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该出手了

    吃完晚饭天已经大黑,姜如雪起身收拾桌上的残羹冷炙。

    “你先别忙活,坐下,我跟你聊聊。”邵钦寒伸手握住姜如雪的手腕,阻止她继续收拾桌子的举动。

    姜如雪扭头看向他,见他一脸肃然,心头微微一紧。“什么事?”说话间,人也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上。

    “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邵钦寒开口就道。

    “什么条件?干嘛这种脸,让人看着怪瘆的。”姜如雪舔了舔唇,这是她紧张时的本能动作。

    “答应我,这两天哪里都不要去。连门都不要出,就在这里住着!”邵钦寒无比严肃地看着她,明的看似在征求她的意见,但坚定的话语无时不刻不在透露他强硬霸道的命令。

    姜如雪对邵钦寒这个人有一定的了解,他会这么要求自己,那就说明他一定是有了什么打算,而且他打算准备去做了这件事情铁是跟她脱不开关系的。所以才会明摆在眼前的,要她答应他的这种要求。

    “你想要干什么?”姜如雪不说答应还是不答应,反问了他一句。

    “你先答应我!”邵钦寒没有被她绕进去,死死咬住前面的问题。

    “我可以说不答应吗?”姜如雪幽怨的眼神飘向他。

    “不可以!”邵钦寒铁面无情地回绝。

    “既然不可以,那您还有必要征求我的意见?”姜如雪从椅子上站起来,继续收拾桌上的碗碟。邵钦寒知道她在生气,但却不想去说什么话安慰她。

    直到姜如雪把厨房收拾完毕,才开口,“卧室留给你睡,我去书房睡!”姜如雪背对着他在厨房的洗碗槽旁清洗器东西。她是听到了邵钦寒的话,但却不想去应答他。

    她以为自己不理会她,她自觉无趣的时候会便会离开,但将整个水槽里泡着的碗全部洗净滤干了仍旧没有听到邵钦寒起步离开的声音。

    姜如雪一边放掉水槽里的水,一边暗暗思量要不干脆先与他道个晚安先行离开。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邵钦寒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声音。闻着身后脚步声慢慢靠近,姜如雪竟变得有些慌乱起来。

    邵钦寒徐步走到她跟前,拉过她的手,用软毛巾轻轻替她擦拭手上的水珠。然后从兜里掏出她的手机,放置她的手掌心里。“今晚早点睡。晚安!”

    说完这话,转身离开了饭厅。

    姜如雪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有些木然,看了看自己被他握过的手,又看看掌心里的手机。

    她发现邵钦寒还回来的手机有些不一样,手机右上方的角无端多出一串挂坠,这挂坠一派喜色红彤彤的。

    她捏起那挂坠上的小人,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小福娃,粉瓷的脸蛋,胖乎乎的手。姜如雪把玩似的晃了晃手机,挂串发出叮铃铃的响声,煞是好听。

    她一面暗骂他幼稚,一面又觉得欢喜。不想这个男人居然还有这么趣真的一面。

    把手机揣进口袋中姜将如雪也出了饭厅,回卧室的时候会经过书房。走到书房门口时,发现书房的门并没有闭紧,而是虚掩着,姜如雪心中发紧,她拢了拢垂落在耳际的发丝,鬼使神差地靠了过去。

    透过门缝,她看到邵钦寒正背对着自己,书桌旁已然多出一张折叠床,折叠床上垒着一床薄薄的被褥。

    姜如雪突然生出一股愧疚之情,他虽然在嘴巴上无限的坏,但她却不得不承认,他对自己的照顾很体贴。

    邵钦寒背对着门口,姜如雪看不清他在干什么,直觉得他整个人都很凝重,挺拔的身躯变得有些僵直,似乎在专注着什么。

    姜如雪不敢打扰他,正准备悄悄离开,这时却突然听到邵钦寒略微愠怒的声音悠悠地从书房里飘出来。

    “我不要听任何借口,……两个小时之内,立刻给我答案。”

    姜如雪不知道他在跟谁打电话,也不知道他为何生气。但从他凝重绷直的身体来判断,应该是件令他很头疼的事情。

    姜如雪好奇他为何事烦心,想要走近一点继续探听,可又担心被他发现自己在偷窥他的行径,于是舍不得离开又不敢靠近只能支着耳朵在门口听得好不辛苦。

    邵钦寒“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一把将手机甩回桌子上,他揉着发胀的太阳穴,心情郁结。

    最近手下的人真是越来越懒散了,办事不得力,看来他有必要好好整顿整顿一番了。

    抓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已冷,一股冰凉的感觉直灌入喉咙,他解开最领口的那颗扣子,才觉得舒畅了些。

    手机又复响起,邵钦寒长臂一伸一把捞过,瞟了一眼来电显示,脸上的神色更加深沉,满目森冷。

    按下手机接听键,并开了免提,冷冷开口,“结果如何?”

    许是没有料到姜如雪会在门口偷听,所以独在书房的邵钦寒样子很是随意。

    他将手机放回桌子上,然后解身上衬衣的扣子,身上那件宝蓝色的衬衫被他脱下。

    随是背对着姜如雪,但她仍然能够想象得到他胸前精壮八块腹肌,脸颊突然烧灼得厉害。

    邵钦寒并不是一个虚有其表的男人,他不似一些富二代空有一张漂亮的脸,但身体素质却差得多走几步路都要断气。

    他这完美的体型从大学期间一直保持的到现在,参过军回来之后,他的体格更是健硕。

    至于她为什么知道他大学时候的身材就是这样其实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

    他在就读大学期间,她本是没有机会一睹他模特般完美身形的,但恰巧他为一档公益事业参加了市里举办的游泳比赛。

    长相帅气,才学兼备,又身为学校风云人物的邵钦寒自然是吸引了不少学校女生去替他呐喊加油助威。

    当时她也十分迷恋邵钦寒英俊的面皮,自然是也跟着屁颠屁颠地跑去围观了。

    那时的邵钦寒可谓一脱成名,从未见过光膀子的女生们,彻底疯狂了。

    完美的八块腹肌,标准的黄金比例,这身形,就算是国际男模都要逊色他几分。

    她那时也是被迷的神魂颠倒,当邵钦寒举着金牌站在领奖台时,她脑子都刻着他样子,挥也挥不去。

    当他从领奖台上下来时,女生蜂拥而上,纷纷给他递水递毛巾,她也拼了命的往前凑。哪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够那帮如狼似虎的女生好体力,没几下便被挤到了旁边,后面不知道是谁,拿手肘撞了她一下,她便狼狈的落入池中。

    不善水性的姜如雪在水中慌张的扑腾着,连呛了好几口水,本以为自己就要嗝屁在这游泳池中了,突然一只手朝她伸了过来。

    她便溺水中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伸手就要去抓。哪知道,这只手特别调皮,居然只是在她眼前堪堪划过,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她更是紧张害怕,又连呛了好几口水。眼看就要沉溺水中,上乱糟糟的哭喊声,她一点都听不进去,脑中来回盘旋着一个问题:她是不是就要溺死在这池水中了?

    心中说不出害怕是什么,只想着自己连遗言都没有机会说。还有,她还没有向邵钦寒表白自己对他的喜欢。

    这时,那只淘气的手突然从身后绕过她的前胸,将她整个人紧紧勒住。在水中扑腾,体力迅速消耗,姜如雪已失去挣扎的气力。

    当她被那只手从池水中捞到岸上时,她已经奄奄一息,她努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才看清楚是谁把自己从此水中捞起来的。

    是邵钦寒!

    他冷冷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她,哼哧一声,眼神无比轻蔑。虽然过去将近十年,可她依然清晰的记得他当时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既然不会水就应该有点自知之明,主动离水远一点。大伙不是那么有空,可以随时当你的救生队。浪费时间!”

    为他这话,她当时伤心了好久。

    但自打那之后,邵钦寒却没有再参加过任何的游泳比赛,而打球之时,就算天气再热他也从未光过膀子了。

    学校的事情太过久远,一些她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关于邵钦寒的事情却全都深刻地刻在她的脑海里,点点滴滴没有一丝遗漏。

    神游间,发现邵钦寒已微微弯身。姜如雪一阵愕然,想到他是在干嘛,于是赶紧背过身去,她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可脸上的红霞却不曾有消散的痕迹。

    邵钦寒将长裤也褪了去,然后换上浴袍,电话扔在接通中。

    那端的人战战兢兢地回答他,“邵总,依照您的吩咐,我已经查到了那人的下落,并让手下人控制了他。但是……”说到这里,电话里的人突然顿住,好像在担忧什么。

    “但是什么?有话就说!”邵钦寒突然变得很没耐性,他冷着声音问到。

    “但是对方的头目……,我担心,他们不是那么好对付。到时候……”

    “这些不需要你去担心,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看到那人,把地址发给我,我待会就过去!我要亲自审问!”
其他书友在看:武道一千年仗剑仙游王者大陆之修灵三界棺神剑灵若雪混世小刁民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超极品透视(合作)超绝透视眼(合作)傲骨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