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1节-治疗方案

    嘭

    虞展博被睡魔紧紧攫住,躺在床上陷入梦乡。

    一楼大前厅里,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毛骨悚然。

    一个响指之下,竟然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这,这是什么”

    高琴发现自己的牙在打颤。

    “喂,妖妖灵么啊别,别挂啊”

    虞少爷拿起手机,正在报警,却被肖女侠劈手夺过,直接挂断,然后翻了个大白眼。

    “没文化,真可怕要多读书知道不”

    “姐,他是妖怪嗷”

    中二少年抱头惨叫,没想到表姐竟然会出手,这一记吃的猝不及防,痛得他连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肖女侠收回手。

    建国后,有什么妖怪能够熬过

    早特么让人给吃了。

    再加上磨刀霍霍的岭东人,把那些常见吃成珍稀,珍稀吃成绝种,就算有个把漏网之鱼,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是催眠术”

    肖薇的父亲肖文海晓得李白的拿手好戏。

    要不是这一手催眠术,自己儿子肖江南的武道健身馆早就被人踢馆砸了牌子,再也经营不下去。

    吃了一记爆栗,余痛未消的虞锐没好气地说道“催眠术骗人的吧”

    在他看来,催眠术就跟魔术一样,表面看着挺唬人,实际上都是骗人的,一旦被揭穿,就没什么神奇的。

    “让你多读书,你尽玩游戏了。”

    肖薇伸出双拳,顶着倒霉孩子的脑袋使劲儿。

    这一招有个名堂,唤作“双峰贯耳”,专治各种不听话。

    “哎哟哎哟知道了,妈”

    眼冒金星的熊孩子毫无还手之力,惨叫着把表姐叫成了妈。

    亲妈高琴在边上没好气地说道“这死孩子,乱喊什么”

    “继续看,搞不好老虞的病能够立竿见影。”

    肖文海向女儿递了个眼神,安份点儿,别瞎捣乱。

    “安静”

    高琴喝了一声,让蠢蠢欲动的儿子闭上了嘴。

    客房内的床上,虞展博依旧在喘着气,胸口剧烈起伏,心跳保持在每分钟90跳左右,但是双眼紧闭。

    这种状态持续了十分钟,虞展博的身体忽然一震,呼吸和心跳逐渐放缓,呼吸变得悠长,心跳也变成了每分钟55至65跳。

    李白点了点头,十五分钟后,他抬起手。

    啪

    催眠术犹如一把双刃剑,既可杀人,也可救人,是正是邪,存乎一心。

    “嗯”

    虞展博带着鼻音,缓缓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用力眨了眨,仿佛浑身上下的枷锁尽去,整个人都轻快了许多。

    虽然没有睡饱,但是已经缓解了不少,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好觉。

    “李医生”

    转过视线,望向床边,虞展博露出惊喜与激动的神色,自己此时此刻的感觉非常好。

    他知道这位年轻医生是有真本事的,仅凭着一个响指,就让自己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正常睡眠。

    “放心,可以治好。”

    李白向虞展博点了点头。

    自己只是用催眠术引导对方进入真正的浅层睡眠,但是几分钟后,对方就自然而然的沉入深度睡眠状态。

    深浅两种睡眠状态的效果截然不同。

    正常睡眠八小时,六个小时的浅层睡眠和两个小时的深度睡眠是比较合适的比例,前者只是让身体得到正常休息,而后者却能够修复身体的损伤,包括基因层面的损伤。

    刚才虞展博出现呼吸加重和心跳加速的生理现像,意味着身体自动作出本能的反应,通过加速新陈代谢,修复因为睡眠障碍带来的损伤。

    而李白的一个响指,只是顺水推舟的契机,同样也是一个反馈。

    至少对方的睡眠障碍是后天形成的,与撒摩斯家族“诅咒”般的睡眠障碍是完全不同的,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对症下药,治愈率并不低。

    “真的吗我都快以为自己要坚持不下去了。”

    虞展博露出一脸苦笑。

    想睡又睡不着,实在是太折磨人,几乎要让人发疯。

    谢天谢地,侄女请来了医术高明的李白医生。

    “工作压力太大造成的,不要过于逼迫自己,我教你一个吐纳术,每天花两个小时打坐静心”

    李白对症设计了一套治疗方案。

    吐纳法不是泊来物,而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有的东西,有几十种之多,有的锻炼心肺,有训练注意力,有的提肾气,锻炼持久力,效果各有不同。

    一间空旷的隔音静室,一块普通的瑜伽垫,一杯绿茶,一支青烟袅袅的檀香,或盘腿而坐,或席地而卧,怎么舒服怎么来,凝神静气,吐息悠长,浑然忘我两个小时,在不知不觉间将身上背负的压力排解殆尽。

    通过长时间的练习,形成条件反射的自我暗示,与被动接受催眠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依照精神科的治疗原则,能不开药就尽量不开药,更何况患者吃了不少安眠药,药物副作用残留仍在,不宜开其他的药,造成新的不良反应。

    “打坐吐纳这都什么鬼啊”

    虞锐少爷口中念念有词,望向老妈,气呼呼地说道“这家伙在骗老爸修仙,很明显就是江湖骗子”

    人的第一印像很重要。

    虞家少爷第一眼看到李白,就不合眼缘。

    接下来无论什么事情,自然就好的不想,往坏的想,怎么看都怎么不顺眼。

    “都说不是了死小鬼,你好讨厌”

    肖薇肖女侠容不得别人说李白的坏话,再次“双峰贯耳”祭出,虞锐这个熊孩子又是一阵嗷嗷惨叫。

    一大一小绕着沙发互相追逐打闹起来。

    困扰虞展博很久的睡眠障碍终于得到有效缓解,让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好起来。

    几分钟后,李白提着箱子从二楼走了下来。

    胆敢质疑权威的小屁孩子逃进卫生间,将门关得死死的,暂且放这小子一马的肖薇迎了上来。

    “李白,能治好吗”

    李白毫不居功的淡然说道“不是什么大毛病,巩固半个月就能恢复如初。”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接着说道“已经九点半,我该回去了,虞先生就让他先睡着,明天上午会自然醒来。”

    在临出来的时候,又是一发催眠术,让虞展博舒舒服服地陷入梦乡。

    “真是多亏了李医生,这是我们的一点谢意,请务必收下。”

    肖薇的姑母,高琴在感激的同时,递过来一封厚厚的红包。

    看那夸张的厚度,里面起码至少有大几千块钱的样子。

    “不用了,既然是肖薇的亲友,我就当顺手帮个忙,也没有开药,就不收费了。”

    李白摇了摇头,没有去接。

    上一次出诊,他也没有收费,这次也是同样。

    谈钱伤感情,不收下这份红包,人情就会落在肖薇和市一医院领导的头上,说不定领导还会夸奖他会做人。

    至于肖家,双方互相认识已经不止是一天两天,彼此交情自然不能用金钱来衡量,无论如何都不会亏待了李白。

    “这怎么可以拿着吧你们医院那里,我们会送一面锦旗。”

    高琴以为李白求名不求利,当即又加了一份谢意。

    “我和肖薇是朋友,大家这么熟,就不用这么客气。”

    李白摇摇头,依旧拒绝。

    他可不是矫情,而是真的不差钱。

    哪怕红包里面装着十万块钱,以李白的身家,依然是可有可无的数字。

    “这怎么可以”

    高琴还想追上去,可是李白摆了摆手,直接往大门口走去。

    “小薇,送送李医生。”

    肖文海向女儿递过去一个眼神。

    如果就这样让人走了,那是把客气当福气,未免太没礼貌了。

    “嗷”

    肖女侠后发先至的追了上去。
其他书友在看:官路飘香漫漫求职路(全景式长篇纪实文学)氓州乐府大周天决胜官场乱唐天下怀记栋梁至尊御妖这是个假的唐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