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0节-鬼压床

    晚饭结束,喝了几口消食的绿茶,李白打量着呵欠连连,精神不济的虞展博,说道:“要不,我们现在就开始?”

    “哦!好,好的,在这里,还是到房间里,有什么要准备的?”

    肖薇的姑父强打起精神,奈何餐后,血液往胃部集中,犯困在所难免。

    但是因为严重的睡眠障碍,明明已经困极,却偏偏想睡又睡不着。

    “先洗个澡,然后躺到床上,我们一步一步来。”

    从肖薇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再加上对虞展博的现场观察,李白心里有了一套简单的方案。

    只要按部就班,就有很大的可能性找到病因。

    虞家公子虞锐拉着妈妈高琴,小声问道:“妈,那个医生会不会是骗子?”

    一不望闻切问,二不拿听诊器,虞少爷总觉得这个年轻医生不太靠谱。

    老爹没少去医院,没少看专家,药也没少吃,不论是拜访名医,还是延请名医上门诊断,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该失眠还是继续失眠。

    虞锐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清晰的落入李白耳中。

    他转过头望向这个即将中二的少年,笑了笑说道:“要是没有效果,我可以不收费!”

    李白原本可以当作没听见,但是人云亦云,众口铄金,如果不解释一下,难免会有所误会。

    “小锐,不要没礼貌!李医生,小孩子不懂事,您不要计较!”

    高琴微窘,扯了扯自己的儿子,只好一脸干笑的打圆场。

    像这样质疑的话,本已经是不太礼貌,偏偏让人听到,更显的尴尬。

    “妈!我不是小孩子了!”

    虞锐更加来劲了,只是不敢继续顶撞,将原本想要说的一些话给压了下去。

    中二病的征兆之一,自以为是,半桶水不满,却喜欢晃荡。

    “呵呵!”

    李白微笑的冲着母子俩点了点头。

    虞展博冲了个澡,换了身宽松的睡衣,躺在了床上。

    为了方便诊疗,这是一间二楼的客房。

    “小薇,帮我把箱子拿过来。”

    李白冲着给自己充当助手的肖女侠招了招手。

    “给!”

    肖薇上前两步,将手提箱递了过来。

    从下车开始,这口箱子片刻不离她的视线,生怕被调皮捣蛋的小侄子偷偷打开,

    弄坏了里面的器械。

    箱子里的主要设备是一台多合一,可以同时监控血压,心跳和脑电波等生理反应。

    李白将仪器放在床头柜上,不紧不慢的扯着电极,一边抹着接触液,一边在沾上床后开始呵欠连天的虞展博身上一一贴片。

    从手肘、前胸、脖子,尤其是脑袋,正脸儿都快要被贴满了,连后脑勺都没有放过。

    接通电源,设置了几个参数,监控仪器便开始工作起来,发出轻微的嘀嘀声,八寸大小的液晶屏幕上,不仅有动态变化的数字,还有起伏不定的波形。

    在场所有人里面,只有李白才能看懂仪器的显示信息,其他人则是一脸不明觉厉。

    “请到门外等候,不要发出声音。”

    讨来一张椅子坐在床边,李白下了逐客令,连肖薇也赶了出去。

    这位女侠就是一个多动症少女,片刻不得闲,留在这儿只会碍事。

    客房内十分安静,连监控仪器的运作提示音也被李白关掉了,房间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眼睛微闭了一会儿,又再次睁开的虞展博说道:“李医生,我现在就是困的很,但是睡不着。”

    他是真睡不着,否则也不会开口说话。

    “嗯,我们先试试浅睡眠!”

    对于虞展博的情况,李白并不意外。

    睡眠障碍要是真的那么好治,也不可能仅仅贴上电极,就能让对方安然入眠。

    更何况现在仅仅只是诊断,并没有进入治疗阶段。

    他抬起手,不由分说的打了个响指。

    啪!

    虞展博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随即眼皮有如千斤重,不由自主的缓缓合拢。

    “咦?”

    在客厅里,望着电视机屏幕的高琴察觉到了丈夫的异样。

    用于诊疗的客房里装有多台无线高清晰摄像头,可以通过遥控器进行切换,其中一台正对着床上虞展博的脸。

    离开客房后,所有人都来到一楼大前厅的100寸液晶电视台前,通过那些摄像头观看诊疗过程,连声音都能够听得见。

    这样既不会打扰到李白,也能够随时掌握情况。

    “姑妈,怎么了?”

    肖薇的反应还是迟钝了些。

    高琴不太确定地说道:“展博他,他刚才有些不太对劲。”

    虞少爷不屑一顾地说道:“装神弄鬼!”

    弄的一惊一乍,就跟江湖骗子没什么分别。

    躺在床上的虞展博进入到一种古怪的状态,分明可以听见,闻到,却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甚至连触觉都没有了,明明像是醒着,却如同植物人一般动弹不得。

    在医学上,这叫作睡眠瘫痪症,处于刚入睡和将睡未睡的状态,民间又称为“鬼压床”,有时候还依然能够拥有视觉,仿佛身体不属于自己的一般。

    这种状态恰好处于即将进入睡眠的阶段,肢体肌肉松驰,不受意识指挥,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是一种相当糟糕的体验,很容易让人以为自己被梦魇纠缠,永远都醒不过来。

    察觉到自己状态异常的虞展博想要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可是他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动弹,哪怕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

    他在意识里大喊大叫,试图引起李白的注意。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直到一声天籁之音传来。

    啪!~

    “呼!~呼!~呼!~李,李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虞展博猛然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呼吸,心脏狂跳不止。

    李白微笑着说道:“浅层睡眠!”

    名曰催眠术,自然能够掌控别人的睡眠,无论是浅层睡眠,还是深层睡眠,全凭他的心意。

    “真可怕!”

    虞展博一阵心有余悸。

    这种浅层睡眠的体验真是糟糕至极,他宁可一直睡不着,也不愿意陷入这种睡眠状态。

    “别担心,只有一次,然后我们再进入更深一点的睡眠状态。”

    李白再次抬起手。

    “等等!”

    啪!

    虞展博刚要说什么,却又直挺挺的倒仰回去。

    -
其他书友在看:官路飘香漫漫求职路(全景式长篇纪实文学)氓州乐府大周天决胜官场乱唐天下怀记栋梁至尊御妖这是个假的唐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