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4章 失联了

    现在不是参悟阵法的时机。

    越曦再一次果断的移开了视线,将物品收起。

    在另一件固化传送玉牌上多看了一眼,五阶的灵力光泽,但都不如那件四阶蓝水滴项链更让她重视。

    不是美观或灵器的原因。

    越曦:“”这些前辈高人都喜欢在灵器中留下点神念吗?

    看了眼刘真君,越曦想了想没有拒绝。

    并当场将之戴在了脖子里。

    目前她左手那只有师尊神念烙印的红玉储物手镯,脖子上另一串拥有刘师伯神念烙印的项链。

    当过一阵六阶神祗的越曦自然明白。

    这是只有五阶以上强者才能施展的神念投影或者说,借一件灵物的存在,临时传递部分自身的法力给予攻击或保护。

    向来只会给予最亲近看重的晚辈。

    毕竟这种拥有神念烙印的灵器,如果不小心到了强者的同阶甚至同阶敌人手中,如果不当场自爆神念。

    就有可能被人借之探查到神念中的信息。

    或是作用于一些诅咒性术法的凭依。

    “谢谢师伯关爱!”越曦诚恳道谢。

    “好!”刘真君轻轻颔首眼中闪过笑意,宿筠有点茫然的接过季真人虚抓后挥到她手中的蓝色光团。

    看向刘真君、季真人、越曦的目光都有些感激。

    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如果越曦全部收取了宝物,一件不留也是极为正常,她目前没有了修为,想抓住飞行中的光团,实在困难。

    越曦扫了宿筠一眼,没打算在刘真君面前解开禁制。

    主要是懒得解释。

    时间不多了,孟清入定中,季师兄看样子是打算守护在一旁,这一点很正常,她准备自行去参加武考。

    她又不是三岁小孩。

    “一个人去?不行!!”季长风见自家师尊没有表态,急了,六岁左右的娃娃,谁放心她一个人出远门?

    刘真君的目光却一直很平淡。

    注视着小姑娘。

    看出她眼神中的坚持,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她虽然答应了弟子要护持一把小姑娘,但堂堂阵道宗师,自然不会出门带孩子。

    对于徒弟的担心,她不置可否。

    “我不是无知小孩,直接坐传送阵去江越府即可,安全上不会有问题!”越曦平静的对季师兄道。

    后者的关爱她很感激。

    但是,并不是太需要。

    就算星魂体和大巫师都被她派出去执行任务去了,只是江越府罢了,她早就没有最初刚到这个世界时的警惕、紧绷。

    她也有众多手段。

    五阶的季师兄与她放开了底牌对持,结果也很难说。

    “不行!我答应了沙师叔!”

    季长风犹豫的看了眼入定筑基中的徒弟,看了一眼总是‘随缘’的师尊,修为被封的少女宿筠

    “如果只是照顾一下生活,我可以吗?”

    宿筠突然举手。

    三双眼神齐刷刷的看向她。

    季长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正要拒绝,一个只有普通二三阶体质的小姑娘,她是去保护小曦还是小曦保护她呢?

    “可以!”越曦和刘真君同时出言。

    前者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了,她根本不需要保护者,有个人帮忙打杂办事也行,她已经在这里坐了几天了。

    离武考还有不到三天时间!

    就算有江越府五阶强者的承诺,不需要她去办任何手续,人到了就可以直接参加。

    但预留两三天时间也是有必要的。

    她还有正事要办!

    刘真君认为这就是缘份,目前场中四人,她做为天水城当前镇守,自然不会轻易外出,还有天命之女的筑基在眼前。

    她比她徒弟季长风所以为的更为重视。

    只是表情上看不出来罢了。

    徒儿季长风出于为师者的责任,也是不可能在他徒弟人生最关键的一次晋级中离开。

    毕竟在修炼上,孟清应该更信任他。

    孟清更不用说了。

    修炼晋级中无法脱身。

    所以,在不愿意找外人相助的情况下“我临时拜托”季长风努力思考着天水城内可信任的五阶。

    “季师兄!我只是去参加武考,又不是外出探险!”

    越曦无奈。

    虽然她是打算趁机做点什么,但无论做什么,多一位五阶跟着总是不方便的。

    她当场就想离开。

    闪身一动。

    可惜季长风对她的速度有一定的了解,直接化光如虹,施展化虹之术堵在门口,两人就这么僵持住了。

    “我要出门!”

    “不行!”

    “我带人了!”

    “太弱了!”

    “我很强!”

    “有我强吗?”

    越曦很想回答,要不比比看。

    但从刚才季长风的‘化虹之术’来看,对方的速度隐隐在她之上。

    她稍有一些恍然。

    对了,这里并不是‘术法’受到一定程度压制的大罗境内,而是一处规则独有的秘境洞天。

    她也不是小世界中无敌的六阶水神。

    不招属下。

    不自爆灵器。

    真的不一定是季长风的对手!

    看她沉默了。

    季长风冷笑,“我这就替你问问你师尊,看他会如何决定”放一个几岁的从来没有外出历练过的小娃娃自行去万里以外活动。

    他可没有这么心大!

    正要搬出沙师叔来镇压他的小徒弟,突然脑中闪过了什么。

    他的冷笑有点僵住

    不对啊!

    他之前就联系过了沙师叔,但直到现在也没有收到回复,就算离得再远,不能具体信息传递也是可以简洁回复的。

    不过意念一动就行了的。

    失联了?

    道化了?

    季长风脸色一黑,立马查看他与沙经天互相持有的可以大概辨别位置的特殊法器上面早已失去感应。

    他心中升起一股不妙感。

    说好的最快三个月,最慢半年时间就返回的呢?

    现在差不多整整三个月了!

    就算不能以最快的时间赶回,以沙师叔的性格肯定会发信息告之他一声,但是从半个月前。

    对方就不再有信息传回了。

    最后一次传信时,还说了他这次收获不赖,隐隐有让他好好照顾他徒弟,回来会打赏的意味

    季长风心中一个咯噔。

    看了看越曦,又看了看师尊,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将他猜想的情况说出。

    或许,只是意外?

    离大罗疆域极遥远的修界一处荒芜人烟的地界。

    如雷霆般的黑云从天空汹涌扫过。

    气势恐怖之极!

    有路过的真人真君,或其他高阶以上强者远远察觉到一丝压抑可怕的毁灭气息就慌乱逃离。

    “是至尊妖王!”

    还是那尊明明生活在大海中的海蛟至尊!

    此刻,对方仿佛震怒无比的在这片区域探查着什么,凶威滔天!

    在一处仿佛通往深渊的无缝地底,火焰熔浆仿佛海洋一般存在,这里是一片火红的世界,一方小巧的金底白纹铭刻有烈日炎阳的小鼎。

    仿佛玩具一般,在无尽的熔岩世界深处起伏。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