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脱身

    闲来无事去看看猴子的短篇吧,《别叫我悟空》已完结的免费哦:)

    叶棽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咬牙切齿地道:“要不是我腿上不得劲, 早一脚踹飞了你!”

    顾安诚嘴一瘪眼看要哭, 叶棽赶紧抬手:“停,你给我憋回去, 憋回去听见没?敢哭我抽你!给我起来!”说着还不忘了晃晃拳头, 一脸的恫吓。

    顾安诚摄于叶棽淫威已久, 被他一吓唬到嘴边的哭声也都憋回去了, 咧着嘴站起来, 哼哼唧唧地踢了下凳子,嘟囔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凳子就在宁易身边, 被踢了一脚之后摇晃了两下眼看要倒, 叶棽赶紧伸手扶住,见宁易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顾安诚以为叶棽给自己让座,一脸嘚瑟地走过来,却不妨叶棽把凳子往自己身后一撤,指了指圆桌对面:“你,坐那头去。”

    顾安诚愤愤跺脚,到底还是听话地坐了过去。

    “我说锦年,昨晚上到底怎么回事?真是……干的?”顾安诚伸出四根手指比划了一下,一脸的八卦相, “听老沈说你跟他昨晚上九死一生啊?”

    叶棽没理他, 俯身拍了拍宁易的肩膀:“小易起来, 别怕,顾大傻子是我朋友,不会害你的。”

    顾安诚已经把挨打的事忘了,瞪眼质问:“说谁傻呢!”

    叶棽拉着宁易起身,看也不看他,言简意赅地道:“说你。”

    顾安诚一噎,不服气:“从小到大你们就这么说我,你等着的,等我今年恩科金榜题名!哼!看看到时候谁傻!”

    叶棽一手按在宁易肩上,偏头笑道:“好啊,到时候你当了状元我就不许他们再叫你傻子,若是考不上,那可别怪咱们,可是要喊一辈子的。”

    顾安诚的爹是当朝宰辅顾寒林,人送外号“顾三白”,脸白、心白、说话白。

    脸白是说,顾寒林容貌秀美,皮肤比女子还要白。心白是说他心底无私,做事清廉冯巩,至于说话白,则是顾宰辅这人好说大实话,为人直爽而有任侠之气。

    顾寒林做了两朝宰辅,在朝中德高望重,当年景帝顺利继位,除了沈家的大力相助,也少不了他的坚定支持。

    所以沈皇后在叶棽开蒙之后,就做主选了顾寒林惟一的儿子进宫做了伴读,这么一来,沈顾两家的关系便更加牢不可破。

    虽然景帝不是喜欢顾安诚,可叶棽挺喜欢这人。

    顾安诚聪明好学,却性子大咧,不拘小节,是个很好朋友,而且他品性忠直,非常值得信赖。最最重要的,很好欺负。

    上一世顾安诚就是恩科上高中状元,本有大好前途,却被景帝外放去了偏远的克州做了个知县。

    那时叶棽腿伤未愈,景帝借着让他疗养把他赶去了行宫,朝中事一概不叫知悉。若不是顾安诚登门辞行,他还蒙在鼓里呢。

    后来顾安诚在任上做了几件大事,本是有机会调任回京,可偏生沈家出了事,顾宰辅拼死力谏也没能挽回,反倒被四皇子一党寻了由头直接免官贬出了京师。

    顾安诚到底没能回京,直到叶棽出事,两人也没再见过面了。

    想到这,叶棽不由弯了弯唇角,既然自己回来了,那便从解救顾大傻子一家开始做起吧。

    顾安诚还不知道自己被叶棽列为了濒危物种,他的注意力已经被宁易吸引了,胳膊撑在桌子上好奇道:“这人谁啊?长得还真漂亮,我说锦年你这口味越来越奇特了,前儿还说让我妹进宫给皇后娘娘请安,你要是好这一口,我看还是算了吧。”

    眼看宁易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叶棽恨不能跳起来咬死顾安诚。

    “你给我闭嘴!”

    叶棽语气不善,顾安诚只好不再问了,可一双眼睛却在宁易身上上上下下地梭巡,好像这么死盯着能瞧出个四五六一样。

    宁易被顾安诚别有深意的眼神盯着,心里那些不好的想法又冒了出来,双手死死拉着衣襟,完全不肯配合叶棽上药了。

    只是这一回他没再鲁莽地想要逃走,而是转而求助似的看着叶棽,眼睛里写满了哀求。

    叶棽微微叹气,柔声道:“你别乱想,大傻子说的话不用理会。”

    说完转身,一拍桌子,沉声道:“顾安诚,出去。”

    顾安诚正盯着宁易琢磨,乍一听自己被赶还没反应过来,张着嘴“啊”了一声,完了还好半天合不拢嘴。

    他这样子看着确实傻的可以,宁易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是他立刻意识到不好,吓得又想跪下。

    叶棽眼睛一亮,赶紧按下他,轻声道:“他是挺傻的吧?小时候比现在还傻,回头我慢慢给你说,保准你能笑死。”

    “叶,姓叶的,你别太过分了!”顾安诚反应过来,立刻抗议,“好歹相交一场,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叶棽白他一眼:“我还没问,你一大早闯进来,到底想干什么?”

    “自然来看看你,我关心你,不行啊?”顾安诚委屈不已。

    “行,看见了,看见你可以出去了。”叶棽摆摆手,“复表哥昨天也受了伤,你去看看他,出门左转,不送。”

    顾安诚不但没走,反而绕过桌子走了过来:“可我还有事要跟你说。”

    叶棽一手按在自己膝盖上,无奈地摇了摇头,抬眼看他:“说什么?”

    顾安诚看了眼宁易,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宁易瞬间紧绷起来,警惕地看了一眼顾安诚,又惴惴地盯着叶棽。

    叶棽恍若未觉,点头道:“知道啊。”

    顾安诚又道:“昨天有人给他消息,说你会出事,营地里大批人马会出动去找你,叫他趁机逃走。这事你知道吗?”

    叶棽还是点头:“知道。”

    “那你还把他带回自己营帐,你不怕被老四抓住小辫子,一下摁死你呀!”顾安诚急吼吼地道。

    叶棽疑惑:“他们逃跑只不过是想活命,这跟我把他带回来有什么关系吗?”

    “怎么没有关系!”顾安诚恨铁不成钢地地道,“出事的是你,陛下带人离开营地也是因为找你,你又这么护着他,你叫别人怎么想?难道不是你私下给他们送消息,然后自己故意受伤又错报了方位把大队人马引去西山,给他们制造逃跑的机会吗?”

    叶棽听他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点头道:“既然如此,事情都发生了,你说我又能如何呢?”

    “趁时候还早,赶紧把他送走,还跟那些卫蛮关一起去。等明儿试射的时候,我去跟老沈说,叫他把这事解决掉。一了百了!”他说着,右手做掌在自己脖子上虚划了一下,然后一脸的心照不宣。

    叶棽被他逗笑,抬手点了点顾安诚:“哎呀,我说老顾啊,这是不是你这辈子第一回出主意?还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哈哈!”

    “你笑个头啊笑!”顾安诚气的一下拍掉叶棽的手,“人命关天好不好!”

    叶棽兀自笑个不住,宁易终于忍不住了,他推开叶棽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起身跪了下去,冲着他磕了一个头。

    “你又做什么?”叶棽伸手想去拉他,却被他躲开。

    宁易抬头认真地道:“殿下刚才就问罪奴昨日的事情,昨日没有人给我们送消息,我们都不知道你出事。只是昨天傍晚的时候守卫忽然被人袭击,那人杀了守卫,又把笼子门打开,然后就走了。”

    “所以你们就逃了?”叶棽追问道,“守卫不是你们杀的?”

    宁易摇头:“被俘之后因要押解进京,守卫怕咱们逃跑,每人都喂了软筋散。进京之后每日惯常还要用刑,再没力气杀人的。别说杀那些守卫,便是那个笼子咱们都是出不去的。”
其他书友在看:董郎顾变身少女的日常洛神王朝异能刑侦小警察国雄你是我的白日梦捌佰伴武神之界大汉的光芒三千界之曜血为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