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3章 拼爹拼娘拼的啥?

    其实颜如舜也只是说得热闹。

    理论上,孩子同时学三四门外语也是没问题的。

    比如瑞士这种官方语言有三种,媒体日常使用语言四种,人口却只有**百万的小国家,许多孩子生下来就处于两种以上的语言环境中,长大以后自然而然跟妈妈说法语,跟爸爸说德语,更牛逼的再跟爷爷说意大利语,跟奶奶说列托罗曼语,一点儿都不违和。

    但这只是理论上。

    实际上呢,家长能hold住多少,孩子才能学到多少。

    颜如舜客观评估,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吧,让孩子在上小学之前把中文和英语的底子打好,还是有可能的,再多的她自己也没有信心。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设想虽好,还是得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来。

    从这天开始,陪女儿散步的时间开始变成颜如舜的减肥课。

    每一次,她把腰凳系好后,便让简简端端正正坐在上面,手搂紧了她的腰,然后开始边唱英语儿歌边跟着节奏跳舞。

    比如,按照两只老虎的调子唱的一首英语儿歌,开始唱“walking,walking,walking,walking”时,她就开始踩着拍子走路。简简已经习惯了和妈妈互动做游戏,就留神听着

    唱到“jumpjumpjump,jumpjumpjump”时,她就抱住了女儿开始跳跳跳简简倒是乐呵呵的,而颜如舜只有一个想法:哎哟妈耶,这死孩子怎么这么沉来着?

    等唱到“runningrunning,runningrunning”时,她就颠着娃一路狂奔。这时候,简简的尖叫和笑声那叫一个兴奋,颜如舜自己也觉得好嗨皮,特别开心,不过跑下来只有喘粗气的份儿了

    最后唱“nowletsstop,nowletsstop”,才终于可以停下来歇口气。

    但刚刚寻到乐趣的简简却很不满,咿咿呀呀地催着妈妈再来一次。

    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小孩子一点儿也不嫌弃这个游戏单调重复无聊,按照她那兴致勃勃、乐在其中的样子,重复八百遍都不嫌多。

    重复对孩子当然是好的,可以不断加深她的印象,但这就苦了为娘的颜如舜了。

    她跑了又跑,喘了又喘,嗓子也唱哑了,老腰也撑不住了,简简还一个劲地要求再来,不来还闹。

    她只好换唱手指歌自救,好在简简对什么都感兴趣,立刻将注意力转移到妈妈的五根手指头上,她这才有机会坐下来歇歇气歇歇腰。

    至于嗓子歇歇?

    别想了,这种事不存在的,就当不是自己的嗓子好了女儿这么上道,这么肯让人给她做英语启蒙,当妈的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难道她扭着扭着不要听,当妈的就高兴吗?

    当然是豁出去命去也要让她满意才行。

    一旦踏上这条路,注定就是一个痛并快乐的行程啊!

    好在,嗓子虽然哑下去了,但之前异常顽固的体重也跟着降下来。

    一个月下来,颜如舜意外发现自己竟然减了两斤,那心情真是雀跃无比。

    要知道,宋青青生了孩子以后专门办了健身房的年卡去跳操,一个月下来那体重也没减下来分毫呢。

    她这一文钱都不用花呢,还白捡了一个专门督促减肥训练的私人小教练,简直不能再完美了。

    福利这么优厚,那有什么好想的?当然是继续续续续续续……

    周末的时候,她还拉着老公一起陪娃散步。

    然后,辛微扬就看着自家老婆孩子在园子里一边旁若无人的跑来跳去,一边发疯一样尖叫笑闹,跟两只上蹿下跳的猴子似的,惹得所有过路的人都侧目以视。

    辛微扬不是没有经历过万众瞩目的场合,但是这种瞩目……感觉也实在太幼稚了。

    然而,颜如舜还对他招手:“微扬快来快来,我不行了,你带着简简接着跳。”

    谢谢,还是不用了吧!

    辛大教授矜持的微笑摆手谢绝:他可是要面子的。

    颜如舜才不容他拒绝,直接将简简往他怀里一送,再麻利地把腰凳给系上。

    奶爸辛微扬抱着“啊啊”叫着向老婆伸手的女儿,神情尴尬:“我还是算了吧,老婆,简简要的是你。”

    颜如舜只当没听见,装出气喘吁吁的样子去哄女儿:“简简,妈妈太累了,让妈妈歇会儿再来啊,现在爸爸带着你玩,爸爸也很喜欢陪简简玩哦。”

    不不不,他做不来的。

    “老婆,我还是比较喜欢陪你玩。”自从上次无耻的出卖男色撒娇过关以后,辛微扬就开始广泛应用新技能。

    三两次之后,颜如舜也开始对老公的男色免疫。

    她反过来对辛微扬抛个媚眼和飞吻,语气暧昧十足:“老公,待会儿回家我们在床上慢慢玩,现在先陪你的小情人吧。”

    脸皮厚不过老婆的辛微扬只好忍住流鼻血的冲动,低下头去跟女儿对视一眼,无奈地解释:“散步嘛,走走就行了啊。爸爸带你来个正宗的散步啊。”

    颜如舜笑脸一收:“喂,辛微扬,你过分了啊!”

    辛微扬只当没听见,直直地往前走。步伐又大又快,颜如舜一时半刻还追不上。

    她只好边追边训:“诶,唱两句会死吗?”

    不会死,但是会没面子。

    小区距离学校又不远,不乏有同事和熟人就住在周围的楼盘和小区里,谁知道园子里会不会冷不丁冒出个熟人来?

    饿死事小,面子事大。

    辛微扬坚决不肯就范。

    他只负责溜娃!

    颜如舜气得直嘀咕。

    辛微扬听着身后不满的哼哼声,知道老婆拿他没办法,心中不由暗自偷笑。

    然而,心头才轻松了一小下,怀中的小祖宗就开始作怪了。

    他要往前走吧,小祖宗使劲地探着手臂和身子,死活非要往右走。要是不按照她的意愿,她就赖皮赖脸地往右倒,还嗯嗯啊啊地直嚷嚷。

    好吧,反正是散步,走哪儿都是走。

    “这么小就有自己的主意啦?”辛微扬小小惊奇了一下,就顺从了小家伙的意志。

    有了第一次,当然就有第二次。

    于是,接下来的行程就变成了:简简伸臂指路,辛微扬跟从指示,一路过去,只要遇到岔道口,小家伙就要自己拿主意,指哪儿走哪儿。

    没一会儿,颜如舜就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诶,微扬,这到底是你溜娃,还是娃溜你呢?”

    辛微扬一脸郁闷,内心悲号:这不是他的小情人,而是个小怪物啊啊啊!

    不管怎么说,虽然这样的英语启蒙很累,但是颜如舜内心还是很充实满足的,因为现在她能确信自己做的事情不会是无用功。

    她知道自己今天做的一切会一点一滴的渗进简简的记忆中,在未来成为她宝贵的财富。

    如果说拼爹是在拼经济、资源和人脉,拼娘不就是拼在爱和启智方面的付出吗?

    她把自己的心得也告诉了梅白。

    梅白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心情基本平静下来。

    每天帮着戚晴照看船长,她对于生孩子这件事也不再怀有恐惧。

    只是一天大过一天的肚子容不得她犹豫太久。

    她特地将颜如舜约出来,是觉得颜如舜在孩子的教育方面有一定的研究。她想听发说养孩子的规划和要点,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在今后的几十年里胜任这个角色,以便做出最终的决定。

    颜如舜就把自己这半年多来关于拼娘的思路给她说了,还把群里孩子们的情况也介绍给她。

    “如果担心留下孩子以后会发生种种困难的话,你完全可以考虑在家上学。”她给小白建议:

    “第一,你可以教会它写,这样就算以后没有文凭,也不愁养不活自己

    “第二,在家上学虽然需要你对孩子付出很多的心血,但同时也有效的降低了教育的支出,孩子不必非要参加那么多的培训班,这样你也不用担心因为自己收入不稳定可能导致的经济困难

    “第三,在家上学会让你和孩子保持非常亲密的关系,只要你在早期规划和培养得好,孩子自然知道自己上进,这样就不用担心孩子会沾上什么逃学、早恋、这样瘾那样瘾的……”

    梅白打断她:“所以,你是倾向于让我留下孩子的?”

    颜如舜顿了一下,理解的拍拍梅白的手,叹口气说:“你知道我的,我以前甚至觉得可以没有老公,但是不能没有孩子。所以,如果你问我的意见,我肯定觉得孩子留在妈妈身边最好。但是,如果你做出了相反的决定,我必须提醒你,千万别后悔,也别再挂念孩子,否则你以后很难开创新生活的。”

    梅白默然。

    她的犹豫在于:留下孩子,她自觉力有未逮送走孩子,她又怕自己会悔恨终生。想来想去始终无法下定决心,所以才来寻求好友的建议,但是她现在发现自己还是下不了决心。

    颜如舜问:“戚晴怎么说?”

    梅白叹气:“她说:孩子意味着十几二十年的责任,如果我不想负这个责任,还是将孩子送走的好。”顿了顿,又补充,“其实,我不是不想负责任,我只是太知道做母亲是怎样的一种责任,才不敢轻易担起来。我怕没做好,以后孩子会怪我,就像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爸妈一样。”

    是啊,网上可不乏痛陈“父母皆祸害”的人。

    梅白的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个抉择真是太困难了。

    这毕竟是好友的生活,还是要她自己拿主意,颜如舜叹口气不再说话。

    梅白低头默想了好久,最后终于抬起头来:“我考虑清楚了……”
其他书友在看:功盖三分国混元修真录我的绝世佳人大明刑王无征玄苍武极末法天尊都市最强全能至尊卫玠是我夫足球终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