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2章 昆仑三秀

    第二天,依旧是细雨绵绵,冯君三人在唐天师父女的陪同下,再次参观了金坛华阳之天。

    这一次冯君是特地为地脉来的,关于这一点,他也不掩饰,一路走一路问。

    茅山一脉对地脉的了解,几近于无,三十六小洞天里的丹霞天,都甩开他们好几条街。

    但是他们有一点好处,那就是身为茅山土著,对本地的一草一木都相当熟悉,而且对本派的传言和典故也知之甚详,茅山历史上那些知名的修者都做过些什么,能提供不少线索。

    冯君在茅山上下观察了一天半,第三天就是出灵泉的日子,但是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茅山已经被排队的人群包围住了,他见状就要告辞。

    唐天师父女盛情留客,奈何他执意要走,他俩也无法阻拦。

    倒是其他几家的人没有着急离开,他们也想看一看,茅山出灵泉会是何等盛况,那三家心里还盘算着,要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洛华庄园的消息。

    接下来,冯君带着张采歆和王海峰,又去几个洞天看了看,最后来到了丹霞山。

    关山月已经从茅山回转,听说他们来了,又赶紧前来相迎。

    她也知道冯君是为了地脉而来,说句实话,她对自家的地脉并不报多少希望,但是万一有比较好的结果呢?

    其实她更用心的,是那块上面藏着石门的大石头,冯君离开还不到一个月,此处已经被她派人开了一条路出来。

    路不是很宽,也就是两米左右,而且还是土路,只是在坡度比较大的地方,为了防滑,垫了几块长条石板。

    关山月对此的解释是,此处暂时没有打算向游客开放,为了保密起见,没有必要修得太好。

    冯君因为阴冥珠卖出了高价,一直对丹霞山有点歉意,而且关山月虽然是女人,却比他接触的大多数男人还要痛快。

    所以他再次向关主持承诺,最多三年,他会再来丹霞山,把卷轴上的秘地一事办妥。

    他心里甚至已经想好了,等斩杀了那两只阴物,秘地里没有别的出产,他起码也要给丹霞天留一个聚灵阵下来,要不然因果会有点重。

    与此同时,距离西倾山不远的一座城市边缘,两男一女站起在一艘木船上,自天而降。

    打头的是一名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手腕一抖,将脚下的木船收了起来,飞到他手心的时候,只有三寸大小。

    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她见状笑着发话,“寇师叔的光阴梭果然好用。”

    寇师叔便是那带头男人,他傲然笑一笑,“师门重宝尚多,小香你该努力修行才对,我比你也不过大十来岁,能有这样的修为,还是靠自身坚持不懈。”

    小香郁闷地撇一撇嘴,“我可不敢跟师叔你这绝代天才比。”

    寇师叔也不跟她多说,而是侧头看另一名男子,“崇古赶紧联系一下,问病人在哪里。”

    叫崇古的男人拿出手机拨个电话,“巨师弟,你人在何处?”

    这巨师弟就是此前跟龙凤山中年人通话的那位巨道友,言辞里连洛华庄园也看不起。

    不过接这个电话的时候,巨道友的态度很端正,“李师兄你好,您发个位置给我,我必须得去迎接您啊对了,咱昆仑是哪位师兄来了?”

    李师兄笑着回答,“是寇师叔来了,门中很重视你说的事情,你可千万别掉链子。”

    “是三秀里的寇师叔?”巨道友惊喜地叫了起来,“哈哈,很想见到那些家伙的可恶嘴脸地址收到了,我马上就到。”

    “巨师弟你要管住自己的嘴,”李师兄的声音变得严厉了一些,“此事的性质待定,你只是昆仑的记名弟子,有些话是不合适你来说的。”

    昆仑弟子人数一向不多,基本上跟外界也没什么联系,虽然外界都听说过昆仑之名,但是见过昆仑弟子的寥寥无几。

    巨师弟只是昆仑的记名弟子,甚至没有进入昆仑本部的资格,只能在外围跑腿帮忙,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反而是要努力立功,争取早日进入本脉核心。

    他不敢置疑李师兄的话,只能委屈地解释,“那些家伙太可恶了,跑到咱昆仑门口把人弄伤分明是欺咱们昆仑无人。”

    不多时,他驾驶着一辆越野车赶来,接上三人之后,一边开车,一边解释起情况来。

    巨师弟的修为不算低,按照手机位面的划分,也算初阶武师,在昆仑的记名弟子里,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这样的修为,甚至是够资格进昆仑内门了。

    所以他评价起唐文姬甚至洛华庄园,才会是那样的口气。

    他是接到了昆仑其他记名弟子的消息,才知道有中原修道者来到西部,并且还出手了,他紧赶慢赶跑过来,想要化解病患体内的内气。

    但是非常遗憾,虽然冯君只是顺手而为,那气息却也不是他能驱除得了的,他用了好几天的工夫,也只是将两个修车小伙子的伤情控制住了。

    寇师叔听着他絮絮叨叨地说话,也不做声,直到车快进一个院子的时候,才猛地出声发问,“出手人是什么修为?”

    别看巨道友这个不服、那个看不上的,寇师叔说话,他还真得老实地听着——别的不说,昆仑三秀可是近三十年里,接连出现的三个炼气期大修士。

    昆仑内门武修不多,主要是修仙为主,因为有天地间罕见的灵地和大阵,养气期修者极多,外面传说的炼气期大修士,在昆仑也不是特别罕见。

    然而不罕见并不代表多,近三十年,接连出现三个炼气期,昆仑上下一致认为,本门中兴有望,难得的是这三个炼气期都很年轻,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所以并称为三秀。

    不管怎么说,炼气期大修士发问,他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可能是内气外放不排除束气成罡的可能。”

    “束气成罡?”寇师叔侧头看一眼身边的李崇古,笑着发话,“听到没有?没准比你还要强一点,可见修者界奇人异士还是不少要勇猛精进,千万不可妄自托大。”

    “是的,”李崇古点点头,心里却是有点不服气——师叔您比我可是托大多了。

    进了院子之后,就是几排小二楼。

    住在这里的都是市人民医院的长期住户,因为门诊和病房的费用太高了,很多长期病号就被转移到这里,有点类似于疗养院,护理的条件也不差多少,但是医护力量薄弱一些,也不算医院的正式病号,只是医院的三产,院方的责任就小一点。

    最关键的一点是,这里便宜。

    跟唐文姬起了冲突的高个和矮个儿,是在一个房间里,现在也不用说胖瘦了,两个人都瘦到皮包骨了,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只有出气的份儿。

    李崇古走上前,摸一摸两人的脉,然后尝试输入一股内气,对方却浑身猛地一哆嗦,“啊”地叫了一声,虽然是有气无力,但也能看得出,确实是痛彻骨髓的那种疼痛。

    “嗯?”他的眉头一皱,走到嘶喊的矮个子身边坐下来,又轻柔地输入一股内气。

    矮胖子浑身还在不停地颤抖,他的家人看不过了,一个中年女人大声喊叫了起来,“住手!你在干什么?”

    “你闭嘴!”巨道友冷冷地看她一眼,呵斥一句,“在给你弟弟治病不想治了是不是?”

    他虽然没有治好这俩,但是两个修车的年轻人精神好转了不少,在这些人眼里,他已经是等闲难得一见的高人,见他出声,女人顿时闭嘴。

    一个个子比较高的女人发问了,“巨师傅,这三位大夫比您医术怎么样?”

    巨道友冷冷一哼,“胜我百倍,信不信由你。”

    李崇古摸着对方的脉门,输入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内气,迟疑地发话,“感觉有点希望,不过也不是很保险。”

    寇师叔的眉头不满地皱一皱,“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对方可能是束气成罡的好手,”李崇古吞吞吐吐地回答,“他发出内气的时候,其实只是顺手为之这股内气虽然微弱,但是极其顽强,如果全力施为的话”

    寇师叔的脸色难看了很多,“全力施为你就不会是对手?”

    李崇古默然,并不回答,不过很显然他认可对方的说法。

    “看来是冯君干的,”寇师叔也没计较他的状态,只是若有所思地咂巴一下嘴巴,“毕竟是炼气期的高手真的有点期待呀。”

    李崇古很无语地看一眼自家师叔,你这么期待,我该不该全力以赴治好他呢?

    第二天一大早,冯君驱车回洛华庄园,出来这么久,也该收收心了,关键是杨玉欣和好风景的护照都拿到手了,可以出发去暹罗了。

    在庄园里待了一天,然后庄园里的人大举出动,直奔机场而去。

    这次出去的人真不少,除了冯君、杨玉欣和好风景,红姐也要去——她是负责联系货源的。

    她既然要走,张采歆肯定跟着走,杨主任要走,古佳蕙也心红眼热地跟着去暹罗游玩。

    王海峰也跟着走,还带着他的夫人,庄园里就只留下了嘎子、徐雷刚和高强。
其他书友在看:诸天生死局我的世界是这样的我的世界:一念:一剑苍穹之垠我的世界:HIM重生一拳奶爸我曾爱你倾所有位面码字群修道都市奥特曼之最强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