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4节-划重点

    在昆仑妖域公司的许多员工印像中,很少出现在公司里的“小股东”李先生似乎第一次参加如此正式的场合,在场只有参与公司创立之初的老员工才会露出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至于后面招聘来或者是挖来的新人则是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这是谁?

    向来不靠谱的龙董事长没来倒也罢了,相对可靠一些的洪秘书同样不见踪影,反倒是极少来公司的“小股东”李白出面,看上去像是代表了其他两位股东。

    “相信不少在座的同事早就认识这位,我再次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的三位股东之一,李白,李先生,今天全权代表另外两位股东出席本次会议,并且带来了卫生局的内部通报。”

    倪梦琴刚介绍完毕,会议室内响起一片掌声,不知道是因为李白的股东身份,还是惊讶于对方与政府部门的人脉关系,竟然能够连内部消息都能打探的到。

    李白直接来到了长条大会议桌的最上首,倪梦琴则站在他的身边,双方的位置十分明确,二人刚坐下,大会议室内便迅速安静了下来,仿佛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够让所有人听见。

    “各位好,我是李白!”

    李白扫视了所有人一眼,即便有眼熟的,也仅限于此。

    昆仑妖域公司内部除了大小妖女以外,他打交道最多的,就只有管理团队的领导者,女ceo倪梦琴,其他人则很少有联系,甚至连说上话的都不太多。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准备洗耳恭听。

    “这次的事情很严重,不同于以往!”

    李白的话如同重鼓一般,敲在所有人的心头。

    去年的破事只是针对社会人士,在官府眼里,不过是正常的狗咬狗罢了,一方起哄架秧子,一方仗着有钱耍流氓,自然没有兴趣拉偏架。

    今年则不同,竟然把政府部门给拖下了水,无论是税务局,还是卫生局,还有最近查个没完的工商局,全部都是不好惹的实权部门。

    “我们必须在短时间内平息所有的风波,不然,政府就会杀鸡骇猴,强行维稳。”

    第二句话让大会议室内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有些人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昆仑妖域公司如果不能摆平,那么政府就会主动出面,代价就是用来骇猴的鸡却是昆仑妖域公司。

    毕竟柿子捡软的捏,在政府眼里,昆仑妖域公司就是一只好捏的软柿子。

    这里面没有对与错,只有值得与不值得,从大局观来看,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只要值得,连tel和微软都能拆给你看,所以两者为了自保,只好暗中资敌,牙膏厂偷偷赞助农机厂,微软赞助苹果,各自养贼自重,这其中哪儿有什么对与错。

    众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有人脱口而出道“我们该怎么办?”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统统不是问题。”

    李白摇摆着手指,短短几句话,他完全掌握住了整个会议室的节奏。

    许多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连政府都准备拿公司开刀,没人敢嘻皮笑脸的不当回事。

    “用钱?”

    昆仑妖域公司的高管们一脸茫然。

    现在的问题不是光靠砸钱就能解决的好吗?

    “得用拳头!”

    人影一闪,诸多正襟危坐的大会议桌旁边突然多了一个身影,啪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

    下一秒,长达十米的大会议桌瞬间变成无数碎片,轰然崩塌,连同摆在上面的手机、记事本、笔和纸等物全数跟着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闯入大会议室的清瑶妖女一掌摧毁了整张会议桌。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准确的说应该是噤若寒蝉,没人敢吱声。

    昆仑妖域公司自从创立以来,董事长办公室的大班桌和会议室的大会议桌都是消耗品。

    “走啦,走啦,姐姐,开会呢,你别添乱了!”

    小红鲤拼命拽着青蛟,把她往会议室外面拖,一时半会儿哪里拖得动。

    “不要嘛,要开战,全部杀光光。”

    清瑶妖女不依不挠的大喊大叫。

    不让她参加会议,就是为了避免这个妖女乱来,没想到还是闯了进来,直接拍烂了一张大会议桌。

    光靠打打杀杀,固然是痛快了,但是能够解决什么问题?

    只会把事情越搞越复杂,越搞越难以收拾,恐怕躲在阴暗角落里的那些卑鄙小人算准了这位董事长的脾气作风,就等着她乱来呢!

    李白叹了口气,手掌一翻,祭出某物,吊顶的中央空调冷风吹来,在无数镂孔间发出一阵阵诡异的嗡鸣。

    下一秒,死犟着不肯离开的清瑶妖女反倒拖着洪璃小妖女逃得不见踪影。

    从黄山风景区楚国遗民祭祀之地“捡”来的怪钟几乎是妖族的克星,清瑶妖女一见到这口东皇钟,立刻落荒而逃。

    倪梦琴松了一口气,乱入的董事长大人跑了,会议才能得以继续下去。

    其他人也是一般无二的如释重负,他们依旧坐在原位,没打算换个地方,也没有更好的地方。

    “好吧,我们会议继续,我说到哪儿了?”

    李白随手将满身大小窟窿眼的东皇钟放在身前的地上,一堆木屑中间。

    “您说到用钱解决问题。”

    倪梦琴知机的把话接上。

    “没错,用钱来解决问题,那么多签约律师事务所,那么多签约律师,完全可以动一动了,千万记住一点,我们的对手不是政府部门,而是那些造谣和传播的家伙,找到不实的地方,坚决起诉,拒绝和解,一定要将官司打到底。”

    李白竖起一根食指,凡是参与造势的存在,一律打官司,先把这股子势头打掉,再配合政府部门把问题解决掉,这是顺坡下驴,双方都能够各取所需,最后不会弄的下不了台。

    法律战争?

    在座的高管们彼此面面相觑,昆仑妖域公司去年的法律战争曾经一度上过热搜和头条,但是在商言商,这么做根本划不来,完全是有钱任性糟蹋钱的行为。

    要不是昆仑妖域公司的利润还不错,否则根本经不起这么乱来,一年挣得钱,哪怕官司告赢了,赔的钱都未必够律师费用,还没算上企业为此付出的其他人力物力,搞不好要亏本。

    “李先生,你的意思是先打那些传播渠道?”

    在来公司的路上,倪梦琴并没有从李白那里问出什么,此时此刻她与其他人一样疑惑。

    李白点点头,说道“先把这次的声势压下去,其他的我们再慢慢解决。”

    想要从复杂的局势中找到重点可不太容易,幸亏卫生局的领导替李白划出了重点,不然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有很大的可能性把事情给弄砸。

    “可是这样做不解决问题啊!”

    “是啊,是啊!李先生,能不能说服政府部门,放我们一马啊!”

    “工商局老是这么抓着不放,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得关门。”

    “得向市里领导反应,这是在干扰企业的正常运营。”

    大会议室内一下子就像炸了锅一样,说什么的都有,并没有多少人认同李白的方案。

    毕竟在管理层看来,政府部门应该是服务于企业,而不应该总是在鸡蛋里挑骨头,不然这生意就没法儿做了。

    “安静!”

    李白的声音并不大,却宛若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吵吵嚷嚷的声音戛然而止,会议室内重新安静下来。

    “听李先生说完。”

    倪梦琴适时大喝了一声。

    “重点,平息社会舆论,至于其他的,我们私底下解决,一切按照流程走,合法合理,我们给政府台阶下,政府也会给我们台阶下,所以要相信政府。”

    李白竖起自己的食指。

    昆仑妖域公司的高管们一脸愕然,特么这里面竟然还藏着不为人所知的py交易,他们还以为政府打算赶尽杀绝呢!

    事实上政府部门最擅长的是和稀泥,管理城市就像改剧本,听灯光改,听道具改,听主角改,听配角改,听导演改,最后发现所有人的意见很大一部分都是彼此自相矛盾,还不如不改,等过一阵子再拿出来,所有人都会有一种更加完善的错觉。

    稀泥和完了,还是稀泥。

    一位中层骨干试探着小声说道“这样真的能行吗?”

    老实说他对这个主意不太看好,现在的局面太被动了,很难相信政府部门会高举轻放,最后轻描淡写的不了了之。

    昆仑妖域公司不是国企,可没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待遇。

    “敌在暗,我在明,谁还能有更好的办法?向市政府投诉或者抗议施压,这一点想都不要想,完全是火上浇油。”

    李白看的十分清楚,此前卫生局的谈话,不止是卫生局的态度,恐怕还有市政府的态度在里面并且从中说和,希望昆仑妖域公司能够给予配合。

    水至清则无鱼,但凡往死里头较真儿,别说湖西市的企业,放眼全国,哪怕算是国企,照样也得团灭,无一幸免。

    一旦开了这个口子,湖西市的商业环境必然遭到重创,超量的抗生素打下去,能有好果子吃吗?

    -

    。
其他书友在看:官路飘香漫漫求职路(全景式长篇纪实文学)氓州乐府大周天决胜官场乱唐天下怀记栋梁至尊御妖这是个假的唐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