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38.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云浪际会

    当楚浪一声令下,众圣子就算有些不情愿,也只能听命离去。

    毕竟,所有无辜的妖帝都已经被洛玄机放走,哪怕他们想继续狩猎,恐怕也得再等待一段时间。

    “走了。”

    “楚圣帅,为何要留下洛玄机?”

    “可能是……责罚吧,他刚才斩了正选圣子的一只手啊。”

    “我看不像,罢了,此事与我们无关。”

    ……

    只是离去之时,众圣子都心有疑惑,他们清楚记得,自圣道茶会的时候,楚浪便是屡次欣赏洛玄机,一直对其赞口不绝。

    这一次,又将其单独留下。

    到底这是何意?

    要知道,圣天帅的地位高高在上,平日里想见个面都难,更遑论被他亲自召见。

    很快,所有圣子都尽数离去。

    而背上剑匣的武行空,回头望了箭楼一眼,目光微微一凝,随后也带着旗下的圣天卫,似乎是满怀心事地离开。

    “呼呼呼……”

    箭楼之中,人去楼空,一片空寂,唯有呼啸的荒风不断刮起。

    此时,当楚浪步入箭楼,站在领兵楼台之上,顿时跟楚云肩并肩,两人一同望向苍茫的荒野,如同两名雄视天下的霸主,在清点沙场的收获。

    “命运神符,生效了。”楚云心中沉吟,断然没想到,居然那么简单就接近了楚浪。

    随着神符暗暗运转而起,窥探着楚浪的命运,楚云笑了笑,主动开口道:“不知楚圣子你特意留下鄙人,究竟有何指教?不会是要追究我废掉剑嗔的事情吧。”

    楚浪一身白衣,迎风而立,淡淡笑道:“剑惊羽被你斩掉一臂,乃是他咎由自取,我岂有责怪你的意思,此人既技不如人,又德不配位,就算以后一直废下去,也不值得可怜。”

    说话间,楚浪看了楚云一眼,继续道:“我之所以留你下来,只是想跟你聊一聊,坦白说,我好久都没遇到能让我楚浪欣赏的天龙人物了。”

    “而洛圣子,你的英勇表现和盖世资质,却屡屡震撼住我的见识,刚才,你更是以上位人皇的修为,一剑击败一名顶尖的上位地君圣子,称得上是惊世骇俗。”

    “如此战绩,足以让世人都纪录在册,铭记于心。”

    闻言,楚云心中一沉,却神色不变。

    “哈哈哈!”他笑了几声,遥望茫茫荒野,道:“没想到堂堂圣天帅,竟是如此的看重我啊,鄙人应该是宣誓效忠好呢,还是受宠若惊好呢?”

    楚浪脸带微笑,也看向面前的大荒,道:“洛圣子乃是性情中人,洒脱不羁,修为和战力更是威震寰宇,实在让人敬佩,冰玄岛能养育出你这种天才,确实是个冠绝天下的秘境。”

    “只是不知道,洛圣子,你是师从何处?”

    说这句话的时候,楚浪的语气平平淡淡,仿佛只是在说闲话家常。

    但听在楚云耳中,却犹如绵雨雷殛,袖里藏刀,一下子心神凝聚。

    楚浪,居然提起师父这个话题。

    这也是试探吗?

    略微沉吟,楚云笑意不改,开口道:“我一身修为,皆是冰玄岛传承,真要说起来的话,乃是无师自通,自我突破。”

    “所以,我是没有师父的。”

    “原来如此。”楚浪喃喃开口,语气中似乎略带一丝无法察觉的失落,惋惜道:“我还以为,像洛圣子这样的人中之龙,能有一位让人无比尊敬,且超凡入圣的隐世师尊。”

    “让楚圣子失望,实在不好意思。”楚云面色不变,随意笑道:“在我看来,修士并不一定要师从一个人。”

    “要知道茫茫乾坤,天地可为师,自然可为师,万法可为师,大道可为师,古史可为师,生死可为师,甚至连街边孩童、衰弱老朽的妄语,都可为师。”

    “既然如此,又何必拘泥于一个人。”

    “哈哈,洛圣子果然是奇人,如此新颖的见解,实乃高见。”楚浪笑了几声,旋即却慨然一叹,道:“可是在我心目中,能称得上是师父的,就只有一个人。”

    “他亦是我一生人之中最尊敬的老者。”

    “哦?”楚云望向前方,淡淡问道:“那圣帅你这位最尊敬的师父,是谁?”

    楚浪神情自若,笑容却渐渐收了起来,沉声道:“南域,无极宗,剑晨宫主烈酒道人。”

    “令狐烈。”

    当这略带沙哑的低沉话音响起,箭楼中的猛烈罡风,顿时“呼呼”声地激荡而起,如鬼哭狼嚎,磅礴而不止,整座箭楼都隆隆颤动起来。

    而两人周围的虚空,都好像凝固下来。

    一阵肃杀的沉默。

    “令狐烈?”楚云心中杀意激荡,脸上却风轻云淡,他随意开口,“不好意思,没听过。”

    “是吗。”楚浪语气一沉,眼中闪过瞬间的失神之色,“洛圣子远在北域,没听过也实属正常,毕竟先师只是南域宗门的一位武王,若论名堂和实力,的确做不到名扬四海,威震天下。”

    “既然如此,为何你如此尊敬那一位令狐烈先生?”楚云面无表情。

    “有一句古话,叫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令狐先师,比不上神若宫的各位圣人之师,但他对我而言,就好像真正的父亲一样。”

    “曾经,我是家族中的十恶孩童,更是剑晨宫的顽劣弟子,所有人都视我为灾星,恨不得将我除之而后快,只有令狐先师,没有嫌弃我。”

    “纵然他打我、骂我、责我、囚我,但我一样敬他,因为我知道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放弃过我,更是倾囊相授,以身作则,绝无保留,令狐先师对我,实有再造之恩。”

    “哪怕我闯下弥天大祸,同样是如此。”

    楚浪平静开口,娓娓道来,就好像在诉说一段故事。

    楚云默默在听。

    “看来圣帅的师父,的确是一位好师尊。”洛玄机笑道。

    “是。”楚浪目视着前方,眼神深邃若寒潭,喃喃自语,“生在血族,身不由己……围城阴冷,八方藏刀……是令狐先师,让我感受到温暖。”

    “那么圣帅难得归来,为何不去探望这位老人家?”洛玄机漫不经心,笑着道:“有你这一位旷古绝今、震撼世间的神若宫第一圣子作为徒弟,令狐先生一定十分高兴,在等着你去见他。”

    “我做不到。”楚浪的语气,突然茫然起来。

    “为何?”洛玄机疑惑。

    “先师已经仙逝,我没法再见他一面。”楚浪如行尸走肉般开口,话音平平淡淡。

    “是吗。”洛玄机沉吟一阵,叹息道:“那真是可惜,以圣帅今时今日的显赫身份和尊贵地位,如果令狐先生在天有灵见到的话,一定会引以为傲,欣慰无比。”

    “不会的。”

    “为什么。”

    “因为……”

    楚浪缓缓侧过身来,眼中古井无波,平静地看着洛玄机。

    “因为……我把他给杀了。”

    此话一出,整座壮阔的箭楼,顿时阴风怒号,烈风震耳。

    这一方天地,宛如直接冰封起来,而远方的妖帝尸体,亦陡然间覆盖上一层层冰屑,四野茫茫,尸骸遍地,路有冻死骨。

    天地间,风声鹤唳,似有无数怨灵在哀号,让人心头悚然,不寒而栗。

    “……”

    楚云没有第一时间迎视楚浪的目光,心中有一股暴怒的戾气升腾而起。

    我最尊敬你,敬若父亲,敬若神明。

    但,我要杀了你。

    这是什么动机?无比森寒。

    此时,楚云只想大开杀戒。

    但,意识到命运神符还在窥探,远方亦有圣者在监督,楚云以大局为重,他皱了皱眉,然后就以洛玄机的语气,朝着楚浪沉声道:“圣帅,你在玩我是吧?”

    “既然你最尊敬令狐先生,又何以杀了他?”

    “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啊。”

    听得此话,楚浪瞳孔微缩,目光再仔细端详眼前的冰玄少主,随后,他神色微变,眼中再一次闪过一种难以察觉的失落之色。

    “你不信吗?我绝无虚言。”楚浪沉声开口,举起一只手掌,往自己的胸膛轻轻插了插,“那一日,就是在这个心窝的位置,我一剑把师尊给捅死了。”

    “整把剑,一穿到底,透背而出。”

    “师尊那些滚烫的心血,溅了我满手都是,很腥很腥,我杀过很多人,他们的血味不是这样的,所以就算我杀再多,都不会有什么感觉。”

    “但……师尊的血,非常特别,当时我都想吐了,五脏六腑都在扭曲,我居然想吐……”

    说着,楚浪目光空洞,深不见底,本来温文尔雅的绝世姿容,好像瞬间崩溃了下来,变得像是一尊行尸走肉,冰冷漠然。

    楚云一言不发。

    “洛圣子。”楚浪突然间撕扯自己的胸腔,目光颤动,惶然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那究竟是什么感觉,原来手刃自己最尊敬的人,会有一种奇妙但又极其难受的感受!”

    洛玄机闻言,目光平静地看向楚浪。

    “那种感觉,应该是痛苦。”

    楚云淡漠开口,话音自烈风呼啸的箭楼中响起,回音不息,余响不绝。

    或许是错觉,当这一道话音缓缓消失,四周如鬼哭神嚎的阴风,似乎瞬息间平淡了下来。

    “是痛苦……吗。”楚浪喃喃道,字音从牙缝中缓缓挤出,旋即他空洞的眼神,陡然间正常起来,更是闪过一丝无形的失望。

    “洛圣子,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楚某受教。”他微笑开口,那插在胸膛中的一只手,缓缓地放了下来,不着痕迹。

    见状,楚云笑了笑,同时也感到藏在胸膛中的命运神符,传来了一阵神念波动。

    生辰八字,窥探成功。
其他书友在看:诱妻之我的不良帝君穿越七十年代末北冥有领主我的世界:重生岛七煞王座火探星奇三国大演说家鬼医神农冷帝宠妻:毒后太妖孽告别蓝花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