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6章 武道真体

    江灵月对越曦来说,不是太有压力的敌人。

    只是仿佛粘到肉饼上的灰尘,拍打不干净,吃了恶心,丢了可惜,她也不是很擅长算计,想杀对方时却总是遇上意外或顾忌。

    “对方成年我未成年可么挑战吗?”

    越曦打算将某条律法研究清楚一点,这样,至少两年后就能彻底弄死这个人了。

    当然,私下里主体或属下遇上了。

    也可以试试对方的天命气运是否真的这么强大,就当做一个试验越曦隐隐感应到,这方世界或许在变革边缘。

    未来可能数量不止一的天命之子到处都是。

    如果每一位都不能杀。

    杀不死!

    那不是特别麻烦吗?

    她得有些准备。

    安雅莫不清楚越曦目前想的极为遥远,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江灵月找她麻烦诬陷她一事为了安定,她暂时压下了先前的事。

    其实越曦就是不传音。

    也有监察府的人自动会安排人监控那一群人。

    监察府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正常情况下未成年人是不能进行复仇挑战的”安雅莫目前对越曦格外温柔,她微微一笑后继续道:

    “如果你能成就五阶,年龄自然不是问题!”

    “如果你能得到一品或超品大能的认可,申请通过特殊复仇挑战,也是可以在正规场合进行正式挑战”

    权限是个好东西。

    居然真有办法,还不止一个?

    越曦并不奇怪,这世上解决问题的办法从来不是只有一条笔直道路,如果只有一条道路,就代表着固化和死板。

    如死水一般。

    就像是官位入职和变强途径一样。

    前者也不仅仅只有武考一条上升途径,后者也并不仅有武修这一条可以变强的修炼之道。

    大道还有三千呢。

    这是成道之途。

    “你现在已经入道成功,正在筑基边缘,耐心跟随你师尊修炼,真君级的传承一般都是直通六阶的高阶功法”

    “晋级困难度比常人低上太多!”

    基本上是至少一半的比例。

    晋级五阶!

    这是安雅莫从监察司的记载中曾经查看到的,这是指那些真君级以上强者的嫡系传承弟子。

    “这就是有传承和无传承的区别!”

    “只要再过十年,甚至二十年,你再回过头来看看如今的一些人”安雅莫笑容中多了几分对世事的洞察和沉稳。

    “会发现,很多人不过是你大道路上的一颗小石子罢了。”

    “甚至可以说脚下蝼蚁!”

    修者之间,一阶之差就是天地之别,就算是对待普通人最为平和的大罗帝朝,那种修炼全面进化了人体后。

    高位者也很难不产生飞鸟对游鱼的漠然感。

    那是一种。

    种类都不同了的认知。

    用从前修仙者的说法就是,仙凡之别!

    只是大罗修炼界注重修心炼心,从一开始就将律法和秩序从最基层的村庄让人循序渐进的深入人心。

    仿佛一张巨网,将一切修炼者网在其中。

    修炼基本上是全民的。

    延州这边还算偏远了点,但在更近中心处的州府,那种全民修炼更为深入人心,孩童不分男女,必须进学。

    所有人都有修炼的机会!

    当然,也只是机会!

    帝朝向来鼓励二阶武生回乡开办武堂,并且有着官府的补贴,也算做是正规武堂体系的延伸,拥有半官方的身份。

    “蝼蚁吗?”越曦表情淡淡的喃喃重复。

    她偶尔也是如此想过。

    面前众生在她眼中都如同蝼蚁一般,引不起她的注意。

    除非特别强壮的蝼蚁。

    这种心态在飞莲界时,随着时间过去,合道的诱惹越发的大时,就更是明显,天道视众生如蝼蚁

    她呢?

    视众生为牧羊?

    信仰如羊毛,时时收获越曦淡淡一笑。

    笑容带着一种古老浩瀚的冷漠与高贵,一闪而逝,安雅莫脑子仿佛空白了一下,眼前似乎闪过了什么,但随后又没有任何发现。

    摇了摇头,以为自己状态差到快产生幻象了。

    收回输送真元的手。

    开始调息。

    同时分心开口安慰面前的小姑娘。

    越曦平静的听着,心中的反驳,她并不需要十年二十年,只要让她恢复飞莲界时的实力,对六阶的神祗来说。

    五阶也是蝼蚁

    当然,某个试验还在进行中。

    神祗之身还在飞莲界沉睡中。

    两界间的飞升通道

    还在她重新定位和布置中,大巫师布置的临时坐标,不知道能否成功,就这,也不是短期能完成的。

    毕竟关系到世界与世界间的联系。

    “安前辈,我可以向你请教武修的四阶修炼吗?”越曦放下关于江灵月、神祗、坐标之类的回想。

    她一直知道。

    任何事情的解决关键其实都在于实力。

    如果她现在明面上有了五阶的实力,不提正式加入大罗帝朝能得到的官位和权限,就是师尊的事也不会带给她太多影响。

    她隐隐有种直觉。

    师尊失踪将引出一些极大的麻烦,这种麻烦并不仅限于刘师伯猜测中的,其他人对天器峰传承的贪婪。

    安雅莫的回应拉回了越曦的思维。

    “当然可以!武修四阶和四阶前,并不与其他道冲突,甚至和器修之间有些契合,不过我的主修功法并不适合你”

    “四阶是筑基,武修的四阶也是筑造武道真体的根基”

    “人称武体的筑就,在从前道修口中,又有古称为武道真体,被归为炼体一脉,在帝君归纳形成武道体系前,武道就已经存在!”

    “你如今修炼武道真体,只有一个问题,就是注意自身属性偏向”

    “前人的功法让人少走弯路,其实我还是建议你先进入真武堂,再从中选择适应自己体质的武道真体的修炼之法!”

    巴啦巴啦,安雅莫一口气说了一大串,她其实很期待越曦走武修之道。

    金玉体啊!

    天生就适合武道!

    越曦对安前辈的激动平静以待。

    但关于对方的建议却认真听了,只是,她想尽快提升一截明面上的战力,本来以为可以先一步修炼武道四阶的。

    毕竟武道在她看来,修炼起来极快。

    真体!

    这一点她在飞莲界稍有研究。

    不过,飞莲界的强者,一般是五阶金丹后才修炼真体,还不是所有修者都会修炼,似乎是种秘术。

    被她用庚金之力斩杀的一位金丹,就修炼有真体。

    强是强大。

    但对带有法则气息的庚金之力依旧没有半点抵抗,最多只能说,对同阶时有些增强,感觉不是很强的样子。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