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太虚境

    第五十五章太虚境

    “李长风这是你逼我的”幻灵面目狰狞的大声吼着,手指一挥洒,弯月光芒大放,所有人都像是失去了灵魂的傀儡,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瞳孔的光芒愈发鲜红,理智也在渐渐的丧失。

    最先受到的影响的,是实力最为低微的玄甲军,他们扔掉了手中的酒坛,手持陌刀,迈着整齐划一的步调,走向了幻灵。

    除了云琅,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之外,霍去病几人,也未能幸免。

    李长风的瞳孔也有一丝微红,但并未大碍,他像是恶作剧得逞了的小孩一般,瞥了一眼云琅等人,不由笑了起来。有美酒不等他,可是很糟糕的行为。

    “你的机会用完了再也不见,滚蛋吧混账”

    当李长风的笑容敛去,他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

    高悬于头顶的第二剑在瞬间光芒大放,甚至于掩去了头顶邪月的光辉。

    如一道光,第二剑猛地斩向了幻灵。

    像是切西瓜一般,看似轻而易举的就砍去了幻灵那颗似男似女,又非男非女的脑袋。

    幻灵脸上的表情,依旧是狰狞的狂笑,邪月禁术再现江湖,他有那个把握,荼蘼了整个天下。

    他绝对不会想到,这会是他的一场春秋大梦

    在他红光熠熠的瞳孔中,第二剑的光芒残存,也只有在那里,才有着一丝丝的惊恐与不安。

    云琅刚刚提起来的心,又跌回了原处。

    刚刚那一幕,差点没吓死他。

    在李长风的手中,明明垂死挣扎的幻灵,在最后的时刻,竟然还能爆发出这么一手,是云琅没有想到的。

    云琅可不想,这些不知道跨越了多少山河,才千里迢迢来到这雪山之巅的大汉儿郎们,无端葬送在这个地方。

    他们来到这龙武之地,就应该有他们的价值。

    李长风姿态飘逸,潇洒的出现在了云琅的身边,第二剑已消失在了他的体内,那把剑是他,他也是那把剑,这是云琅在刚刚才看明白的。

    “我感觉你刚刚像是故意的”云琅直视着李长风的目光,问道。

    虽然他没有李长风那般高超的剑法,也没有李长风那样的实力,但打架的事情云琅见的多了。

    如果不是李长风故意的停留,云琅敢肯定幻灵绝对是没有机会使出那毁天灭地的一招的。

    李长风打了个哈哈,说道“呀某家隐藏的这然被你给看出来了哇奥,你可真是好眼力。”

    李长风的承认,很不要脸。

    “有没有人说过,这样的你很欠揍也很不要脸”云琅满脸无语的说道。

    李长风这厮不要脸起来,可真的鲜少有人拿他有办法,首先这天下大部多数人就打不过他。

    即便如今手握轮回河和上古龙玉的云琅,也没有那个自信。

    李长风吹了一下从额头飘散下来的长发,淡然的说道“跟我说过这话的人多了,不过大部分都废了。因为伤我之心,而内疚致死,郁郁而终。”

    云琅要是信了李长风半个字,那他就是个傻子。

    什么狗屁内疚致死,郁郁而终,分明是暴力吧。

    “你该不会对我也如此心狠手辣吧反正耶耶不存在什么内疚之心。”云琅笑了一声,说道。

    同时心中自嘲这对话的幼稚,像极了两小儿辩日。

    李长风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我能这么干,我想我会尽快的,喝酒不叫我,这是对我人生最大的侮辱。”

    云琅的嘴角轻轻抽了抽,他实在没法想象一个酒鬼的自我修养。

    世间剑客多酒鬼,这像是一条诅咒。无数知名的剑客,好像都是以酒为伴。酒成为了他们的人生知己,外加剑中伴侣。

    云琅指了指满地碎裂的酒坛,说道“可就是因为你这个小儿心态,导致这么多酒浪费掉了。”

    李长风看了许久,最终怅然长叹一声,说道“真是暴殄天物啊这么好的东西,竟就这般浪费了。”

    云琅实在是没法理解一个酒鬼的自我修养,便看了看霍去病三人的状态,并无大碍,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在满地的酒坛中翻出了一坛完好的酒,李长风一掌拍开泥封,大灌了一口,仰头大吼一声“爽啊”

    “据说你坑了我”云琅问着话,和霍去病几人盘膝在李长风的周围坐了下来。

    李长风甩手将酒坛扔给了云琅,砸吧着嘴,说道“酒喝了,我就告诉你。”

    “喝他的酒可小心有毒,这事我知道,确实是李长风这厮坑的你。”白冥脚步蹒跚的出现了,云端大战之时,那犀利霸道的白冥尊者又在白冥的身上看不见了,现在的他依旧是那个年岁已至花甲,腿脚不便,还驮着背的白冥老头。

    云琅看向了白冥,这老头装起来可是真狠呐。

    “白老,我想你应该不会和李长风这种小人,狼狈为奸的吧他为何要坑我”云琅问道。

    白冥褶皱纵深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望着云琅说道“你该不会还不知道他是如何坑的你吧”

    这话问的,让云琅有些为难,他还真不知道李长风这厮在哪里坑了他。

    说出来倒是挺尴尬的,不过云琅还是坦然的说了,“我还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坑的我。”

    白冥弯腰在地上翻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残破的半坛子酒,手指往酒中一插,一道细细的酒柱窜了起来,正好落入了白冥半开的口中。

    舒舒服服的喝了两口酒,白冥这才说道“这普天之下,能操控上古龙玉之人,唯你耳那幻灵即便是拿去也没有用,该是你的他还是会回到你的手中。”

    云琅的目光望向了李长风,说道“所以,你们就大摇大摆的把上古龙玉给我,然后故意让幻灵找到,把我塞到轮回柱那一方世界中其实是为了轮回河和轮回柱”

    “好吧,还是我自己说吧。话到底是没有错,不过我们不是为了轮回河与轮回柱,而是为了你。”李长风斩钉截铁的说道,说的是那么的严肃,那么的认真。

    云琅摆手说道“这是一码事,就别硬生生的往两码事上拐了。轮回柱和上古龙玉应该是有一定的关系吧我猜的有没有错”

    “你的猜的确实有点偏,它们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他们都与你有关系。”白冥的嘴巴搭在酒柱上,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

    李长风转眼就否定了白冥的说法,说道“白冥这老头说的也不全对,轮回河和上古龙玉还是有一定的关系的,准确而言,轮回柱是上古龙玉之中的一块。”

    事情的来龙去脉,在云琅的闹钟渐渐清晰,他明白了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就不怕幻灵那个不男不女的孙子,直接把我给宰了”云琅忍不住说道,这两个老家伙,这完全是拿他的小命在赌博啊

    白冥和李长风对视了一眼,李长风抬头望着天,抬手灌了一口酒,装作没有看出来白冥眼中的意思。

    相比于李长风,白冥算是比较厚道了,他迟疑了一下,说道“如果你死了,我们打算直接动手把轮回柱抢回来,然后再从轮回河中把你捞出来”

    “还可以复生”云琅顿时瞪直了眼睛,这世界有这么的不可思议吗

    一旁的霍去病几个人,更是听的如同见了鬼一般。

    霍去病还算是知道一些事情的细枝末节的,所以有些事情,已经有一定接受的度量了。

    但李敢和曹襄,事情是什么,他们是听明白了,可依旧听的云山雾绕的。

    人死了,还可以复活,这听的他们,感觉就像是在做梦。
其他书友在看:萌神主播天才萌宝重生妈火星写作系统遗爱我在朋友圈卖小鬼的那些年绝世无双(绝代天骄)闪婚厚爱:腹黑大叔太危险女人有毒风水秘闻异世之灵武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