,你从来不接受那种男人的。”

    “雅琳,人世间最不可捉摸的就是感情,不光是我,也包括你。”

    赵雅琳呆了呆,“你是说我……”

    “难道不是吗?”林佩珊转过脸去,“雅琳,我们都低估他了,其实他是一个可以令女人着魔的男人,你并不了解他的很多事,但是我了解得很清楚。”

    “就算是这样,但我了解你,你从来不会和别的女人争的,你最讨厌的就是朝三暮四的男人。”

    “雅琳,你错了,我也错了,其实他并不是一个朝三暮四的男人,他是这个世界最专情的男人。”

    赵雅琳不知该说什么,事实上在她的认知里,她一直以为叶承欢是那种可以轻易俘获女人心而又不肯付出真感情的花花公子,但她内心也从来没有否认,叶承欢的所作所为曾在某些时刻无比深刻的打动过她,以至于打动她到会妒忌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地步。

    “雅琳,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假如我遭遇到不测,我希望你可以接替我们的事业,同时也可以替我好好爱他,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坏人。”

    “佩珊,你真的疯了。”

    “我没有,我现在清醒的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了我们未来的事业,我必须要回到日本。我不能容忍自己在受到一些挫折后就变成逃兵。”

    “你还是没说实话,你之所以要去日本说白了还是因为他。”

    林佩珊轻轻叹了口气:“我相信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但我决不能明知他有危险还假装不知道。”

    “可你怎么就没好好想想,就算你去了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能阻止日本安全部门抓他?”

    “雅琳,你怎么还不明白,不管我能不能帮他,在他最危险的时候我都不能袖手旁观。”

    “就因为他曾经救过你?佩珊,你好天真。”

    “不,因为他是我老公。”

    赵雅琳怔住了,看着对方决绝的样子,她半晌没说出话来,到最后涩然一笑:“叶承欢真是个魔鬼,没想到连你也着了他的魔。”

    林佩珊握住她的手:“雅琳,就算我可以安然无恙的回来,我也不会再做东方国际的总裁了,我决定把它交给你。”

    “是不是因为叶承欢?”

    “嗯。”

    “佩珊,你怎么这么傻,就算你想跟他在一起也并不妨碍你的事业啊。”

    “可是我的事业一定会影响到我的生活,人总不能太贪心,东方国际有了现在的规模我可以安心的离开了,从今以后我只要过一分简单快乐、无欲无求的生活。”

    “要交你交给别人,反正你要是走我也不干了。”赵雅琳气道。

    林佩珊柔声道:“难道你忘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做和你做没任何区别。”

    “有区别,当然有区别!难道你忘了,东方国际是你花了多少心血才发展起来的,你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佩珊,我真不明白,你怎么变化这么大,我觉得自己都不认识你了。”

    “我没有变,其实我一直都是当初的我,以前我总以为事业是最重要的,可是现在我发现了比它更重要的东西。”

    赵雅琳低下头去,默默的咬着指节,久久都没言语。

    屋子里寂然无声,两个这座城市最成功的女人执手相看。

    近江,夜,微风,晴。

    近江是日本的一座小城,位于本州中部的琵琶湖的东南岸,靠近京都,后来慢慢发展成一座商业城市,小城就是小城,与东京那样的国际大都市相比自然不可以道里计。

    这里最有名的就是近江八景,在其中之一的比睿山下有一座占地数十亩、高达近百米的白色建筑,从天上往下看造型像一个火柴盒,除了楼体上醒目的“g.h.T”字样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周围也没有任何标识物,也没有任何车辆。

    总之,从它建成那天起就一直死气沉沉的。

    然而,围绕这座建筑二十公里的扇形区域内却没有一家住户。

    不管是来比睿山游览的游客,还是当地居民,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座建筑里到底是什么,也没人知道那三个英文字母代表什么含义,唯一可以猜测的是,这栋占地广大的建筑与医药有关。

    一架直升机从天而降,缓缓落在白色建筑天台的h型停机坪上。

    飞机上下来一行男人,几个手提公文包的黑超保镖簇拥着一个年轻男子。

    就在他们刚下飞机时,不知从哪里冒出几个身着白色隔离服的人,手里端着自动武器,将一行人团团围住。

    “请出示邀请函!”那些人机械的说道。

    男子掏出一张邀请函给了其中一人,那人看了看,对着步话机讲了一通,又道:“你带来的那些人不能进去。”

    男子对自己的保镖做了个手势:“你们在这儿等着。”

    “是。”

    他们给男子换上了白色的隔离服,带他进入了大楼内部。

    里面一如科幻电影中的某个场景,黑色地板,银色金属墙面,一块块由防弹玻璃分割出来的工作局域中,穿着隔离服的实验人员和保全人员纷纷忙碌着。

    他们穿过这片广阔的区域,搭乘电梯向下降了几层,电梯打开时迎接他的是一个黑衣男子:“你好,博士让我来接你。”

    之前的几个保全人员并没跟随,而是搭乘电梯又回到了自己的警戒位置,女人则带着男子来到了大厅外,沿着一条长长的走廊逶迤前行,直到最后到了一扇大门前。

    “你自己进去吧,博士就在里面。”

    将来访者带到这里,那个女人没再多说一句便径直离开,她显然没有权限进入。

    男子看着这座大门,正诧异该怎么进去,便看到大门自动打开。

    他犹豫了下走了进去,单调的色彩、滴滴的脉冲信号声、淡蓝色的灯光,铺满图纸的工作台成为这里的主题。

    “欢迎来到幽闭公司,我亲爱的殿下。”

    椅子上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白人男子,身材矮胖,硕大的脑门闪闪发亮,没有一根头发,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身上穿着白大褂,一张嘴一口流利的美语。

    宣仁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似乎对这个人很感兴趣,同时也不敢小觑。

    那人离开座椅和宣仁握了握手,宣仁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黑金博士。”

    那人点了点头:“请坐。”

    两人坐定后,黑金博士道:“很高兴你选择了黑水作为合作伙伴,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有良好的合作前景。”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

    “同时也有共同的敌人。”

    两人相视而笑,宣仁又道:“早就听说幽闭公司是全世界最强大的生物医药公司,所以这次才要专程探访。”

    “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那么我就要对殿下无限信任,其实你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幽闭公司的冰山一角而已。”

    “哦?这话怎么说?”

    “其实所谓的幽闭公司早在十年前就不存在了。”

    “愿闻其详。”

    “当初的幽闭公司曾被一个叫做‘影子议会’的神秘组织控制,曾是世界商业巨头,国际超强垄断企业,涉及领域涵盖了药物、医疗硬件、国防工业产品等绝大多数的高新技术产业,该公司在政治与经济上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并力图创造良好的社会形象。

    幽闭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崛起的,所有的传媒都在介绍它传奇的发家史,人们津津乐道它研制新型特效药和成功的商业奇迹,然而,新产品、销售额、报表……所有阳光下的一切都是伪装的,其实人们都不知道,那些其实根本不是这家公司真正的财富来源。”

    “那么它真正的财富来源是什么?”

    “真正的利益来源来自不为人知的高新军事科技与生命工程、生物兵器等秘密行业,再进一步说,幽闭的目标是通过力量和控制得到秩序,企图改变世界秩序甚至历史。

    举一个小小的例子,比如人工器官,这在幽闭公司中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业务。”

    “人工器官?那是怎样的业务?”宣仁越发感到不可思议。

    “就好比当今世界最火热的通讯工具苹果手机,虽然外表没什么变化,系统却一直在强迫你升级,目前幸好这些还是免费的。但幽闭公司的人工器官就是另一回事,如果你没钱购买升级,可以,不过要拿命来偿还。

    听起来惨无人道吧,但就是凭借这样惨无人道的经营方式,才为幽闭公司带来了巨额财富。”

    8yJz
其他书友在看:驱魔警察腹黑萌宝:首席乖乖投降吧求妻升迁有道:市委书记成长记四大皇太子请宠我辐射年代对风流王爷说不:玉台碧师妻一品盗墓俏杀手的贴身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