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6章 学习和帮忙(万更之3求订阅)

    越曦也随口答:“揍了人!”

    越曦目不转睛的看着何老头的处理动作,手上跟着比划,意识中制弓经验值极缓慢上升,观看级高者的教学也涨经验,只是慢了点。

    “揍了谁?来头很大吗?”

    何老头手上一顿,在他看来小姑娘自己来头就不小了,天赋也应该极受人重视,居然只是揍了人就被判劳役处罚,自然不太合理。

    “下手很重?”他补充了一个关键问题。

    难道打残了?

    越曦思考了一下,之前确实不重,于是摇头:“不重,府城来的女子,来头不小吧。”

    按别人的看法,师尊有五阶,自身三阶,来头真的不小了。

    特别是在县城里,最强的县尊都只有四阶

    何老头看向越曦的目光更怜惜柔和了几分,同样不凡的人生受到更高地位人的压迫,感同身受之极。

    他当年也是手艺精湛的出名大匠,结果

    “只要你变强,不管是器匠上还是修为上,只要足够强大,你就能占据更大的优势,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何老头鼓励后总结道。

    “这是个强者、律法为尊的世界!”

    越曦强加了一个词,她自有更深刻的感受,作为应该算是强者的那几位五阶真人,连探个洞府都不敢露出真身。

    就因为四处乱跑也犯法。

    一个个都曾反复强调大罗律法和天网的可怖,四阶县尊四阶武练也敢硬抗五阶真人,以律法为凭。

    但私下里还是有人买凶持强。

    无视律法!

    但又顾忌着律法和官府。

    两者姿态情景交错交融,在越曦刚刚形成中的三观内留下了重重的一笔墨迹。

    强者也顾忌律法!

    但在律法的巨网以外,或网洞缝隙之外,强者在顾忌的同时,也无视着律法网太粗了!

    越曦作出评价。

    如果她是巨网的主人,她会希望巨网越精细严密越好,如果她不是,她自然希望网孔粗大点。

    立场问题。

    而且明显的,这张以大罗帝朝为凭依的律法巨网很强大,非常强大!她是可以站在优势的立场范围的。

    她对大罗官府和律法也极有好感。

    并不以自己受到惩罚而排斥。

    越曦思考中与何老头随口交谈着,大部分是倾听对方滔滔不绝的讲某位势大之人如何在律法的缝隙下怎么怎么欺压迫害别人。

    这个‘别人’听起来有点熟

    原来可以这样。

    越曦增涨了不少见识,为巨网露出的粗孔表示平静的惊叹,用合规定的手段压迫得你喘不过气来。

    当然,越曦也从中听出了点矛盾。

    那就是,

    “为什么不离开呢?就算军中也能申请换驻守营地,军中工匠更是如此,对方只是位四阶营地校尉,不能一手遮天吧?”

    如果对方能,何老头大概已经凉了。

    匠坊的位置上折腾你,学徒分配上折腾你,材料配给优先仅上折腾你,艰难任务首先考虑到你,出了问题首先找你

    越曦回想了一下江灵月和她师尊雨柔真人对敌的反应。

    突然感觉。

    何老头的敌人其实是个很平和的人。

    虽然何老头可能不这么认为。

    当然,只是以她听到的内容如此判断,其他还有没有更严重的,她并不清楚,所以,越曦只回了一句疑问。

    并不对这场恩怨做任何判定。

    这时,何嫂在窗外冲越曦招了招手,越曦向面色有点僵硬的何老头点了点头,抱着放置一旁的震天弓出去了。

    她目前无时无刻都带着,随时拉弦炼力。

    从星魂体开发出源宝的兑换功用后,她也可以无视环境的兑换灵力修炼融体,甚至无比隐蔽。

    直接兑换灵力出现的位置在皮肤上包裹一层。

    要不是兑换位置放在体内容易出现像岁河真人那般飚血的可怖场景,吓到正在面前的何老头。

    越曦当时有点想试试。

    “越小姐,有几位自称你同学的任务者找你”就算跟越曦已经比较熟了,但何嫂还是一直有些怯怯的感觉。

    似乎总是不太自信,有点自卑。

    这方面越曦也帮不上忙,只是稍稍放缓了语气说话,不想吓着她,“我去看看,中午又要麻烦何嫂你了。”

    吃了几顿何嫂做的饭后,越曦不想吃军械院内的精制饭食了。

    味道也算不上特别好,但吃着比较舒服。

    越曦从来不在吃方面亏待自己。

    “好!越小姐喜欢吃白芨菜吗?或是”“我喜欢吃肉!”越曦实话实说,刚刚兴奋了一点的何嫂又有点不知所措了。

    用姜明的话说,她是将天聊死了。

    越曦平静垂眸。

    幸好几步后就走到了弓箭坊大院内,还算热闹的气氛让何嫂微不可察的吐了一口气,越曦只能无视她。

    多看她一眼对方都有可能紧张。

    “曦小姐?”稍有点熟悉的声音响起。

    越曦已经记住了名字的燕天星带着六七人直挺挺的站在院内,或原地不动,或与出入的工匠学徒交流。

    “有事?”

    “两件事!”燕天星整个人显得较为精明强干,挺挺后背,言语简洁的回答。

    越曦顺眼这样的人,“说!”

    “一是我们几人想跟曦小姐学习制箭,快速制箭,可以吗?”知道越曦并不靠这个手艺吃饭几人才敢开口。

    越曦思考了一下点头:

    “我不会教人,不过我做的时侯你们可以看!”

    一圈人看气质都与这里的工匠学徒稍有不同,再加上燕天星的身份,越曦瞬间就判断出这几人都是武堂学子。

    燕天星神色间露出点笑意,用力点头后接着道:

    “第二是,听说曦小姐带队去砍伐良品优品木材,可否带上我们一块儿去,我们是武堂接任务的,并没有固定所属!”

    “砍树这种事有我们唔”后面一学子开口半截,被人捂住了嘴。

    燕天星瞪了身后的人一眼,随后也笑了。

    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

    说出来干嘛!

    何嫂在一旁也捂着嘴偷偷笑了,这是越小姐的同学想帮她,毕竟这次砍伐时间有点紧,惩罚任务中的100株铁木算是良品木。

    开始了就必须完成。

    不然,还有后续加罚性处罚,这就麻烦多了。

    越曦平静的小脸也应景的露出点浅浅笑意,虽然她没感觉好笑,不过,别人的好意她不想拒绝。

    又是武堂学子。

    自己人。

    “去后院工坊可以吗?”越曦问何嫂。

    她在何老头的制弓室占了一片宽敞区域后,感觉很习惯很安静,不想返回大院内离其他人出入极近的房间。

    “可以可以!老爷子会很欢迎的!”何嫂连连点头。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