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明显恶意

    马脸女人正有些疑惑。

    “外村的人到我家来撒野!敢欺负我娘!?”

    越晋如愤怒的牛犊子一般冲出,暴喝道,看对方神态和娘亲的愤怒就知道这人准是欺负娘亲了,先占理的大喝一声,上前准备将人赶走。

    他瞄准了院墙角的那把扫帚,跟他缘份很深的那把。

    手刚刚接触到木把上,就听到

    嘭!

    只见面前色彩鲜艳的人影仿佛无重量般瞬间飞离,像一块破布般,嗖的一声,飞越过了院墙飞了出去。

    “啊!!”

    嘭嘭!

    半截惨叫突兀响起,突兀结束,除了落地之声后,再没有其他声息,可能是晕过去了?听到声音的人都这么想。

    院内一个稚嫩的声音平平的道。

    “哦!原来是外村的。”

    越曦收回了脚,静静的回到原先位置。

    盯着越娘子的青布裙看了一会儿,一时想不起她刚才出来是准备干嘛来了,抬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目瞪口呆没来得及表演的越晋,问:

    “上学时间到了吗?”

    “快到了”

    越晋本能的回答,脑子里还回荡着那声半截惨叫,有点想不清楚,是该告诫妹妹不要对人下脚这么狠,还是夸奖妹妹随意腿神出鬼没干得好。

    这时,抱着各种扫帚长凳扁担农具的邻居们到了。

    听到动静,正在院墙外面围观似乎着陆姿势有些奇怪的某人,有人惊异,有人嘻笑围观,有人夸奖,有人上前查看情况等等。

    “你们去上学!”

    越娘子快速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

    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揉了揉因生气显得有些发红的眼角,看起来还有几分从容,没有指责越曦也没有夸奖,反而直接让两小离开去上学。

    仿佛在她看来,上学比处理这些小事重要多了。

    越曦也是这么认为。

    她只认真无比的对越娘子说:

    “那女人说谎,不要听她的,她”越曦思考了一下,补充道:

    “她的恶意比孟山还强很多倍,很多很多!!”

    暂时来说,她模糊的记忆中拥有恶意者,还欠她粮食?者,似乎就只有一个孟山了,所以,她以此做为比喻。

    越娘子愣了一下,才笑道:“娘知道了。”

    孟山拥有恶意?

    是指先前孟山娘说的两小间发生的冲突,被孟武练长双双罚了一回的那次?越娘子大概回想了一下,同时思考着,自己到底跟姓桑的有什么仇什么怨?

    小孩子的双眼向来最为透亮。

    越晋快速进屋清洁了一番,换了身方便锻炼用的青布短褂出来,两兄妹在邻居们的热情注视下,让路下,小跑着上去学去了。

    确定了越娘子不会相信那陌生女人的话后。

    越曦也放心了。

    “小曦,恶意比孟山强很多倍,是什么意思?”

    小跑着的半路上,比平时沉默了一些的越晋,突然开口询问。

    “孟山的那个恶意很强烈吗?”

    “对比后不强,强度对比就是揍几次和揍成渣还想揍的区别,就是一粒米和一锅粥的区别。”

    越曦平静的补充:

    “孟山是那粒米。”

    “恶意!?是指不怀好意的意思吧?”

    越晋突然停下,表情认真的看向妹妹越曦,又重复了一遍:“那女人对娘,对我们家不怀好意?还特别强烈?”

    越曦点头,“嗯!”

    差不多吧。

    她是从对方话语和眼神中感觉出来的,特别是面对面时的那种扑面而来的恶意,她当时就想将对方踹墙上贴成人干。

    近段时间世情的了解,让她暂时忍了。

    越曦看了看云层更加密集的天空,如同黑色宝石般的眸子闪过某种寒意与冰冷,随后寒意内敛一般消失,只剩下清澈湖泊般的平静水面。

    越晋拳头捏紧眸光闪闪,似乎有些激动。

    随后,有点垂头丧气。

    “我们还是太小了,很多事情,完全插不上手”他想弄明白那女人为什么对娘产生恶意,是个人行为还是别人指使。

    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吗?

    没有的话

    总不能以后都被动等着别人出手吧?

    村里自然比较安全,有了孟武练长后,整个孟家村气氛和护短都上升了一截,难道要去求孟武练长帮着唔,问题是让人家帮什么?

    越晋连麻烦出在哪里都不清楚。

    全拜托给武练长?

    他可没有这么自负,就为了一个外村人跟娘亲的争吵,就让武练长大人出马的。

    “那女人似乎是镇上的,也是北面桑家村的人,是个做中人的婆子”越晋将自己仅知的信息对着妹妹低语了一遍。

    妹妹越曦对他来说,是可信的。

    担心妹妹不清周围的环境,又拉着她一路快步走着。

    一路细细讲解,“清水镇是在我们孟家村东北方向,一般坐牛车需要一个时辰左右如果有船也可以直接去桑家村在我们村北边,离镇上更近”

    “你担心?”越曦突然开口问。

    “唉,怎么可能不担心,娘每月都要去镇上,镇上是镇公大人和镇守大人所在,秩序律法也完备,但村中离镇上这一路上荒郊野外的”

    越晋突然不说了。

    毕竟现在说这些,看起来稍稍有点杞人忧天了。

    不过是个言语冲突的人罢了。

    “哦!”

    越曦平平的回了一个字。

    越晋古怪的看了妹妹一眼,以他所知妹妹的习惯,是不可能这么平平简单就将这事放过去的,恶意,还比孟山大很多倍的恶意

    他现在想起孟山都想怼他。

    “你想做什么?”越晋稍稍有点期待。

    越晋开口后不等越曦回答,又快速小声的补充道:“就算要教训对方,最好逼弄清楚来龙去脉,不然就像书里说的,青草焚,来年生,源源不绝”

    越曦停下脚步,很认真的打量了越晋一眼。

    若有所思的点头。

    这个哥哥不傻。

    “我们一会儿去孟武练长处请假”越晋感觉妹妹的眼神似乎带着点什么意思,但他看不懂,毕竟能读出别人眼神中意思的人,真的极少。

    偶尔能猜出一二还得是熟人。

    他暂时不去想多余的事,只认真思考着,

    “唔,不过,村里没啥秘密,只要我们一请假,说不定娘亲一会儿就知道了,根本瞒不过去”越晋苦恼的想着,学会了几种基础武学后,越晋骨子里其实信心大增。

    判断自己有二段的力量,三段的战力,这还是一种较谨慎的判断。

    至少跟普通成年人的武力差不多。

    可惜始终打不过妹妹,这让他无法飘起来。

    反而更加努力,也让孟峰见了更加重视,对他的看重其实半点不在越曦之下。

    而对练武压力不大的越曦,也在看了越晋随时的努力与勤奋下,跟着学习,展现了一种学习锻炼上的认真与全力以赴。

    两兄妹在不知不觉中,互为督促。

    除了天赋,两人的勤奋与认真,反而是孟峰最为看好的,并不仅仅因为他们是越娘子的儿女。

    “要下雨了!”

    越曦平平的说了一句。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