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三章 莫问情

    鬼冥酒不愧是天下知名的灵酒,里面蕴含着精纯的灵气。一杯下去丝毫不比普通的三级丹药差。

    更重要的是,灵酒拥有洗涤体内灵气的作用。他可以帮助灵气变得更加精纯。

    聚元期以下的修士,仅凭一杯鬼冥酒足以让他体内的灵气增加三成。

    至于聚元期以的修士,可以凭借鬼冥酒洗练体内灵气。这也难怪那么多人对鬼冥酒趋之若鹜。

    凌天轻抿一口,也感觉到灵酒的不凡。

    一番推杯换盏下来,一壶鬼冥酒已经见底。

    根据修士的实力,聚元期修士最多喝三杯就不能再喝。如果继续喝下去,最终会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灵气入体爆体而亡。

    而元丹期修士可以喝一壶左右。至于魂动期修士,无论喝多少都没戏。

    所以,老人直接要了五坛酒。

    不是他不想继续要,而是这鬼冥酒不仅价格昂贵,而是限量供应。七楼每一桌不可以超过五坛。

    鬼冥酒一坛就要百万灵石。老人今天虽然刚刚入账一亿灵石,可是今天这段饭少说也要七八百万灵石。

    这绝对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

    酒足饭饱以后众人并没有着急离开。凌天与老人站在床边遥望远方,而他也知道了老人的名字和来历。

    面前的老人来自中洲大陆,曾经是一位家族的长老。只因为爱不该爱的人,最后被驱逐出家族。

    他的恋人在一场追杀中被人击杀,而他也被击成重伤,造成根基受损,修炼数百年修为精进缓慢,现在更是停留在魂动后期无法前进。

    不然,以老人的天赋,早就突破魂动期,成为反虚期的顶尖高手。

    随着老人的叙述,也许是回想起自己死去的妻子。老人的眼角挂着一丝泪痕。

    而当他说起那些敌人的时候,眼中又闪过滔天的杀意。

    老人一心想要复仇,却因为实力不济,一直不敢动手。

    能够让老人如此忌惮的势力,背后肯定有反虚期以的强者。也只有这样的强者可以震慑魂动期修士。

    “前辈,如果我有办法恢复你的根基并协助你报仇。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将木剑和玉简交给我。”凌天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老人。

    也许是惊讶于凌天的话,老人被惊呆了。期初他当然不会相信这是真的,毕竟想要恢复根基,需要天材地宝才可以。

    至于协助他复仇希望也不大,他可是清楚的知道,他想要复仇的势力可是拥有不下三位反虚期的强者。

    如果不是这样,老人所在的家族也不会为了平息对方的怒火,而选择放弃他这样的天才将他驱逐出去。

    他所在的家族中,可是有一位反虚初期巅峰的老祖坐镇。这样的实力,在中洲只能算末流家族。

    他得罪的势力,是一个实打实的二流势力。而且根据这么多年的了解,敌对势力的背后,还有更强大的存在。

    只要对方愿意,轻易就能覆灭他所在的家族。

    ……

    “小兄弟,你的实力虽然不错,可是想要帮我复仇那是不可能的。”老人看了凌天一眼,无奈的叹口气。

    他隐约猜到凌天的实力与自己相当,甚至比他还要强。可是就算这样,还是无法跟对方相比。

    对方只需要一位反虚期修士出手,就能将他们彻底抹杀。

    他可不想将凌天带入死敌,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凌天算是他第一个看得眼的后辈了。

    “如果你可以帮老夫恢复受损的道基的话,我也愿意将木剑和玉简双手奉。”老人话锋一转信誓旦旦的说道。

    只要能够恢复根基,以他的天赋,用不了多久肯定能突破反虚期。

    自从根基受损,数百年以来,老人从未放下修炼。只要他可以修复根基,数百年的积累,说不定可以直接将他推反虚期。

    这与传说中的破而后立十分相似。

    反虚期的修为放在东洲虽然算不顶级高手,可是距离报仇却更近一步。

    所以,只要凌天可以修复他的道基,奉木剑和玉简并不是问题。

    这两样东西在他手中已经百年,他一直无法参透其中的奥秘。继续留在手中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与其留下来,还不如送出去。

    凌天淡淡的一笑,他也知道面前的老人是为了他好,不想让他掺和进去。

    毕竟,反虚期强者可不是普通修士。他们挥手间可以移山填海,拥有魂动期修士无法比拟的实力。

    修士在突破魂动期以后,没提升一个小阶位战力都是成倍增长。而提升一个大阶位战力更是十几倍,数十倍的增加。

    一名反虚期的修士,足以秒杀几名甚至十几名魂动后期的强者。

    “前辈。既然你不相信我能帮你报仇,那也没办法。不过修复你受损的根基,轻而易举就能办到。”凌天脸露出一丝神秘笑容。

    “如果真的是这样,老夫愿意将木剑和玉简给你。”老人认真的点点头。

    只要能恢复,区区一柄木剑和玉简又有什么。

    “前辈,不过现在暂时不可以。还是等拍卖会结束后吧。”凌天沉吟片刻“这段时间就麻烦前辈跟在我身边,等拍卖会结束,立刻帮你修复道基。”

    “好,真是太好了。老夫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还能恢复道基。”老人兴奋无比,然后拿出那柄木剑和玉简递了过来。

    从这一点不难看出他已经相信面前的青年可以帮助自己。

    “前辈。”凌天微微一愣,原本想拒绝,可是看到老人坚定的眼神便收下“既然前辈如此信任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以后莫要前辈前辈的叫了,老夫莫问情。”老人微笑着说道。

    “莫老。”凌天微微一笑“晚辈蓝凌天。”

    “从现在开始,老夫就跟在你身边了。”莫问情哈哈一笑。

    ……

    这顿饭果然不便宜,整整花费了千万灵石。其中花销最大的当属五坛鬼冥酒每坛价值百万。

    众人吃过饭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七楼租赁了一个房间。等待拍卖会开启。

    这也是鬼冥楼的特色,可以根据所在的楼层安排房间。

    当然这房间的费用是另算的,按照七楼的情况一晚需要十万枚灵石。这还不包括其他的花费。

    好在,房间内的布置也算当得起这么多灵石。
其他书友在看:灵甲卫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阎君的独宠小魔妃英雄无敌之王座争霸九尾录侠胆剑心主神的幻想游戏魔王的无限旅途晓欣!小心!郭小洋的文艺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