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8章 开始与结束的地方

    五月下旬时,高唐城,已经被秦军营地围住三角,仅西边通向大河的位置空出。

    “围城必阙,尉将军不愧是善用兵者也!”

    带着部队来到高唐城秦军大营外,打十里开外起,东郡尉于成武就开始了他的尬捧模式,当着引路的曹参之面,从围城到扎营,将黑夫的一切布置都夸了一遍,恨不得将尉将军吹成天下名将。

    曹参心中好笑,但也能理解,随着平叛的继续,单独依靠齐地诸郡力量,已足够平定这场“诸田之乱”,于是秦始皇帝追加授予黑夫“裨将军”的职务,让他统领各郡兵马,定要将田逆扼杀在高唐城。

    于是高唐城下,大军云集,不仅有胶东、临淄兵,连济北、东郡兵也陆续赶来,大河对岸的巨鹿郡也派了两千人,来守着河岸。

    黑夫爵位很高,是秦始皇十分信重的大臣,眼下又成了诸郡尉的顶头上司,东郡尉当然要讨好了。

    曹参只负责带路,安顿好五千东郡兵后,又将于成武带到大帐,稍后黑夫会来这与众郡尉军议。

    于成武刚进到帐内,就看到一个熟人。

    “徐郡尉,别来无恙。”

    于成武笑容可掬,济北尉徐忌却笑不出来,他无奈地摇头,对昔日一起参与过灭燕、齐之战的老战友道:“我乃失地待罪之将,随时可能被撤职斩首,岂敢称‘无恙’?”

    容不得济北尉不担忧,他们济北丢了半个郡,济水以北诸田尽数从贼,虽然这锅要归打草惊蛇的郡守,但他也无法免责,就指望在这场仗里挽回一点。

    徐忌还不是最倒霉的,帐内角落里,还坐着个阴着脸的老者,却是临淄郡的郡尉楼亢。他也有失地之过,更因为大意轻敌,在济水打了场败仗,如今已被免职,只继续协助黑夫统兵。

    徐忌还有点盼头,楼亢却心如死灰,连于成武和他打招呼都懒得理会。

    于成武讨了个没趣,只好找位置跪坐下,说起来,他们三人都曾是王贲的部将,战功赫赫,一统后得了郡尉之职,关东富庶,众人都过上了舒服日子,抓抓贼,练练戍卒,不复昔日刀山火海的峥嵘岁月。

    谁料这齐地忽然生变,让众尉猝不及防,这才导致临淄、济北糜烂。

    他不由暗自庆幸:“幸亏我被分到东郡做官,那里没有乱贼。”

    狄县首义引发的动荡,目前看来,是被限制在齐地了,齐地之外,只有巨鹿人鲁勾践响应,其余地方,尚无附和声援之人,或许是因为,这场动乱才不到三个月时间,就将被平息的缘故,朝廷甚至都不必动用中央军队。

    “或许不让彭城的王贲将军帅关中之师来平乱,也有陛下的考虑……”

    于成武暗暗揣测,皇帝正是要让地方郡兵剿杀齐乱,以此告诉天下:“平乱易耳,割鸡焉用牛刀?”

    但要做到这一切的前提的,杀鸡的刀,是把利刃!

    正思索间,营帐再度被掀开,一个身着戎装的黑面将军走了进来,正是此战的那把杀鸡刀,裨将军黑夫!

    “见过尉将军!”

    于成武等人连忙起身拱手,黑夫朝他们点了点头,到主座上径自坐下。

    东郡尉眼见黑夫年轻,据说他今年尚不满三十岁,年未至而立,便能做封疆大吏,爵至大良造。这次平定齐乱,恐怕能到驷车庶长甚至是大庶长,距离封侯,只有一步之遥了……

    于成武还来不及感慨后生可畏,黑夫便单刀直入,问起东郡兵的人数,安排其部署来……

    ……

    “东郡兵五千围困南门,济北兵五千围南门,临淄、胶东合兵八千围东门,加上大河对岸的巨鹿兵两千,我军总计两万……”

    等三名尉郡领命退下后,黑夫看着高唐地图沉思。

    “兵法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城内不算民众,光论叛军,就不止两万,多于秦师。之所以避而不战,是因为田氏兄弟知道,轻侠海寇秩序散乱,堂堂正正的野战必败,只能指望据城而守……”

    相比于强行泅渡大河,让黑夫有半渡追击全歼的机会,相比于仓皇流窜于野外,导致部众星散的窘境,将他们集中起来,陷于死地而战,这已经是田氏兄弟的最优选择了。

    眼下黑夫以两万秦军攻高唐,还真有点难度。

    黑夫合上地图,走到营帐外面,他的大营扎在一个视野开阔的小丘上,秦军营垒层层向外延伸,井然有序,毕竟黑夫有轻微的强迫症,扎营不整齐他看着不爽。

    在这数里开外,则是一座墙高四五丈的大城……

    城墙是夯土垒成的,虽然不算高,但很厚实,这是数百年来,田氏一点点增宽的。

    跟其他国家不同,齐国的地方行政制度不是郡县,而是“五都制”。

    其中,临淄、即墨、莒、高唐、平陆,号称五都。

    高唐之所以有这么高的地位,除了它控齐之肩背,为河朔之咽喉,乃齐国的西大门,是兵家必争之地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里是田氏发家的地方!

    据黑夫的了解,田氏的祖先,陈国公子完入齐后,这个家族还只是寄人篱下的小大夫,连领地都有不起。几代人过去了,并没有什么起色,家族性格也以“文质、敦厚”出名,直到出了一个例外:堪称影帝级别的田无宇……

    那田无宇先投靠权臣庆封,后又反水,让自己家族站对了位置。过了十年,他又用“你不打他们他们就要灭你”的理由,联合鲍叔牙的后代鲍氏,将执政的公族栾、高轰走,将齐景公扶正。

    这么多可不是因为忠君爱国,而是为了自己,齐景公感念田无宇两次“匡扶社稷”的功劳,赐他莒地旁邑,田无宇听了晏婴的建议,拼命推辞,背地里却买通齐景公的母亲,说田氏如此忠心谦逊,一个小邑怎么够,不如给他们高唐……

    史书上记载田氏得到高唐时,用了四个字。

    “田氏始大!”

    高唐作为津途要道,一马平川,土地肥沃,田氏在这里又积蓄了数代人的力量,最终完成了代齐的事业……

    说他们的历史从高唐开始,并不为过,这里就是田氏的龙兴之地,而高唐之民,也最受田氏恩惠,对田齐念念不忘,田氏兄弟在狄县首义,拥戴田假为王后,高唐田既、田解等人立刻响应,牵制住了济北军。

    而如今,高唐又成了复辟者最后的壁垒,不但城厚池深,城内有仓,积粮三载,够叛军吃很久了。此城民众对反秦复齐的支持,更甚于临淄,加上对“秦军屠城”的恐惧,只怕会竭力协助守城,所以打高唐,是场硬仗。

    “起码,会跟水浒寨攻打高唐州差不多难吧。”黑夫暗暗吐槽。

    这时候,黑夫身边做侍卫的侄儿尉阳眼尖,指着城头道:“仲父……将军,城头竖起了旗!”

    果然,城头竖起了两面旗帜,过了一会,斥候回来禀报,说城头的大旗,上面有就九条龙……

    “是龙九旗,是齐国王室的代表。”

    黑夫笑了,他是从张苍处听说的,这还是当年齐桓公成为侯伯的仪式上,周襄王特赐的旗帜,后来田氏代齐而不改国号,便将这旗继承了,田氏兄弟举事是为了复辟齐国,这面旗可少不了。

    此外还有绘有交龙之旂的“灵姑”旗飘在城楼稍矮的地方,那是“相邦”的标志,看来,叛军的真正统帅者,田氏三兄弟这时候恐怕也在城头,在眺望秦营,商量对策吧……

    黑夫知道,他们能看到怎样的景象:

    四部秦军分别各处,营垒扎实,兵卒强弓劲弩守要害之处,从薛郡、东郡源源不断赶来的上万民夫,正在堆积攻城用的土山。

    到处充斥着木锤敲打声,一座崭新的攻城塔正在建造中。另有两座已建立起来。在这两座塔之间,还有数辆攻城车,撞锤以大树树干制成,铁索固定,顶端削尖后用火淬硬,上面铺有木制顶棚,用用生马皮遮掩,浇水防火。

    更有十数架攻城用的“飞石”已在城外百余步外准备妥当,这是春秋时期就出现的器械,工匠来回奔走,正在调试准头。

    这场大战,一触即发!

    黑夫不由慨然。

    “田氏的历史在高唐开始,这个家族人才辈出,田无宇、田乞、司马穰苴、孙子、田恒、齐威王、齐宣王、田忌、孟尝君、田单,也算引领风骚数百年了……”

    黑夫让人挥动大营的旗帜,呜呜呜,号角被吹响,这是第一次试探性进攻开始的标志!

    数千秦军迈着整齐的步伐上前,以剑敲击盾牌,他们倒不是真要攻城,只是打仗靠的是士气,日常的示威是必要的,吓吓城头的轻侠民众足够了。

    而工匠们也调试好了投石机,无数人呼喝着拉动绳索,将第一枚飞石弹射出去,砸向高唐城,砸向城头的“龙九”大旗!

    “但如今,田氏的历史,也将在此结束!”

    ……

    ps:各郡尉的名当然是乱编的了。
其他书友在看:芗嬬苢陌:总裁王爷废柴王妃总裁强势宠:吻安,甜心御姐在我家恶魔校草:丫头,有点甜甜妻狂想娶:总裁翻墙来帝国第一夫人:顾爷你媳妇又跑了皇霸诸天穿书逆袭:我是男主他妹遇见你遇见最美的爱情恋爱这点儿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