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节 强势(5)

    在沉寂之中,众氏族首领,鱼贯而入。

    很快,其中留辫髡头左祍者,都被揪出来。

    吊在了辕门抽了五十鞭。

    好在,这样的人不多。

    毕竟,内迁氏族,汉化的都比较深了。

    身为首领,更是几乎与汉人无异了,许多人甚至都有文化,能读书识字了。

    自然不会做那种被人鄙视和嘲笑的事情。

    一路向前,他们被人引到了一个院子中。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个年轻的不可思议的汉朝贵族,持着节旄,端坐在一张案几前,神色肃穆。

    而在他左右两侧,矗立着十余位独孤氏族的武士。

    这些年轻武士,皆以充满了崇拜和敬畏的神色,侍卫在他周围。

    众人见此,自然知道,这就是那位长安来的天使了。

    于是纷纷上前,屈膝下拜:“塞下野人,恭问天子圣安,恭闻天使训示!”

    就见着那位持着节旄的年轻贵族悠悠起身,无比和睦的笑道:“诸君免礼”

    “陛辞之时,陛下就嘱托过我,说塞下三部,皆为忠良,嘱我嘉勉、慰籍”

    “你就是这样慰籍的?”郝连破奴看着这独孤安的宅邸,在心里面忍不住吐槽,但嘴上却是和其他人一起千恩万谢的叩首:“天子圣德,吾等无以为报,唯赴汤蹈火,誓死效忠而已!”

    “善!”就听着天使道:“果然都是忠臣!”

    “此番,特地召集诸公来此,乃是要与诸公商量三件事情”

    这时,那些被架出去的人,都已经抽完了五十鞭子,被人抬了进来。

    一个个都是痛苦不堪,满脸狰狞,偏偏还得挣扎着起来,上前行礼。

    天使却是仿佛之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般,甚至还叫人给他们上了些金疮药。

    等到上完了药,他才笑着道:“这第一件事情嘛,诸君应该已经都知道了”

    “塞下为汉家之土,神州之壤!”

    “乃是禹王所封,舜帝之土也,自古神圣非常,神灵常驻”

    “君等可不要亵渎了这片土地”

    “自今日起,塞下各部,留辫不留人,留人不留辫”天使微笑着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君等可否做到?”

    众人互相看了看,然后低下头来,恭身拜道:“天使之命,岂敢不从?”

    “善!”天使变得非常高兴起来,连笑容都有些灿烂了。

    “这第二件事情嘛”天使笑着道:“中国以封建郡县而治天下,吾欲在塞下,行郡县之治,编户齐民,行异子之科,未知君等意下如何?”

    众人听着,都是头皮发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毕竟,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更何况,对方还是持节钦使,若是惹毛了他,随便找个借口把他们全杀了。

    也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长安天子甚至不会因此过问半个字,更不会有人来给他们主持公道。

    这就好比很多人在氏族里,将几头不听话的牛羊宰了一般。

    那个会关注?

    至多训斥一句!

    但

    若是答应下来,那可就是

    只有小氏族的首领们,跃跃欲试,但摄于各大氏族的威压,不敢轻举妄动。

    天使见着,却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反而相当的善解人意,道:“诸君不必立刻答复,本使将要回一趟善无城,大约数日吧,这些日子里,诸君可以细细思量,无论同意还是不同意,本使都不会怪罪”

    “只是,若有人不愿意”

    “本使也只好让其出塞了”

    这话一出,包括郝连破奴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震。

    出塞?

    他们现在哪里还有能力在塞外的险恶之地立足?

    一旦出塞,恐怕马上就要被那些塞外的亲戚生吞活剥了!

    更何况

    这塞下生活,如此安逸、和平,谁会愿意出塞去吃风雪和沙子?

    “至于这第三件事情嘛”年轻的天使依然微笑着:“本使此来,奉诏巡边、嘉勉、考察与节制幕南之事,自然嘉有功,赏善臣,乃是其中应有之义!”

    “故而”天使举起手中节旄:“本使宣布,将为太孙殿下,在雁门塞下各部之中,遴选一位适龄淑女,服侍太孙”

    这话一出,无数人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

    “遴选标准,除样貌、年纪、才德之外,主要参考其父祖功绩,是否曾为汉家立功,或者其父祖如今是否愿为天子效命”

    众人听着,都是低下头来。

    独孤敬,更是眼冒金星。

    虽然在普遍认知中,很多人都以为,引弓之民无美女。

    但那只是针对在塞外苦寒之地,与风雪作伴,与飞沙为友的部落。

    内迁后,各氏族中出美女的概率就渐渐增多。

    特别是独孤氏族,更是佳丽闻名。

    不然,独孤安也不可能靠着一个女儿,攀附上雁门郡郡尉了。

    所以,独孤敬信心十足。

    就听着天使说道:“除此之外呢,本使还将为诸君及塞下人民,带来更多天子恩泽与嘉勉!”

    “本使将在这塞下,设置一个盐铁官署,准许塞下之民,使用、购买与准备盐铁之器!”

    “同时,凡有功之士,殉国之后,皆可每月以优惠价格,购买三千钱之下的盐铁商品”

    “此外”天使拍了拍手,立刻有人推着一辆鹿车,走了进来,鹿车上满载着上百个瓦罐,天使笑着上前,道:“这些,是本使赠与诸位的见面礼,每人五罐,还请笑纳”

    便有人上来,将这些瓦罐分配下去。

    郝连破奴很快就被分到了。

    他拿着这些瓦罐,打开来闻了闻,果然和传说中一般,有着浓重的腥臭味道。

    “天使,这就是可以救人母子的神药?”有人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一定”天使微笑着说:“此物,只能减少死胎与难产的发作概率,应该可以减少一半吧”

    “或许可能多些,或许可能少些因人而异!”

    “但,其对婴儿发育与孕妇身体,确实有着种种好处!”

    众人听着,都是两眼放光,激动难耐。

    这就是神物啊!

    一半几率意味着什么?

    谁不清楚?

    等于氏族每年新生儿的存活率提高一倍甚至更多啊!

    等于可以拥有更多的生育妇女,能让氏族延续下来!

    若是在过去,仅仅是这种神物,就足以让所有人愿意不惜一切,誓死效忠了。

    可惜

    郝连破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侍中。

    “你为何要做那种事情呢?”

    编户齐民,可是在抽他们的根基啊!

    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会让所有人都离心离德吗?

    想到这里,郝连破奴就忍不住上前拜道:“天使,编户齐民之事,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所有人都抬头,目光灼灼,看向那位持着节旄的天使。

    结果,却只听到从他嘴里吐出斩钉截铁的一句话:“没有!”

    “编户齐民,分户别立,异子之科,此中国制度,欲为天子臣,非如此不可!”

    “此事,概无商榷的空间!”

    众人闻言,都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然了”天使却似乎不知道他的话对众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反而兴致勃勃的道:“君等也不必忧虑,本使与天子,也会考虑到诸君的利益,会适当的补偿”

    “凡愿率众编户齐民之头人、贵人,皆可按汉律,比照归义外藩故事,授予爵位!”

    “此外,还可以按照一定比例,多分牲畜、土地,或折算为黄金、铜钱!”

    “这可是天恩浩荡,仅此一次啊!”

    这下子,那些本就已经心动的小氏族首领们,再也忍耐不了了。

    纷纷上前,屈身拜道:“天使,小人等愿从天使之命,编户齐民,为天子臣民!”

    一下子就有十几人出列,占了差不多一半来会者的数量。

    郝连破奴看着他们,恨不得将这些家伙吃了!

    因为,这些小氏族,多的也就三五百人,千把头牲畜,少的甚至可能就几十人,百来人。

    编户齐民对他们来说,甚至有好处,没有坏处!

    毕竟,这些小氏族势单力薄,平日里还要受像郝连氏族这样的大氏族压迫、剥削。

    如今,能有机会成为汉臣,谁不乐意?

    更别提,还能有爵位拿,可以多分牲畜土地。

    而他们这一反水,却是将郝连破奴给架到了火上。

    答应吧

    前途未卜。

    不答应吧

    这万一被那个年轻又脾气暴躁的天使以为自己是刺头。

    那就别说什么好处了,说不定,自己得去和独孤安作伴了。

    年轻天使看着那些主动愿意的首领,高兴的不得了,笑着道:“诸君深明大义,本使必当为君等向陛下请功”

    然后他的眼睛,就扫到了那些还低着头,不发一言的人身上。

    “至于其他诸君,也不要有太大压力”

    “中国从来不为难人”

    “愿为中国人,则可以留下来,不愿意,可以出塞的嘛”

    “对吧不要勉强自己”

    “夫妻合离,尚且讲究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何况这为人处事”

    话虽柔和,但其中却是锋芒毕露。

    一别两宽?

    呵呵

    怕不是前脚出塞,后脚就被人连锅端了吧。

    各生欢喜?

    塞下氏族和这位天使,或许会欢喜看到一个刺头的离去,可以占据其留下来的地盘。

    但出塞之人,却是马上就要坠落地狱!
其他书友在看:毒后归来:一品嫡谋快穿系统:男主别心急!假如爱有天意萝莉萌妻:腹黑大神欺上身强宠嫩妻:误惹冰山总裁东京神秘事件簿美女的透视高手豪门盛宠:千金在上女神的修仙高手就是个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