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9.第59章 破案(二更)

    此为防盗章  里面的情形太过惨烈可怖,有一名女生被吓得昏了过去。莫霏霏的助理看起来那么胆小, 在见到那副场景时, 也是骇然欲绝, 虽然没有昏倒,却也是瘫在地上, 爬都爬不起来。

    所有人中, 或许只有庄笙看起来稍微镇定些。他掏出电话打给孔东宁, 简单将事情讲了, 然后挂断电话, 依旧直直站在那里,眼睛盯着车轮上那摊血肉, 半天没眨一下。

    身后不知何时变安静起来, 只剩下庄笙一个人,他恍然未觉,只是一动不动站在那里。庄笙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他的视野里只有一片刺眼的腥红,那浓稠的血味像要黏在身上一样,钻入皮肤,挥之不去。

    被血浸过的头发糊在脸上,露出半只眼睛,直直望着庄笙。似乎还在痛苦地嘶嚎,责问他, 为什么现在才来。

    庄笙只觉整个人被泡在冰水里, 那么那么冷, 冷得他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不知在这样的酷寒中煎熬多久,一股轻柔的力道将他拢住,后背贴上温热的胸膛。宽厚的手掌轻轻盖住他的眼睛,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轻哄:

    “笙笙,不要看,不要再看了。这不是你的错,不是。”

    热量慢慢恢复,注入四肢,身体不再那么冰冷。眼睛虽然被挡住什么都看不到,却觉得非常安心。

    “衍哥哥。”庄笙嘴唇轻启,喊出了那个被压在记忆深处的称呼。

    “嗯,我在。”孟衍将庄笙紧紧搂在怀里,眼中满是心疼和一丝隐藏的愧疚。

    “衍哥哥。”庄笙又轻轻喊了声,似乎从这一声声呼唤里汲取着力量,无何何种境地,只要念着这个名字,就可以坚强起来。

    “我在,我在。”孟衍被他喊得心脏揪痛起来,然而除了一遍遍回应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庄笙慢慢恢复力气,扳下孟衍的手,转身仰头看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会抓倒他,我一定会抓到他。”轻缓的语气有着不容忽视的坚定,孟衍凝视他半晌,最终大掌盖上他的头,轻轻揉弄了下,含笑说道:

    “好,我帮你。”

    青年的眼睛一下明亮起来,像璀璨的宝石散发出光芒。

    史柯很快带人赶到,将现场封锁起来。庄笙回到酒店,调取酒店的监控。

    “凶手一定在酒店出现过,将莫霏霏从酒店带到库房,期间没有任何人察觉,他是怎么做到的?”

    庄笙从昨晚八点的监控开始看,那正是他在餐厅吃饭看到莫霏霏的时候,之后就是在小助理给莫霏霏送面膜时又见到一次——不,那次莫霏霏只是开了个门没露面,所以,并不确定门后是不是站着莫霏霏本人。又或者,根本没有人。

    庄笙刚看了没几分钟,猛地站起来,满脸震惊。

    “怎么了?”孟衍看到画面里那个小助理扶着莫霏霏从电梯里出来,没看出哪里不对。

    庄笙脸色微白,看着他,声音有点干,“莫霏霏的房间在十二层。”

    这下,孟衍的神色也变了。他刚刚看得很清楚,那两个人从电梯走出来时,亮着指示灯的数字是——“11”。

    监控视频里,小助理将莫霏霏扶进一个房间。过不几分钟从里面出来,然后又拐入旁边一个房间,出来时手上便拿着庄笙所看到的面膜。

    庄笙的脸色一点点变难看,很显然赵晓雨在电梯与他的“偶遇”是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不起疑,以为莫霏霏一直待在自己房间。

    大概半小时后,那个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戴着黑色帽子和口罩的男人走了出来,手里拖着一个灰色拉杆箱。

    男人不慌不忙,显得镇定而从容,他缓步走在过道里,就像一名出来旅游的人,举止间透着股优雅闲适。

    进电梯前,男人停下脚步,偏头向摄像头的位置看来——虽然男人戴着口罩看不到表情,但庄笙就是知道,望向摄像头时,那个男人在笑,好似在问。

    ——喜欢吗?

    那是,林深。

    *

    作为最后一个见过莫霏霏的人,小助理在开始时就被警方问询过。她当时的说辞是,给莫霏霏送完面膜后就回了自己房间,还是庄笙给她做的证。

    现在想来,这位小助理的演技一点都不比做为演员的莫霏霏差。

    “赵晓雨,我再问你一次,你最后见到莫霏霏是什么时候?在做什么?”审问室里,史柯紧紧盯着小助理的眼睛,对她进行审问。

    赵晓雨还是那副胆小懦弱的样子,史柯声音稍大一点都能把吓到。坐进审问室快半个小时了,始终低着头未发一语。史柯的耐心快要耗尽,打开手边文件袋,将一叠照片丢到她眼前,拍着桌子问:

    “我问你,他是谁?你为什么把莫霏霏送进这个男人的房间?你是与他串通好了吗?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你说还是不说!”最后一问史柯猛地一拍桌子吼了出来,吓得赵晓雨瑟缩一下,然而她还是保持低头姿势,一个字不说。

    史柯看得心里窝火,简直恨不得给她动刑。

    外面,庄笙与孟衍通过玻璃看着里面的情形,越看,庄笙眉头越是皱起,但他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庄笙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接起来听了一会儿,说了句“我知道了”便挂断。

    孟衍朝他看来,庄笙对他点了下头,然后闭了下眼,平复下身上的焦躁,然后推开审问室的门走了进去。

    庄笙没有坐下,他站着望向赵晓雨,神色淡然,语气听来很是平静。

    “赵晓雨,周娜是你的姐姐,对吗?”

    一直没有反应的女孩,蓦地抬头望向庄笙——史柯这个时候才看清她的表情,兔子一样红红的眼睛,里面闪动的不是害怕,而是伤痛和一丝茫然。她此时瞪大眼睛看着庄笙的样子,更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泪珠挂在睫毛上,仿佛下一刻就会掉下来。

    “周娜?周娜是谁?”史柯不解地问了一句。

    庄笙缓慢回答,眼睛却还是看着赵晓雨,“四年前,周娜与莫霏霏同为一家娱乐公司的艺人,获得的资源都差不多。一次,两人同时竞争一个电影角色,周娜赢得了这个角色。但是,她并没有演出。因为电影开拍后不久,曝出周娜靠潜规则上位,与多位合制作人导演等存在不正当关系,还流出一些不雅照片。网上舆论一边倒,纷纷喊着周娜滚出娱乐圈。”庄笙说到这里顿住,神情复杂地看着此刻泪流满面的赵晓雨。

    “事件最后的结果,周娜退出娱乐圈,不久后在家自杀身亡。”

    史柯听完后心情复杂,他虽然没直接接触过娱乐圈,但那个圈子里的事情还是听过一些。那个圈子里发生的事情,还真不比他每次办案遇到的干净多少。

    庄笙看着赵晓雨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出最后的话,“周娜,是你同母异父的姐姐,你为了给她复仇,所以才来到莫霏霏身边做助理的,是吗?”

    赵晓雨一下子崩溃,冲庄笙喊起来,“那个女人难道不该死吗?!她容不得别人比她优秀,姐姐只是获得一个配角角色而已,她就故意曝出那些黑料,还找人抓住姐姐,逼她拍那种照片。”

    “拍那种照片?”史柯眉头拧成一团,有点难以置信。

    “她以为自己是真的女王吗?可以随意欺辱人?把人逼出圈子还不够,非要逼死了才甘心。这样的人,难道不更应该死吗?!”

    “那么,你等了三年的时间,为什么不自己动手,还要等到与林深合谋?”这是史柯心中的疑问。

    赵晓雨情绪暴发得快,收起来也快,她再次闭上嘴巴,撇开头露出倔强的神情。

    庄笙神色一黯,声若叹息,“你下不去手,是吗?”

    赵晓雨眼珠微颤,嘴巴抿得更紧。

    “你想为自己姐姐报仇,却下不去手杀人。直到林深找到你,你只要稍微配合一下,林深会替你惩罚莫霏霏,并保证她死得痛苦。”虽然是推测,但庄笙的语气却淡然中透着肯定。

    史柯听完,睁大眼睛看着赵晓雨,“人虽然不是你杀的,但做为从犯,你还是要被判罪坐牢的。”

    赵晓雨回答他的,只有固执的沉默。

    庄笙在史柯身边坐下,他看着赵晓雨,轻声问:“告诉我,林深在哪里?”

    赵晓雨单薄的身体似乎轻颤了下,她竭力避开与庄笙对视,不对他有话做出回应。庄笙没有生气,神情依然平静。

    “他需要你做的事情,你已经做完了;你希望他帮你做的,他也已经替你完成。你没有必要再为他隐瞒,难道你真想在监狱里过一辈子吗?”

    赵晓雨似乎有所触动,想要说什么,嘴巴张开动了下,又把头垂了下去沉默不语。史柯等得心焦,站起来身体前倾,几乎半个身体压在桌面上。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林深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他杀了莫霏霏,还会再去杀其他人。明知道这样,你难道还要袒护他吗?你为了自己姐姐复仇害了一个人还不够,还要去害更多的人,那这样跟刽子手又有何不同!”

    “我不是!”赵晓雨脸色发白地喊了一声,顿了顿,加重语气重复一遍,“我不是。”她抬头看向庄笙,眼里透着固执的神气,“他帮了我,我不能帮你们抓他。”

    见赵晓雨如此冥顽不灵,史柯气得狠踢椅子,发出“哐当”巨响。审讯室的门应声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史柯一看到他赶紧把腿收回站好,送上一个讨好笑容。

    “孟二哥。”

    孟衍往地上淡淡扫了一眼,史柯反应很快,扑过去将踢倒的椅子扶起,还很狗腿地用手擦了擦。孟衍见此没有多说什么,他直接走到赵晓雨身边,低身俯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赵晓雨的眼睛蓦地瞪大,震惊地扭头看向孟衍。

    而孟衍神色淡淡,好像什么都没说一样。

    几经思量之下,庄笙决定将自己安插到节目组,就近保护,同时找出可能潜藏在身边的凶手。

    当得知庄笙这一决定时,孟衍提出反对,宁愿自己出马也不让庄笙冒险。庄笙只一句话便堵住了他所有未出口的言辞。

    “凶手认识你,他是冲你来的。”

    那盘录相的最后,凶手直接喊出了孟衍的名字。如果凶手将这一切当作游戏,显然孟衍是他唯一认可的对手。

    这种情况下,孟衍出现在节目组,很难说凶手会不会改变计划,另换其他目标。

    “我会抓住他的。”庄笙目视前方,定定地说道。不知是说给别人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孟衍神情复杂地凝视他,末了叹口气道:“笙笙,答应我,不要硬来,有任何情况都要先告诉我,好吗?”自两人重逢以来,孟衍发现自己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可无论心里有多不情愿,他都没办法真的拒绝这个人。

    庄笙眸光闪动,抬头看向他,“你认同我的判断?”

    孟衍沉默下来,没有说话。

    “你也认为,凶手会选择莫霏霏?”庄笙固执地问,似定要得到一个答案。

    孟衍凝视他的眼睛一会儿,点头,“是。”

    得到回答的庄笙并没有露出高兴表情,抿了抿唇,重新低下头。

    他实在不喜欢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在这个人面前,总表现的像个孩子一样。即便他不认同又怎么样呢?在国外这么多年,不管遇到再难的事情,自己不都一样解决了吗?

    不该有的软弱,不该有的娇气,统统都该丢掉。原来自己一个人时是怎样,现在还是怎样。

    抱着这样决心的庄笙,在用什么身份进入节目组时遇到麻烦。既不能让莫霏霏知道真实身份而打草惊蛇,又最好能尽量多的跟莫霏霏待在一起。之后在孟衍的帮助下,让他以空降嘉宾的身份进入节目组。

    这样的帮助,庄笙没法拒绝。至于孟衍是怎样让节目组接受他的加入的,则不是庄笙所考虑的问题了。

    为了不露出马脚,庄笙事先对莫霏霏参加的节目进行了解。

    这是一款叫作《奔跑吧,灰姑娘》的真人秀综艺节目,由七名女明星和一名明星组成。男星实则打酱油,重点是七名女星进行各种比拼,决出优胜者,由灰姑娘进化为公主,坐上南瓜马车接受皇冠加封。

    庄笙看完之后心里唯一的想法是: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而他担任的“管家”角色,则是负责指导七位“灰姑娘”日常事务兼作裁判。“灰姑娘”们通过学习做家务晋级成为“公主”,至于不会做家务的是“公主”会做家务的才是“灰姑娘”这种逻辑,是不需要考虑的。

    在庄笙来之前,节目已经录制过一段,之前的扮演管家的男星“身体不适”,于是庄笙空降替代了他。庄笙没有接触过这个圈子,平时也不关心娱乐新闻,自然不知道自己的横空出现对节目组的人员造成什么样的冲击,私底打探不到他的底细时又变得更加敬畏。

    他先是将所有工作人员的名单都过了一遍,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员。倒是跟那个莫霏霏接触短短时间,发现她的本性确实与对外塑造出来的人设相差甚远。

    “你是猪吗?说过一次的话为什么还是记不住。我能和她们用一样的东西吗?”化妆室里,莫霏霏一边涂指甲油,一边训斥自己的助理,语气并不如何激烈,而是透着一种漫不经心——只是那明晃晃蔑视的眼神,时不时往旁边飘去一瞬,仿佛看地上尘埃似的。

    “是,我这就去换。”助理垂头不敢辩解,把台上一款粉底收了起来。

    助理匆匆离开,莫霏霏的经纪人走了进来,看她不高兴的样子,忙哄了几句。连哄带夸的,莫霏霏脸上终于见了点笑容。

    “真是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邀请,要不是早签了合同,我才不会自降身价跟那些人一起做节目呢。”
其他书友在看:妖气冲天快穿之崩坏剧情拯救计划三国之七子风云罪恶奇迹头号娇妻:少帅,你挺住!无隅浮屠葬仙创世传说绝世大相师毒妃重生:腹黑王爷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