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章 贺三爷来访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练武场上的紧张感。

    越曦眸光一闪没有回头,背对着来者方向,瞳孔收缩了下,闭了下眼,感知自身的气息有无异常,额上神文有没有藏好。

    努力将自身气息收敛。

    这也是一回测试。

    貌似安静乖巧的垂目站立一旁,唔,暂时来看,这贺三爷似乎真不是冲她来的,至少,她脑子里的警报机制没有产生太大反应。

    这只证明对方无明显恶意和杀机

    至于面前武学内场景,说实话,越曦半点没有放在心上。

    要不是一直绷着精神等待那位审异司武士的到来,她现在会将那视线不太顺眼的孟木一块揍了,哦,对了,揍之前似乎要申请一下。

    不过

    就如同她认同每处领地,每个地盘,不同的规则一样,在不够强大的时侯,听从别人的建议,遵守强者制定的规则她是认同的。

    但此刻,孟武练长对她来说,真的算不上强者了。

    不遵从对方的规则,似乎也没什么。

    越曦目光平静无波的从孟木身上扫过,眼神对上,对方愤愤的眼神有些僵住,仿佛结冻一般蔓延至脸上,身上,一时整个人有些颤颤。

    不明所以的颤了颤。

    “咦?好煞气!好眼神!好一颗绝佳的练武苗子!比那些软趴趴的无用废材出色多了,哈哈,孟兄不如割爱,这小娃娃送我如何?”

    随着一阵开场般的大笑。

    一道玄色身影,高大的玄色锦衣男子仿佛波纹般由模糊到清晰,站立到了练武场上,佩玉下衣袂自然垂下,袖角边沿金线成纹,隐隐白皙的手指间,一颗晶莹红玉显露。

    气质显得富丽堂皇!

    目光聚集,突然出现的男子束冠齐发冠发如墨,眉眼修长,气势绝佳,没见过如此出色人物的村中学子皆被镇住,难发一言。

    一时也忘了刚才练武场上的紧张气氛。

    皆注目武练长和对方。

    咦,这人还熏香?

    看着真不是什么正经人物!孟武练长离得最近,眉头稍皱。

    “贺兄此言谬也,武堂学子乃帝国后备怎能言送!其未来应该一路直上入真武堂为国效劳,其他非利国之道难道要与国争材不成!”

    孟峰感谢贺三爷前来打断了先前的气氛。

    但对其言辞则极为不满。

    在他眼中,贺三爷是大型帮会组织九江会的一员,也是一名跟他同阶的武生,他看上越曦自然是为了帮会人材选拔储备而来。

    但是。

    明明有更好的通天大道不走,为什么要参合非正统的小道呢?

    如果越曦没有展现那近乎神意的静练水平,他大概还有几分考虑,因为悟性低的练武之道,要么以大量资源堆积,要么

    以战养武!

    帮会组织两者兼备也不是不能考虑!

    至少九江会,是延州有名有号的大型帮会,蔓延几府之地,制度养材都有体系,也算是个除官方外的可选备用。

    但现在不行了!

    这世上总有一些人天赋奇葩,像是有人悟性绝低,学什么也学不会,后来,有人教他专练一斧,劈、横、斜三招,简单无比。

    结果,基础得难以想象的三招,成就了一代斧霸!

    那可是传说中的人物!

    孟峰心情有些激动。

    这种偏门的绝世天才,总是在没遇上正确道路时会被人误判,可一旦走上了正确的道路他还期待有一天,有人提到越曦时,说起她的蒙师

    对了,这种天赋点到蹲马上的天才,以后叫什么霸来着?

    “蹲霸?”

    “马霸?”

    孟峰莫明一阵思维偏散,喃喃了两声,被自己想到两个古怪词语吓得惊醒,咦?自己怎么想这么远?还想得这么古怪?

    涣散的目光瞬间收敛了起来。

    抬头看向不再开口,看向他时目光似乎带着点古怪的贺三爷,即刻又警惕了起来,扫了一眼周围仿佛木桩般的学子,内心叹了一口气。

    “孟某失态了,请容孟某院内待客可好?”

    孟峰抬手行礼,他平时甚少咬文嚼字,客气起来自己都感觉格外别扭,但对方衣衫肃洁,明显一幅尊重主人家的访客模样。

    让他忍不住言语客气了起来。

    贺三爷表情肃然,长袖一挥回礼道:“善!”

    两人就这么自如的行了一回主客之礼,无视其他武堂学子,然后一前一后向武堂内院而去,武堂学子目瞪口呆,只在孟清的回神下,安排各自锻炼。

    并禁止住大声喧闹。

    孟木抱着孟山,似乎一下子被人遗忘了一般,茫然尴尬坐在地上,只孟清示意先将人送回,并言一会儿送上好伤药前来。

    对于孟木,孟清一时心情也有些复杂。

    不过,想到对方情急的原由,又情有可原遂不再计较。

    她相信自家二叔所说,孟山没有大碍就没有大碍,对战受伤本就难以避免,她数次与越曦切磋,也被摔撞得一身青紫疼痛。

    当然,脸上是无伤的。

    想到这里,知道是小家伙故意所为,好气又更好笑的瞪了对方一眼,看人似乎被先前的事吓得有点呆愣,又心痛了起来。

    大步上前:“放心!姐姐相信你没有下重手!”

    伸手摸了摸对方扎得不松不紧的两个包包头,没有其他装饰,墨发与嫩白小脸对衬下,显得整个人精致可爱,孟清目光更柔和了。

    越曦很忙,只看瞟了孟清一眼,没有动作。

    这静静的一眼更让孟清感觉小女孩的乖巧,感叹包包头居然交战都没有松散,是太轻松了还是扎得太紧了,忍不住关切的问:

    “头发需要姐姐帮你松一下吗?”

    面前娃娃才六岁多,七岁不到啊!

    就算有些顽皮,也不是不可理解,孟家兄弟总冲着两小较劲,有些失之大气了当然,孟山似乎改了,想到这里,孟清想叮嘱两小一二。

    又担心两人误会。

    毕竟,先前的孟姓非孟姓话题还近在眼前,看着分明两队各占一边的练武学子,孟清眉头拧起,一时有些不知从何释解。

    或许一开始就不该这么分队。

    “还不是太闲了!”

    越晋又自语了一句,听得孟清眼前一亮。

    不待孟清多想刚才闪过的灵光。

    越晋牵着又出神中的妹妹,大方的跟在孟清身后,笑得极为自然的询问:“先前孟叔说的锻体汤,孟清姐能给我们讲解一下吗?”

    什么孟姓不孟姓,越晋看得透彻。

    只要他们两兄妹潜力足够,并抓紧了孟武练长的重视,其他村人的看法,短时间对他们稍有影响,但也仅仅只会是极短的时间

    变强!

    足够强!

    强者才有话语权,像刚才那位让武练长重视的强者一般,完全可以漠然村中一切,越晋目光晶亮坚定无比。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