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章 直面

    咦?

    说走就走了。

    愤怒中的孟峰被这个转折搞懵了,情绪都不连贯了,充脑的血气刺激得双眼还有些明显的血丝,以为要拼命了,对方却

    但神智当下冷静了下来。

    旧邻?

    真的是这样吗?

    “挺遗憾也挺高兴孟武练长如此理智”贺三爷语气平缓悠然。

    这样他就放心了。

    贺三爷走到门口,背光站着身长挺拔,顿了一下,挥了下手:“有越家的事可以用官驿站给本座传信,昨天的事你反应的挺快,挺好以后保持!”

    又看了眼天色。

    对某位同阶的耐心和胆小感到好笑,要不是他一进村就仔细感应,一直有种与村外时不同的被关注感,恐怕真发现不了什么。

    毕竟他靠的只是一种经验一种灵感天赋。

    很难用言语描述那种感觉。

    只是知道,他被人关注了,关注者并无情绪波动,无善意无恶意的仿佛只是极单纯的关注了他而已,整个小村给人感觉挺平和的。

    无陷井威胁!

    所以,他对孟峰的试探和挑衅都适可而止了。

    一位平和秩序安于隐居的强者。

    总比那些有点实力,就在帝国搅风搅雨,肆意妄为破坏律法秩序得强,这种秩序存在向来是被争取的对象,就算他是位主战派。

    对这类人也没啥恶感。

    他只是厌恶那些身而为人,却弃人心,忘祖数宗的恶心玩意儿!自以为了不起高高在上,披着人皮视众生为无物,还妄想对人道指手划脚!

    通通特么的该杀!

    “你兄长的事不用担心,只要他保持初心”

    贺三爷回神,点到即止又说了一下。

    “审异司不会放过任何一位异法搅乱者,但也不会轻易伤害帝国子民最近外面稍乱,你看好地盘,别参合”莫明的,他一下子说了这么多。

    贺三爷自己也稍感意外。

    “那越家的小家伙天赋不错,如果算了,等再过两年”摇了摇头,也不理会孟峰的疑问,宽袍长袖随意向后一负,大步而去。

    孟峰:茫然。

    越曦也偷听得雾煞煞的。

    两人心中产生了相同的想法:这人的到底来干嘛来了?

    三件事中除了第一件听分明了,是借人巡逻周边,后面两件听得人糊里糊涂的,只大概知道跟村长跟越娘子一家有关。

    最后提到的是越曦(她)吗?

    到底什么意思?

    回来将话说清楚,说完整啊!!

    最讨厌这种说话拐弯抹角说半截留半截的人了,什么毛病!

    不提越曦孟峰的疑问重重。

    练武场旁。

    越曦心情不爽的一巴掌拍在大树上,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回过神,心虚的左右看了一眼,唔,似乎没事,只是大树看着完好

    嗯,要不要跟去看看,那人似乎没有马上出村的意思?

    贺三爷径直离开。

    以他的感觉和判断,只要他在这个村内,那位同阶强者‘村长孟峋’都会关注他,所以,先前说的话应该也听入耳中了。

    如果对方想跟他会面,自然会出现。

    他嘴角噙着高深莫测的笑,笑得嘲讽无比,仿佛在讥笑蔑视不屑着什么,所以,他飘飘然的快速绕小村逛了一围后。

    没有任何人出现。

    也并不感觉失望。

    毕竟,他的人缘向来不好,跟人拉关系打交道也成功率较低贺三爷嘴角抽了抽,正准备溜一眼某人此刻的居住环境后就离开。

    毕竟来都来了。

    两位探查环境的属下正好凑了上来,汇报了对方的居住地点。

    睥了属下一眼。

    看着他们默契的提前退向村口,懒得跟这些脑补太多的属下计较,辨认了下方向,向位置是村口西南,近小河的地方走去。

    “我回去一趟!”

    越曦低声告诉了越晋一句,眸光平静,没有露出半点担忧或异常,只整理了一下自己刚才动练弄脏的衣角,手抹,灰色尘埃飘落。

    越晋眨了眨眼:“一块儿?”

    越曦摇头:“不用!”

    越曦认真打量了面前当了她近十天哥哥的越晋一眼,也是她融入这个世界的窗口,对方看着跟村中的孩童们有些不同。

    额上多了道神文后,她若有若无的察觉到越晋的不同。

    不说清到底哪里不同。

    不是指个性天赋之类的不同,或生活习性的不同,而是一种

    越曦没有细究,她只是隐隐怀疑,自己离开小河后,提升的些微记忆能力和思考能力,或许并不是她猜想中的因为吃了熟食缘故?

    神文带来的种种坏处暂时不说。

    但好处就有感知的提升。

    不再想太多。

    那位贺三爷正在向越家小院走去,速度不快,以一种平和的仿佛散步的速度前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越曦不想进行任何赌猜。

    既然想不明白,就直面吧!

    大不了打一架,然后借小河遁离!

    水里的鱼能保证她的食物,额上的神文如果显现,能不时溢出半丝神性之光助她恢复思考和记忆能力,过去记忆恢复可期。

    除了越娘子的美食越曦大步向练武场外走去。

    除了越娘子的美食外,她没有半点损失!

    从何来,从何去!

    如此而已!

    越晋看着妹妹似乎带着沉痛和萧瑟意味的背影,心情有些莫明,猜测到,难道还在心痛没有马上到手的赌金吗?

    摇了摇头,唔,其实他也很心痛。

    但先前的气氛如果追讨的话,可能在某些孟姓学子面前,就成公敌了,敌人示之以弱,如果以强对之,不利,不利!

    越曦叹息!

    毕竟都是一村人,不能撕破脸皮啊!

    想到越娘子一个人的辛苦,越晋忍下了当时直怼其他人的想法,人总是有软肋的,特别是不够强大之时,顾忌众多。

    越晋不再多思,面色一坚,全神修炼了起来。

    妹妹的话,完全不用他担心。

    他只要不拖妹妹的后腿!

    未来妹妹吃肉,他总能喝到汤咦,这似乎并不是喻比,想到前段时间喝到的鱼汤,越晋莫明带上一股淡淡的忧伤。

    真的只有汤啊!

    贺三爷打量着面前这株探查孟家村情报时,就反复研究过的数百年变异铁木长成的丑树,啧啧出奇,停下脚步认真观看,同时瞅了眼挂腰上的玉牌。

    “小家伙,你看这株树如何?”

    越曦毫不掩饰的从路口树旁拐出,平静的走近,认真评价道:

    “丑!”

    “哈哈!对!是挺丑的,不过,任何奇异的存在,都不可能仅仅只看外表,对人对物都是如此,不能只看到表象”

    贺三爷仿佛联想到了什么,表情唏嘘。

    “比如你吗?”越曦平平的道。

    贺三爷神情滞了一下,随后,有些无奈的转头,看向低矮个子,大概只有他大腿高的小娃娃,唔,长得并不太像她爹,也不怎么像她娘。

    不过,这精致的模样,到似有几分像她外婆。

    想到那位慈爱的夫人,贺三爷神色柔软了起来,面对越曦蹲了下去,视线与她平视:“我姓贺,有人跟你提起过我吗?”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