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章 天才孟山

    又是一夜好眠。

    一大早,天还未亮,只东边的光雾刚刚笼罩了地平线。

    越曦感觉自己脑子似乎又清晰了一点,那种感觉很细微,但她还是准确分辨了出来,回想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

    大部分都记得。

    唯一有些模糊的,似乎是头痛前后。

    还有回忆动练和静练,还有昨晚反复练习后的基础腿法第一式,越曦几下洗涮后,借着早上的清醒感,准备练习一二。

    太远的记不住,就天天反复练习好了。

    越曦依旧内心平静。

    越家院子不算小,又没有开辟菜园,显得很是宽敞。

    院墙上一些蔓藤伸出不同色彩的花苞花朵,隐隐透着露珠,含苞待放让小院多添了几分雅致,越曦一眼扫过,稍感失望。

    看盛后的花朵就知道,这是无果花。

    茂盛的不知名大树下,‘哥哥’越晋已经在蹲马静练,专心致志,越曦没有打扰他,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开始回忆动静二练。

    静练或许有越晋在面前演示,而且也较为简单。

    蹲下后,按越晋的姿势调整一二,基本上应该问题不大,随后,全身细微的热流感涌动,证明了静练正确,越曦暂时收了静练,先练习动练。

    一小会儿时间后,越曦收了姿势站立,目露沉思。

    动练简单,并不需要连贯。

    虽然也记不完整,但也记得七七八八,这种简单不太复杂的东西,并不需要怎么记忆。

    越曦将还记得的动练姿势练了一会儿后。

    放弃了继续的想法。

    因为她没有感觉动练有产生任何对身体有益的影响,或许需要进行更强化的练习,那需要的时间就不算短了,饭前可能来不及。

    而且,相比于静练,越曦活动开全身后,认为动作对她用处不大。

    回忆了一下昨天孟武练长关于动练的解说。

    脑中残余了部分记忆。

    武徒高段后,动练对于身体各方面的提升会相应下降,似乎动练是以强化练习造成身体各处反复疲惫后恢复,再辅以静练提升体质的。

    其实基础武学也有这方面的提升效果。

    基础武学和动练之间似乎各有优劣。

    应该是基础武学比动练要复杂得多,而且,两边都有锻炼体质的偏向,基础武学和静练一般,更偏向于一种整体的提升?还是

    停!

    越曦在思维刚刚要触及头痛时,及时放弃了那种深入的思考,她越来越敏感于头痛的产生关键了,这样也更能及时止住那种难受的头痛。

    “吃饭了!”

    更及时的招呼吃饭声传来,越曦面色平静的不再多想,和静练结束的越晋一块,上桌吃饭。

    “娘!我和妹妹上学去了!”

    越晋异常的积极,比平时更快的吃完早饭。

    明明时间还早,就拉着吃了他数倍量早饭的妹妹越曦要上学去了,越曦回首看了一眼越娘,对方温柔欣慰的挥了下手。

    “去吧!午时下学再回家,练武细致点,别伤到自己!”

    “娘!你放心吧!有孟叔看着呢!”

    “嗯!”

    几句应答,越曦也跟着越晋越跑越远了。

    突然,在看不到小院的地方,越晋拉不动妹妹了,转头疑惑的看着她,听到她平平的说道:“还有地方没去!”

    越晋无奈的笑了笑。

    “咳!家里的柴我们这两天背回来的还够烧十来天,明天要不明天我们再去捡点柴,随便去后山逛逛?”他以为越曦跟他从前一样,是想借捡柴去玩耍一番。

    后山大部分是种植好的成片云山木。

    云山木木质坚硬又生长得如枪般笔直,可用来当柴烧的枝叶极少。

    所以,村中一般用柴都在在村口附近那片稀疏小树林中拾取伐枝,那里离村子极近,虽然接近后山,但安全度极高,是孩童们最喜欢玩耍的地方之一。

    以前越晋想玩,但现在他只满心的想练武。

    练武可比到后山玩有意思多了。

    越曦目光不变的又看了他一眼,认真道:“野鸡、兔子肉!”

    河里的鱼越来越少,大白留着救急,还没到最关键的时刻可后山,偶尔还是能抓到野鸡兔子的,虽然极稀少。

    四处下了套子的孩童们,一大早就会溜去查看。

    迟了就没了。

    昨天早上她没有闻到肉香,知道是又一天的无收获,毕竟村后山本来就没什么野鸡野兔,偶尔跑来一只就很是稀罕了。

    可今天不同。

    虽然离得有点远,但味道很明显,对她来说

    越曦的意思也很明显。

    她要吃肉。

    想吃肉。

    “我们都入学了,再抢小孩的食物会不会不太好?”越晋本能的将自己归于妹妹的阵营,反正在那些以前的玩伴们看来。

    他早就是内应和叛徒了。

    其实妹妹到底怎么知道哪里在烤肉的,他也很疑惑,一开始真不是他说的。

    “没你的份!”越曦很直接的道。

    然后,轻易挣脱越晋拉着她的手,向着某个非村学的方向轻快跑去,速度惊人,越晋无奈的立马跟上了。

    “嘭嘭嘭”

    敢怒少言的孩童们很快又变成了既不敢怒,也不敢言的模式,一个个重叠一地,东倒西歪,轻声呼痛,呜呜嘤嘤,瑟瑟发抖。

    大王越加残暴了。

    越曦依旧没有给越晋留下半点食物,这是她一个人出力后的收获,将今天幸运收获的烤得稍焦的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一手一只,半生不熟的快速啃着。

    虽然味道不怎么好,但毕竟是肉。

    “越曦学妹过份了吧!”

    脚步声和人声快速从小树林外接近着传来,越晋表情古怪的看着靠近的,身高略有相差,但长相却极为相似的俩英武少年。

    想了想,礼貌的招呼道:

    “孟木学兄!孟山学兄!”

    来人一位是村武学的三位武徒七段之一,也是最年长的武徒七段,今年7岁的孟木。

    昨天早上武学分队时,岁以上队伍的领队者。

    别人命名的武学三巨头之一。

    另一位是孟木的堂弟,武徒六段的孟山,孟山只有3岁,算是村中常被提起的天才少年,都说他天赋仅在孟清之下。

    也有人说他天赋其实比孟清更好。

    只是后者有家传。

    年龄不大,天赋不错,总是容易让人骄傲,所以孟山一门心思都想超过孟清,在他眼中,包括他堂兄在内的另外两位武徒七段,天赋都不怎么样。

    因为张河已经5岁了,堂兄孟木则7岁了。

    昨天孟山不在,跟他爹一块儿去了镇上,又在他姑姑家吃了晚饭才回,所以,没有亲眼看到新入学引起村学轰动的越家两兄妹。

    只后来听堂兄说了。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