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0章 简陋宴席和约定(5更之2)

    “坦然问!”

    阎航和洪恺之意见相同,既然双方都有亲善友好之意,那有什么疑问就直接说出,免得造成什么误解和怀疑。

    再加上目前环境的特殊。

    如果在这里都有人以谎言瞒过了他们,那大罗的某些体系就存在极可怕的漏洞,能早日发现自然更好!

    “实力上如何,这一点更无法作假”

    有些俗语中说的,是真踏云还是假踏云,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一日上万里的就是灵兽踏云。

    那种长得和灵兽踏云完全一样的伪灵兽。

    能日跑两千里就不错了。

    延州两首脑上官商量好了,就是阎航也将心神转移到了外界,睁开眼,以谨慎尊重的态度接待即将立契的供奉强者。

    坦然问也得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不能失礼。

    特别是对同阶强者。

    这个好办!

    洪州牧身上柔和的白光展开,随手一挥,面前云层升降排列,刹那间就在半空中拉出一片白茫茫的云席。

    又再一挥袖,面前景色已然不同。

    蓝天、白云、席宴、佳肴。

    轻渺的乐声无风自起,不大,仿佛只是山水轻鸣,叮叮铮铮,环绕耳边,仿若天籁,空灵而悦心。

    在半空中。

    洪州牧临时设了一个小宴。

    清雅、简单。

    仿佛仙境。

    分席而坐的宽上平几上,各色灵果珍露对越曦吸引力一般,受洪州牧所邀后,越曦神色淡淡的学着跪坐几案后。

    身上光华收敛后。

    露出一身修身繁复,绿莲为她特制的拖尾宽纱,仙意纵横的水蓝色华美的长裙,边角银丝绣文精致,符阵星子内敛。

    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件绿莲所制法衣。

    本来绿莲当时的水平,制出的只是四阶圆满左右的法衣,上面星阵融合得有些勉强,才24星左右。

    但在越曦以复制的高阶水之力反复凝结加持后。

    这件复制出来,以绿莲精美手工为基础的水属性法衣,已经成为一件聚华美精致、阵法内敛隐蔽、气机隐隐六阶的星光华裙。

    当然,以基础防御质量来说,其实只有五阶。

    但禁制和幻法的遮掩下。

    别人自然看不出来。

    按绿莲絮絮叨叨反复提醒的,在正式场合要这么穿,越曦擅长采纳女仆的意见。

    从飞莲界以外的人的态度看来。

    她做得没有错。

    书中也有‘正衣冠’等说法。

    越曦早就不是曾经的文盲了。

    想到文盲,脑中闪过越晋那一脸欲言又止,边锻炼边背书教文时的表情,越曦心情莫名舒畅了几分。

    看文人气质明显的洪州牧也顺眼多了。

    “环境所限,过于仓促,道友海涵!云中小宴,实在过于简陋还望”洪州牧居于主位,目光平和,并不过于打量少女的衣饰。

    只一眼扫过,气机判断六阶。

    笑着将阎航介绍,算是正试认识一二,如果不出意外,一会儿需要两人配合入魂界镇压不稳。

    “这位是我延州监察总长阎航阎大人”

    “这位是飞莲界之主姜泌儿姜道友,受本官诚意邀请,愿为我大罗延州供奉,幸甚!幸甚!”

    一阵场面话,越曦也认识了另一位延州高官。

    六阶强者阎航。

    话少、表情不多,存在感也并不强。

    这人身上越曦着意多打量了两眼,先前这人一直无声息坐于半空,看不出什么,但现在,有一点熟悉

    却又不是曾经见过的感觉。

    似乎,在哪里感知过有一点相似的

    或许只是身上监察体系官员的某种相似度?一时间,越曦感觉这位阎大人与贺义父有点像。

    却不是血脉相连的感觉。

    阎航举杯,目光平和的与她对视,微微颌首,态度从容。

    越曦心中闪过一点好奇,就将这不怎么重要的无关细节抛到脑后,听洪州牧妙语连珠的说着各地风俗景色。

    介绍案几上灵果珍露。

    越曦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她目光清澈平淡,内心想法未露。

    可惜没有肉

    只是增加‘一点’灵气的灵果,对她来说也就只有不同程度酸甜可口的味道还算可取,当然,酸甜口味的肉排她更喜欢。

    如果没有吃过六阶猪肉,她大概不会这么淡定。

    就算耿勇的手艺对赤血猪王的肉没有味道加成,但那由食材本身蕴含的火属性带来的辣辣对冲的苏爽感。

    由土属性带来的韧性和厚重感。

    基本上是越曦至今为止吃过的最好质量的猪肉。

    现在一对比。

    她还是认为猪肉更好吃一点,也顶饿。

    越曦将面前的灵果一一品尝后,随意的捻了颗四阶朱果入口,这种能洗涤体质的灵果,算是里面味道最好的

    入口则化。

    口中回甜。

    还有一点增加了自然果酸感的生津效果,唔,总的来说,吃了感觉更饿了,想吃肉越曦面无表情的想。

    为什么席宴会没有肉?

    果然简陋!

    “姜道友勿怪,洪某必须按程序询问确认一遍,失礼之处”

    洪州牧仪态绝佳,风度翩翩下,就算麻烦了一点,也不让人厌烦,当然,重点是他是位六阶强者。

    受邀入宴后。

    越曦和狴犴交流告了一个段落。

    狴犴告诉了她一些祂能帮她做的事情,如:太大的不合常理的不行,目前衪违背自身道法行事反噬消耗大不说。

    还容易引起注意。

    也就是说。

    衪只能在有争议,但不是全然做假的不公正道理上,给予一点偏向,抹去那点不确定,加以肯定。

    ‘就是不能完全胡说八道让狴犴给予确定是吧?’

    越曦在狴犴的意识退去后。

    专注的开始应对一州最强两人的试探,这是她未来能否帮到狴犴脱离桎梏的前提条件之一。

    成为一位大罗供奉!

    这对她未来的发展也极为有利。

    她需要在五年内获得,可以参与大罗帝都十年祭祀大典的身份、地位、和资格!大罗帝都强者众多。

    没有身份想混进去根本不可能。

    这是她刚才和狴犴的约定。

    两人互助的约定。

    她帮狴犴脱离桎梏获得自由。

    狴犴也将全力助她变强成长、恢复记忆和寻找过往来历,两者间的天然亲近感,是她们约定的最初根基。

    没有自由也没有记忆的狴犴。

    越曦有一种对方比她还惨的同情,狴犴也对越曦有一种先天的亲近和信任,都愿意助对方脱离困境。

    越曦垂眸中,听到洪州牧温言询问:

    “不知姜道友出身之飞莲界位于何方地界,恕洪某孤陋寡闻了”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