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3章 入镜试炼

    真灵镜是一件人道制式法宝。

    它的功用在高阶们眼中,已经是一个常识。

    重点在:‘真’与‘灵’上。

    完整一点的解释就是:

    判真假!

    定魂灵!

    对能量体或精神体有强大的克制作用。

    在使用上,分为主动由人捏法诀借力施展引动,如先前对贺勤的能量化身攻击般的禁锢锁定。

    或是悬于原地。

    被动的任人进入镜内进行映照。

    后者的效果自然是更彻底一些,不光能测出人身神魂的契合度,真灵之光对实体真身有利,还能进行一些心灵上的试炼。

    对刚刚晋级的人有巩固修为的作用。

    季长风顺便就帮自家人争取了一次有好处的试炼。

    毕竟让人去自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一种不被人信任,受到怀疑的憋屈。

    如果不是小师妹坚持。

    季长风宁愿直接带了她返回,谁管什么怀疑不怀疑,邪修不邪修,关他们屁事!

    做为一位只被人求着办事的阵修大佬。

    季长风也是有脾气的!

    “放心!有师兄在,不会让其他人动什么手脚,你要有底气!想想你师尊,他就你这么一个弟子,你要有事,他就算拼着道化也要飞来!”

    季长风在送越曦进入半空的真灵镜时,安慰小姑娘道。

    边说,他深深的各看了一眼在场的外人。

    不经意的进行恐吓。

    越曦:“”心情格外复杂。

    轻轻向季师兄点了点头,向孟清安慰的挥了下手,目光扫过其他人。

    在季长风的帮助下,轻轻一跃。

    光波一闪。

    消失当场。

    真灵镜内一片模糊,这是先前的震荡没有消失。

    越曦离开时。

    安雅莫还在回忆孟家村时的憋屈感。

    注意到季长风似笑非笑的表情,脸色一下子黑了,她知道,那位脾气古怪的沙真君可不会按常理出牌。

    真要出点岔子。

    不,就算没出什么岔子,对方也极有可能正在前来的路上不能传送却可以飞啊!

    耿勇脸本来就黑,看不出太大变化。

    只是朝周围扫了一眼。

    那一眼仿佛射出了一种洞穿一切的无形之光,天地仿佛刹那间静谧了一瞬。

    一时间,本就宁静的山林间。

    黑暗中。

    仿佛有什么远去了。

    那是一种极其轻微的窥视感。

    这种明显的变化,安雅莫脸色更黑了,有种被打脸的难受,对耿勇这位比较低调的府城将军的实力评价提升了一截。

    刚才居然还有其他强者在窥视这里?

    她修成武相分身后,是不是太过自负了一点!

    武相分身之术并不是无敌之术,江越府这里没有太多强者高人,不代表她就真的是五阶中强者了。

    她在内部五阶中的排名。

    就算只是二十年为一轮的同辈间的排名,也从来没上过前十名拉通了全部排的话,大罗地榜也达不到百名。

    更别提传说中的界榜!

    这个在江越府完全没有人讨论过的强者榜,之所以毫不出名,没什么人知道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江越府没有人上榜!

    整个延州都没有强者进入传说中界榜的天地二榜强者名单的。

    延州其实是一处弱武区。

    安雅莫自省中。

    耳中听到:

    “季兄放心!老耿在这里看着呢!”

    悬于半空仿佛站在高山上,气势挺拔不凡的府城将军耿勇拍了拍胸口保证道。

    “什么魑魅魍魉都别想打扰咱们家小妹子的试炼,让她放心在里面多玩一会儿!她可是我们延州出来的,嘿嘿,季兄放心!”

    耿勇也不是什么口舌灵便之人。

    能做到现在这个程度,已经是他秉着不要脸,脸没有实际的好处重要等等想法,全力拉交情不管其他做出来的。

    一是站位,二是陪伴,三是助力。

    回想了一下某人曾经对他的提点,耿勇笑得格外憨厚诚恳坚毅,还有第四点就是,不要让人提防

    大部分人自己再聪明,也喜欢与老实点的人打交道。

    他的行为粗糙,不够隐蔽也没啥!

    只要对方收到他的交好意图就行了,耿勇无视有点放不开的安雅莫,无视保持着恭敬人设的严硕。

    主动站在离真灵镜有一定安全距离。

    又不让季长风警惕的位置。

    一左一右。

    真切的护法起来。

    收到季长风的感激后,又是爽朗的一笑,没再多言。

    做比说更重要!

    ‘高阶阵师和炼器大师,这种赚人情的机会,傻子才会丢掉!监察司的人被人捧傻了吗?’

    耿勇内里吐槽着,就这么悬坐半空,等待!

    一边数数计算着。

    一边期待着。

    刚刚入道不久的道修,能在真灵镜内坚持多久呢?武修的话,三阶是进入的最低门坎,坚持的时间短的只有几息。

    据他所知的进入最长时间者,第一次大概最长没能超过半柱香吧。

    真灵镜能洗涤魂灵的事并没有向外传播。

    只有法宝级的真灵镜有这个功能。

    所以,一般是武考第二轮,也就是武士级武考的府城前三名,有时是前五或前十名拥有在公理堂前静坐入镜的机会。

    看当时真灵镜的状态。

    对于越曦的特殊入镜试炼,做为府城两大巨头的耿勇和安雅莫都没有意见。

    虽然不合理。

    但谁让尚府令自己违规的将真灵镜取下来了呢?

    还借严硕之力打算以查邪修之名照对方一照被照一下虽说并不损失什么,最多被强行照时身体僵硬无法动弹。

    似乎还有一种心灵上的不爽感。

    就像是被人强行打开包裹住的安全层,将脆弱的心脏暴露于人前一般的不适。

    想到尚然让自己的属下带着真灵镜,安雅莫就有一种吃了苍蝇般的恶心感,感觉这尚然越发的不着调了!

    这算什么?

    拉她下水,还是嫁祸于她?

    要不是耿勇这次跟她一块儿撞上了,如果事后耿勇才知道这事儿,不以为是她和尚然一块儿做的决定才怪!

    因为每一次武考,都代表着一地武道势力的上升。

    这段时间算起来,耿勇这位兼职着府武堂总长的府城将军影响力是在文官体系和监察体系之上的。

    安雅莫内心一琢磨,大概能猜到尚然在想什么。

    不就是连纵合横吗?

    这些文修,哼!

    “大人!”安雅莫耳中传来银令使严硕欲言又止的传音,她漠然的转头看向对方,打算听听这人还想说些什么。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