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章 道歉

    正常武堂入学的要求是12岁三段力量。

    提前者,10岁要求至少有一段力量,11岁要求至少有二段力量,基本上武徒四段前按一年提升一段的标准,符合的都是有普通级练武资质的学子。

    低于这个标准的,会被劝退。

    毕竟实在没有这个天赋,勤奋度也不够,强行入学锻炼也就只能强个身,健个体,浪费时间罢了。

    其中还有几个劝退标准。

    如:13岁未达四段,16岁未达六段,18岁未达七段等等,当然,这是正规武堂的标准,其他一些武堂以外的武馆之类,就随意多了。

    有银钱就能上。

    如果你乐意,学到七老八十都没有问题!

    所以,越晋这位10岁的三段武徒,就代表他的练武资质,至少高过了普通线,提前了两年正常修炼时间,前景可期。

    当然,暂时来说,这样提前两年时间线的小天才,武堂里还是有几位的。

    大家看中的,是他入学的时间。

    “好了好了!都修炼去!如果你们也能静练几天就小成,你们也能提升这么快,当然,上次测试时,越小弟谦虚了些吧!”

    孟清还是停下了修炼,过来组织了一下秩序。

    免去了越晋被围观的麻烦,毕竟谁都想知道,除了天赋外,他会不会还有其他不为人知,提升力量的办法,如果能学习一二,不是很好吗?

    “你也用了锻体汤!?”孟山随着武练长从内练院出来。

    耳中听到别人讨论越晋那超出人意料的力量提升速度,震惊的脱口而出,孟木叹气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说都说了,也不是什么秘密。

    武堂学子都知道有这个办法。

    只是,村内虽然不穷,各家却不一定有这个财力罢了。

    “原来是锻体汤啊!小越曦也用过锻体汤吗?”有人一脸恍然,似乎这样才算正常,又提到了越曦,那种惊人的力量如果因此而来。

    莫明让人释怀几分。

    这种心情莫过于:对同一阶层的孩童,让他相信对方是远超于他的天生奇才,还不如让他相信对方获得了什么奇遇或后天助力。

    这样在心情上。

    总会有一种借口或安慰:不是我不够天才,谁让我没有那个运气或财力呢,如果我也有我自然也能像他们一样啥啥啥的

    “除非是极品锻体汤,否则,未到12岁谁敢用,不怕痛死吗?”

    有常识多一点,对越曦没啥嫉妒情况的人吐槽道。

    当然,他说了极品锻体汤后,孟武练长和孟清对视了一眼,他们曾经的猜测,就是小越曦曾经使用过一轮极品锻体汤。

    “什么锻体汤?”

    越晋好奇问道。

    越曦也想问,主要是想问,这种食物哪里有?似乎对练武有利,如果能找到,自然是多多益善!

    她想尽快变强!

    这个世界似乎并不怎么安全!

    “哈哈,回头让你孟清姐慢慢讲给你们听,现在,孟山申请提前对战”孟武练长顿了一下,将武堂学子的注意力全拉到他身上后,缓慢的道:

    “越曦,你同意吗?”

    “同意!”越曦点了点头,旁边越晋帮她开口了。

    然后,他继续大着胆子道:“关于赌约问题,这关系到”

    越晋在经过昨晚,孟武练长主动善意的帮他们兄妹圆谎的事件后,对其感觉亲近了很多,言辞间也没有那么小心翼翼了。

    大着胆子提出了赌约。

    “多少?”孟山想到自己的计划,抿着唇平静的询问。

    “那就500文!!”

    “好!”

    越晋听到那声果断异常的回复,目光一滞,怀疑自己开价低了,他想过开口一两银钱的,但他最高一次零花也不过10文。

    都狠着心提升了50倍。

    谁知道

    后悔!

    越晋神情复杂的转头看向妹妹,如果她能提出反驳不,或许自己就不该自做聪明的帮着提赌约,以妹妹的‘心狠手辣’,说不定会

    脑子里闪过妹妹啥也不懂,直接开口十两银子的幻象。

    算了,少点就少点吧!

    太多了引出大人干涉就不好了。

    越晋将一切考虑周全后,发现这不多不少的500文可能刚刚适合,做为村中富户,孟山一个月零花至少百文吧。

    赚他几个月零花,想来对方也会心疼一下。

    然后,再惨败于妹妹之手

    越晋一时感觉爽气多了,那股子看对方极为不顺眼的愤怨消失大半,保持了一种平和的微笑,等待对方被妹妹压辗!

    孟山先向孟武练长行了一礼。

    然后,走到离越曦几米内的位置,认真的向她行了一个额头贴手的歉意之礼,这是仅次于以下晋上跪拜的大礼了,整个人几乎躬身垂直到了地上。

    所有人一阵轰然,震惊!

    “战斗前,我先为自己对先人的出口不敬道歉!”没有过多的解释原由。

    孟山声音低沉直接的道歉。

    “是我错了!”

    说完,他感觉自己内心一阵轻松,不等越曦回答就直立起身,平静沉稳的道:“但是,你的做法也挑衅了我的尊严!与年龄无关,只因为我们都是练武之人!”

    义正言辞!

    越晋内心一咯噔。

    确实,当时总的来说两人都有错,但一开始的争端却是妹妹越曦无意识引发的,虽然有其他原由,但真分辨起来。

    错了就是错了!

    越晋瞟了眼妹妹涣散的目光,知道对方不知道走神到哪里去了,说不定在想什么无关此刻的事情。

    所以,期待妹妹也理智的进行道歉,将场面找回来是不可能了。

    越晋正要自己开口道歉。

    然后将事情拉回到正常对战中来,却听到孟山继续接口道:“所以,一切恩怨都由这次对战了结吧!不论胜负,彼此不再追究!”

    最后一句说得铿锵有力,孟武练长和武堂学子都听得一脸认同。

    这话说得真特么好!

    可这明明是自己准备好的胜利者表态啊!

    越晋目光犀利的盯着孟山,敏锐的发现对方似乎若有若无的瞟过孟武练长和孟清姐,嘴角笑意不明显滑过,又抿紧了故意显得严肃。

    这家伙果然是故意的!!

    妹妹,一定要狠狠的教训这丫的!!

    借我们来显威外加展现自己,嘿,不怕磕坏你的头吗?

    越晋忍不住拉了拉一直走神的妹妹,她的小脸一直绷着,看着似乎认真倾听,只有熟悉她的越晋知道,妹妹可能根本不知道面前发生了啥。

    如果刚才孟山躬身时没有自动起来,而是等妹妹回复的话,可能

    场面会更加尴尬。

    莫明心累!

    还有比这场升级为彼此之间颜面之争的对战更重要的事情吗?

    如果越晋问出来,越曦会告诉他:

    有!

    此刻!

    高威胁人物,审异司的大人,那位追杀异常修炼者、邪神水神信徒和其他异常者的贺三爷,正带着两随从进村了,正向我们所在方向走来。

    战?逃?

    越曦目光凝然!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