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69. 元军出城

    而且骨列迩在元朝军中还有个绰号,叫做“铁山”。

    有这个外号纯粹是因为他的身材异常魁梧,得有两米四左右,并且膀大腰圆。离远些看,浑然就是棵粗壮大树。

    听到那将领突然喊自己,骨列迩偏头过去道:“何事?”

    话出口的瞬间,愣是让人有种极为不自然的感觉。

    很难想象,骨列迩这般五大三粗的家伙说话的口音竟是糯糯软软,秀声秀气,像是个没出阁的黄花大闺女。

    骨列迩当然不是故意用这样的声音,而是天生的。这和美女嗓音浑厚大概有差不多的突兀感。

    还好下面的将领们这些天和骨列迩相处,倒也勉强习惯。

    那将领满脸醉红,眼中有着狂傲之色,大有指点江山的意思,道:“宋军昨日匆匆攻城,今日又匆匆撤退,定是畏惧我军声威。骨列迩将军您乃是柴帅手下最为能征善战的大将,麾下将士又都是上过战场的勇士,为何不率军杀出城去?将那些宋军杀得丢盔弃甲,也好让他们看看咱们的厉害。”

    骨列迩闻言不禁微愣。

    “此举不妥!”

    很快有别的将领连道:“柴帅只是让我们守住栎阳县便是了。”

    之前那说话的将领却是呵呵笑道:“话是如此不错,但柴帅也没说不让咱们出城追击宋军啊!难道追出去,栎阳县就会丢了?”

    很快,殿内的将领就为这个而议论纷纷起来。

    有着决策权的骨列迩坐在座位上若有所思,这刻甚至都顾不得看那些翩翩起舞的舞姬们。

    他的确是有些动心。

    柴立人让他守栎阳县,现在天剑军已经撤离,他并不觉得栎阳县还会有失守的可能。

    既然如此,那去找找宋军的麻烦又有何妨?

    要是能够覆灭天剑军,甚至哪怕只是将其重创,这也是了不得的军功啊!

    自从响应真金的调令,率军出西京路,赶到太原府和柴立人汇合,再到这京兆府,骨列迩这些人还没有真正和大宋禁军交锋过,这会儿也是有点蠢蠢欲动。特别是骨列迩,他奉命出征之前刚好剿灭西京路内某路叛军,正是兵锋正盛的时候。

    都说宋军难缠,说宋军百战百胜,骨列迩却在出西京路之前就想试试宋军的斤两。

    他倒要看看宋军是不是三头六臂,和他麾下的勇士比起来又如何。

    在京兆府内坐镇时,因为诸路将领众多,柴立人下令守卫京兆府,骨列迩没敢说什么。现在,却是个机会。

    柴立人派到这栎阳县的两万军中,其中一万便是他的西京路大军。另一万,是鄜延路大军。

    鄜延路的军队之前在西夏境内就被打得差不多,眼下多数都是新兵,战斗力并不强悍。

    另外率领这一万鄜延路大军的将领也只是鄜延路的统兵副将。

    是否率军出城追击天剑军,还是他骨列迩说了算。

    在经过不算太剧烈的挣扎后,骨列迩的脑袋里,那个追击出城去的念头不出意外占据上风。

    他猛地将酒杯顿在桌上,眼神扫视过殿内众将,最后落在那鄜延路的统兵副将脸上,道:“本将有意率领本部将士出城,让那些宋军瞧瞧咱们的厉害,这栎阳县便交给你屠将军了,图将军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这个鄜延路的统兵副将姓图,名为图贝尔。

    他是蒙古人,不过并不是在草原上长大的。年纪还不算大,只是中年,能成为统兵副将是继承其父亲的职位。

    不管是从名望还是实力上相比,图贝尔家都不如骨列迩家。图贝尔本人在元朝的声威也远远不如骨列迩。

    所以他完全没有要劝阻骨列迩的意思,只带着些讨好之色点头道:“骨列迩将军您放心,末将誓死不会丢失栎阳县!”

    说着他连举起杯,“来,咱们大家先祝骨列迩将军旗开得胜,杀得宋军屁滚尿流!”

    殿内那些原本持反对意见的人也都不再争辩。众人都端起了手中的酒杯。

    然后在骨列迩的哈哈大笑中,一饮而尽。

    骨列迩很喜欢这种感觉,喜欢众将都仰视他的感觉。

    柴立人麾下大军有河东北、洗净、河东南、鄜延等路大军组成,其中最骁勇的可是他西京路的将士。

    这让骨列迩有种自己在军中地位仅仅只次于柴立人的感觉。

    其后,骨列迩又安排将领下去准备出城。

    大概过去两刻钟时间,他放下酒杯。带着他西京路一系的其余将领走出府衙去。

    图贝尔和鄜延路的将领们还在大殿内。

    骨列迩在的时候,他们个个显得其乐融融,盯着屋内的舞女们眼中放过。美酒、美人,这是真正让男人流连忘返的东西。

    而当骨列迩才刚刚走出去不多远的时候,殿内的气氛却是忽的有些诡异起来。

    鄜延路的将领们都是向着图贝尔看去。

    图贝尔眼中有抹阴沉之色掠过,随即道:“都看着我做什么?喝酒吃肉啊!”

    众将好似这才恢复正常。

    别看他们刚刚表面上和西京路的那些将领有说有笑,但心里到底是如何看待那些西京路将领的,谁也说不准。

    而可以肯定的是,骨列迩这些天因为西京路兵强马壮而目中无人,轻视其余各地将领,这肯定是引起有些人不满了。

    到近午时分,骨列迩率着他西京路的人马出城。整军万余人,全都是骑兵。

    骨列迩敢以这样的兵力出城去找天剑军的麻烦,足以证明他对自己有着强烈的自信。

    这和他在西京路所向披靡有关系。

    自配备上神龙铳等物以后,西京路那些匪寇、乱民组成的队伍都是被他骨列迩给杀得作鸟兽散。

    阳光显得有些苍白。

    西京路铁骑黝黑的甲胄在这样的阳光下泛着森森的光芒。

    而这个时候,蒙托率着天剑军仍是沿着官道,在不急不缓地向着渭南县方向而去。

    他也压根没有想过元军竟然会敢追出城来,因为这些时日以来,元军明面上的动静很明显是以防御为主要方针。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透视左眼我家总裁美如仙异界大农场主乡下极品小医生猎户家的小妖精国服最强王者无敌玉眼盖世神偷龙诛纪在青春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