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3章 阵眼宝贝

    深夜,在这隐秘山间的阵法空间外,有位恐怖的四阶强者在蹲守着,意味不明,任谁知道了都会出一身毛汗,惊恐警惕不已。

    越曦反应没有这么般大。

    但也一时精神格外凝聚,飞快转动着大脑,思考着面前的一切。

    分析敌我,判断得失。

    首先,三阴阵阵法内外隔绝,对方应该看不清里面的事物。

    看对方的样子,似乎也并不能侵入阵法内,试探着破阵也没有成功,当然,越曦也不会将无法破阵的可能放在期待别人的无能上。

    努力在寒意深重的夜色下。

    绞尽脑汁思考。

    她发现自己这几天用脑有点多。

    但在星力、水力、神性金光的几种加持下,在外界事务的刺激下,思考能力判断力都大幅上升,除了记忆力还不敢保证外。

    越曦对自己的成长还算满意。

    此刻,她借着三阴阵的三分之一掌控度窥探外面,阵法本就依于自然而立,所以依阵法探视,隐秘度极高。

    无云璀璨的星空在密林中星辉自然削弱。

    蒙蒙亮都算不上。

    黑得有些压抑。

    只有远处野兽虫鸣的嘶叫,风吹过树林草丛的欶欶声不断。

    对方悬于陡峭的山壁与几株枝叶茂盛粗壮的斜树旁,位置极为隐蔽,在幽黑的山林间仿佛一只无声息的怪鸟般贴于阵法的屏障隔膜外。

    明显已经发现了这里的不同寻常。

    手上不时有着波动度极低的能量光芒闪过。

    越曦看了一眼常铜令使留下的感应玉牌,依旧白玉光洁。

    这些能量波动似乎刚刚处于远距离无法感应范围,开启了阵法的对外感应后,百来米的距离玉牌无法察觉外界的能量波动。

    让役鬼带着靠近。

    在十米与三米的范围内,玉牌上色彩浅浅闪过,感应生效。

    与她额上的神文波动强度类似。

    外面那位似乎正在想办法破阵进入的人,容貌身形都很是模糊,只有一身没有特色的灰色长袍裹身,看得出,和她一般有意隐瞒着真实身份。

    这么看来,官府来人的可能性下降八成。

    不是大胡子的同伙,就是傍晚时攻击和击杀大胡子的瞬间,加上带走越娘子断掉三阴加持时,三阴阵产生震荡、能量泄漏引来的。

    当时她隐隐有感。

    这人应该在外面破阵或观望大半天了。

    并亲眼看到了役鬼们的进入。

    越曦对自己只借水遁进出没有显露过身形的行动感到满意,果然,只要你尽可能谨慎,就有可能处于主场优势位置。

    反之则相反。

    既然不是官府中人,越曦处理起来就少了很多顾忌。

    毕竟目前看来。

    她认识的几位官府中人对她态度都不错,她不知道是常态还是特殊对待于她,反正,她对大罗帝朝的官方体系没有半点反感。

    未来目标也定在武考当官上。

    知道她目标的所有人,都对她的这个未来目标表示极高的赞同、期待、喜悦,很明显,这是一条正确又光明的道路。

    反之。

    那些非官府的强者,如记忆中罪孽深重的地鼠、黑冰妖王、马匪们和大胡子,还有目前外界正努力破阵的隐匿者。

    都有一种视人命如无物的感觉。

    当然,最后那个隐匿者,是视鬼命如无物,对别人的役鬼想抓就抓的态度也让越曦目光冷了下来,推断是一丘之貉。

    虽然在相性上来说,越曦感觉自己最初对人命也有类似态度。

    漠视、无视!

    如今也平静无波。

    走坏人恶匪邪道路线应该毫不违和。

    但脑子里瞬间闪过了这短短十几天,出现在记忆中,让她记住了的人:

    越娘子、越晋、孟清、孟武练长、贺三爷还有叶前辈、李氏、村长、常铜令使、李方、张洪村中脸谱模糊化的大妈、老少等等。

    这些对她表示了善意的人。

    比漠视人命的人让她看得更为顺眼,安全感更高

    那就走阳光大道吧!

    这么多人都说她武修天赋出色,她也自感记忆不好的缺点并不会太影响这方面的修炼,不是有信仰之力、神性金光和星力吗?

    收回在‘树阴’阵眼处传送星力的小手,越曦神色平静笃定。

    这阴槐树的木心没有这么容易炼化,她刚才试了一下,判断以她目前的星力贮存,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初步留下烙印。

    与最弱的阵眼‘阴寒泉眼’完全不同。

    阵眼的等阶和炼化难度。

    按小黑的判断,‘阴寒泉眼’在入阶宝贝中,按品级算,大概归于九品宝贝,三阶强者可以容易炼化,而‘阴槐树心’则达到八品了。

    处于四阶强者能容易炼化的品级宝贝。

    先前大胡子其实也只大概炼化了一下‘阴寒泉眼’,甚至说不上炼化,只是借越娘子这三阴女的体质,借他身上一件法器才能掌控部分阵法罢了。

    完全版的阵法他可掌控不了。

    不然,也不会先有常铜令使追着进入,后有役鬼们附体跟着进入,最后越曦还能水遁进入了。

    正常完整版阵法,那是隔绝内外,除了超过阵法威力的强者可以破阵进出外,就只有拥有阵法掌控力的人可以借阵法出入。

    拥有门锁钥匙或能破门破窗进。

    一般非暴力破阵就如同私下配把开门的钥匙,或打开锁得没那么紧的窗户进入,两种难易度自然截然不同的。

    越曦放弃了继续炼化第二个阵眼的打算。

    短时间内做不到了。

    那么,面前外面有可能的敌人,越曦思考再三,放弃了引人入阵后,以阵法困住再行解决的打算,毕竟对方如果对阵法稍有了解,就能察觉到她没有完全掌控住这个三阴阵。

    在内破阵比在外要容易一些。

    毕竟脉络更清晰。

    如果这人找到了她未炼化的阵眼,并选择炼化阵眼,这就等于将这处好地方天然阵法空间拱手让人了。

    斩杀!

    或暂时让其离开,不能任其一直试探破阵!

    特别是,越曦发现这人手上似乎多出一张玉制符牌,一股危机感陡然登顶。

    越曦脑中念头数转,三阶的乌龙将军无法附身三阶以上的强者,而四阶的强者远比她傍晚时解决的被附身的大胡子马匪头目强得太多。

    五阶左右的寒冰之力她只有一击之力。

    四阶到底有多强,她没有经验。

    拼吗?

    借水遁离开是最安全的选择!

    但将这处阵法空间拱手让人,她又不想!按小黑的推算,目前暂时未找到的那‘山阴阵眼’很有可能是件七品或六品的宝贝。

    天然形成的大阵,阵眼一般都是拥有品级的宝贝。

    就算不要这处阵法空间。

    将随时可以到手的宝贝扔给别人,等于将无数灵食丢弃,入品入阶灵食只能使用特殊价值的宝贝兑换,想到这里,越曦内心又坚定了起来。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