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卷 第一百六十六节 有眼不识泰山

    沙正阳倒也能理解,九十年代正是乡镇企业经济最发达的时候,只要是有些能耐,在乡镇企业里干出一番成绩来,毫无疑问都会被组织所关注,如果本人再有加入组织的想法,基本上都能得偿所愿。

    对于这一个群体,组织的本意肯定是好的,随着整个社会经济体系发生变化,新形势下的各个阶层群体也在不断涌现,共产党作为代表整个中国社会各阶层先进性的组织,当然也要吸纳各个阶层群体中的优秀精英。

    所以九十年代很多在经营企业上表现卓越优异者,特别是非私营企业的乡镇企业中,这样的人物自然更容易被组织接纳。

    本身组织是希望通过接纳这些人之后再来逐步通过学习教育来提升素质,通过组织纪律来规范其原来存在的一些缺陷不足,应该说大部分通过组织的熔锻锤炼而真正成长成为了合格的党员,但是仍然有少部分人其本身原来留存的一些不良习气未得到彻底根除。

    毫无疑问眼前这一位就是如此。

    凌子峰很想再多解释几句,否则沙部长一旦对这一位的印象定型,只怕这家伙要想翻身就难了。

    他印象很深,刘丘富是来过市委组织部的,当然就是徐华龙带来的,见过许晋九,当然华阳县委的推荐肯定也不是徐华龙一人就能做得了主的,但这两人之间关系肯定更为密切。

    凌子峰可不愿意给外界留下一个人走茶凉的市侩形象,许晋九刚一走,自己这个干部二处的副处长就翻脸不认人了,原来基本上敲定的事情就作废了。

    许晋九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今天这车上还有这么多人,许晋九在部里边也有不浅的影响力,没准儿回去之后哪天话就会传出去,说他凌子峰在这个事情上是一声不吭,那自己恐怕得罪的人就又要加几个了。

    可是这种情形下,凌子峰又真的不敢开这张口。

    得罪别的人还可以想办法挽回来,得罪了这一位,在这一位眼里如果失了分,那就真的没前途了。

    一脚被踢到那个旮旯里去凉快几年,自己这辈子的前途也就基本上作废了。

    可如果不开这个口,未来一样会麻烦缠身。

    所以凌子峰还得要硬着头皮开口,但开口就得要讲究技巧了

    ‘’沙部长,刘丘富这个人搞企业也很有一套,大华集团发展成为华阳县有数的企业大户,他功不可没,当然这个人可能……”凌子峰这几句话说得相当的艰难,他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对方如针刺般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逡巡。

    “搞企业搞得好,不代表他本人据符合我们共产党干部的标准了,如果一个人不经常自省,不严格按照共产党员标准来要求自己,觉得自己做了一些工作就觉得组织亏欠了他,觉得自己可以忘乎所以,那不是一个好现象。”沙正阳缓缓摇头,“子峰,你觉得呢?”

    “是,是,是。”凌子峰汗流浃背,但是内心却是愉悦的。

    总算过关,他解释了,领导不听,那他的责任就尽到了,传出去之后,自己也能有说辞了。

    当然从内心来说,凌子峰也不太看得起像刘丘富这种素质表现低劣的干部,起码你连一个共产党员基本的素质都欠缺,如何还能当领导做人表率?

    沙正阳却没有理睬凌子峰内心里各种阴微想法,他摇摇头,下车,走过去。

    他知道其实自己不适合这样出面,如果妥当一些的做法是直接给华阳县的主要领导打电话,告知这一情况,但是他又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去告知对方这一情况。

    自己怎么说?说徐华龙特权思想严重,说刘丘富匪气十足骄横霸道?堂堂一个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专门给县高官打电话,就是这样一个事情?

    你还能把具体情节向人家唠唠叨叨如同祥林嫂一样的和盘托出?那简直真的有点儿掉份儿了,把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脸丢尽了。

    可你不这样处理,打电话报警,恐怕意义也不大,这里就是阳和镇,阳和镇派出所的来了,一听情况介绍,恐怕一样会让司机赔偿这部手机,这种处理结果基本上是九成以上的可能。

    因为从事实本身上来说这样处理似乎也没有错,的确是司机开车碰了刘丘富的手导致手机落地被轧坏,但你刘丘富凭什么去拦车?

    你既不是执法者,也不是见义勇为,纯粹是蛮横无理耍霸道才会导致这一情况的发生,在沙正阳看来,这就是咎由自取,活该!

    你该自己承担责任,自食其果!

    可刘丘富会这样认为么?他可能就觉得在这阳和镇地盘上,就该是他说了算,谁顶撞了他,那就是反了天了。

    通知纪委?问题是这会不会让别人觉得自己小题大做?杨品强虽然和自己关系不错,但是沙正阳不确定自己如果给他打电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对方会怎么来看待这样一件事情,没准儿还会浮想联翩,引发无数个自动脑补的花样故事出来呢。

    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不管许多,由着内心所想去做事情了,这感觉起来似乎有些让人感伤,但是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成熟的体现,你不得不承认,你越成长,越成熟,手中权力越大,所受的约束就越多。

    所以干脆就一力破十会,自己直接去处理好了,至于结果,沙正阳相信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我觉得这个手机不应该这样赔,是不是应该由派出所来协调处理更合适一些?我们坐在车上都看见了,你阻挡别人车,人家碰到你手,你自己没拿稳落在人家车轮下才轧坏的,”沙正阳懒得多想太多,直接上前大马金刀的说道。

    这一句话立即震撼全场。

    在场的几个人都用一直莫名惊诧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即便是那个货车司机的老婆对沙正阳的仗义执言感激万分,但是也还是知道这种事情不是一个外人插嘴就能改变的,当然她也只是坐在路旁嘟囔了一句大家听不清楚也无人在意的话。

    “你特么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说话?!”从佳美车下来中的一个年轻人立即暴怒起来,差一点就要冲上来揍沙正阳了,“哪家裤腰带没系好,把你这没长眼的东西给漏了出来?你特么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找打挨?”

    好在还是有头脑清醒的人一把拦住了那个年轻人,敢于在这种情形下出面的,肯定也是有所仗恃,而且瞟一眼下来的汽车,克莱斯勒大捷龙,车牌号也似乎不像是一般单位的,总觉得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来,这是刘丘富扫了一眼之后得出的结论。

    至于眼前这个年轻人,刘丘富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见过,但是他又确定自己绝对不认识,或者说肯定没有打过交道,所以这种感觉很古怪。

    “我就说了一句公道话,就要挨打?这阳和镇是不是成了土匪窝子了?”沙正阳冷冷的扫了一眼还在一脸疑惑若有所思的刘丘富,平静的道“我们几个人就坐在车上,看到了事情的发生,所以我觉得这个手机被轧坏,究竟是谁的责任,还是应当由政法机关来界定,而不是谁说该赔,就要赔,谁说要赔多少,就要赔多少。”

    沙正阳一番字正腔圆的装逼话,几乎要把几个从佳美车上下来的人气得七窍生烟,即便是刘丘富内心也是生出一股子躁动的怒意,这个家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明知道这里就是阳和镇的地盘,居然还敢如此放肆,真的以为没人敢动他?

    不过刘丘富好歹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内里再是怒气难遏,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笑吟吟的道“你说你看到了你就看到了?那我还说他们几个看到了我被对方有意开车撞了,所以手机落在地上被他轧坏了呢。”

    “是非自有公论,所以我觉得应该由公安机关来调查,而不是随便哪个人都可以做出决定。”沙正阳也很平静但是却很坚定的回应。

    刘丘富脸上的阴云密布,怒气值已经接近临界。

    这家伙太狂妄了,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他也算是打滚这么多年了,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愣头青的角色,只是对方的身份他还有些吃不准。

    混社会的肯定不是,对方身上没那股子味道,做生意的也好像不太像,没谁生意人会掺和这种毫无瓜葛毫无利益的破事儿,而且也真说不上什么事儿。

    一个手机而已,甚至刘丘富自己都没觉得算个什么事儿,他也就是觉得刚才这货车司机没给他面子,让他停车他居然敢不停车才会有些挂不住面子,至于手机被轧坏那都在其次。

    那就是体制内的了,可他没见过啊,这么年轻似乎也不可能是什么领导,再说了,真要是省里市里某各局行部委的人,似乎也不可能用这种不讲规则的方式来处理事情吧,真要和他们有关系,打个电话,报个名头,那不好解决得多?
其他书友在看:大悲诀布衣之王可惜最后的我们各自安好无界妖尊贵女选择搞姬(重生)御鬼者****我的怪物猎人不可能这么萌逆上皇权:相爷宠妻上瘾倾朝宫妃重生之辣手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