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0章 资质这么差(36之17)

    唐毅态度渐渐显得更恭谨了。

    清秀的面容上仿佛带上了深刻的感激,他一边加速赶路,一边路上讲述着他的身世和几年前在赤阴洞深处的一些遭遇和收获。

    赤阴洞?

    似乎就是这片丹砂崖险地在伏云山脉之人眼中的名字。

    “晚辈五年前也就17岁,刚刚拜师不久,师尊就因故在外陨落师门中一些师兄师叔们总看晚辈不太顺眼”

    他语气惆怅。

    “这次要不是前辈相助,晚辈就要陨落在两位同门手中”

    “若前辈有所差遣,晚辈定当”

    几句话间,仿佛越曦不是抢了他的人,而是救了他,然后他出于敬仰感激愿意奉上他所知道的宝地信息。

    隐约间还带着几分孺慕神色。

    越曦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对语言有种独特而直感的理解的,听出了其中几个言辞内的重点。

    ‘五年前17岁’、‘师亡小可怜’、‘师门排斥’

    与越曦有关的内容就是:

    ‘相救之恩’、‘愿意受差遣’、‘宝地奉上’等等还隐隐表达了一些敬仰和崇拜

    越曦:“?”

    她将隐隐有所猜测的对话内容转告给了师尊,师尊的回复让她了然,并且眼神一时间有些古怪。

    在炎阳鼎空间。

    分身越曦一脸莫名: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五年前就已经17岁了!

    现在不是22岁了吗?资质这么差,年龄这么大,居然好意思暗示他资质很好,想拜我为师?”

    替徒弟排忧解难的师尊沙经天突然笑容有点僵硬。

    他认真的看了小徒儿几眼。

    确定她是真的这么想的,一时漠然无声,22岁的四阶中期,真的资质很差吗?就算是异修

    师尊有些惆怅。

    一直有一个问题他想问,又有点不敢问。

    怕被打击和扎心。

    那就是。

    小徒儿目前到底多大了?

    满五十了吗?或者四十?三十?总不可能二十几岁吧?

    看徒儿隐隐露出来的信息,她在外面的主体大概有着至少五阶巅峰近六阶的实力,但语气神态似乎变化不大!

    这让他排除了时间过了百年的可能。

    再加上对22岁四阶中期者的轻蔑,如果二十岁时还处于四阶,根本不可能是这种心态。

    师尊心情复杂难言。

    只能沉默。

    好一会儿才收拾好心态,带着点试探的语气问徒儿:“那小曦你认为,二十出头的年龄应该拥有什么样的修为才叫正常?”

    一面施展着法诀,越发顺手的越曦听到师尊的问题。

    手上未停,沉吟了几息。

    她见过的人并不算多,熟悉的更少,最熟悉的人中,一张英气清丽的脸闪过她的脑海,有点想小女仆做的饭了。

    对方基本上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

    算是她的半个弟子吧。

    将来她要收徒,起码也得达到小绿莲的水准吧。

    于是越曦果断回答:

    “至少得金丹初期吧!”

    基于飞莲界灵气浓度和修行上限上的局限性,资源的缺少,其实修行起来比大罗世界困难不止一两倍。

    所以,就算绿莲晋级金丹是有一定其他因素在内。

    但对大罗世界的人,稍稍提高一点要求。

    并不为过吧?

    越曦理直气壮的想着。

    没注意到自家师尊仿佛裂开了的笑容,和裂开了的一颗脆弱心脏沙经天扭开头,暂时什么也不想说。

    他需要静静!

    本来还想问自家徒儿目前年龄的。

    想了想,他认为自己现在可能神魂伤势刚刚恢复,以至于心脏不太好,还是不要问这种太刺激的问题为妙。

    随后,他认真沉思了一会儿。

    掏出一只从前为徒儿准备的法宝炼器鼎,准备传授徒儿一些更深入的炼器知识,从自己最擅长的地方找回一点自信。

    20来岁至少金丹初期!

    这是正常水准?

    呵!

    沙经天将脑子里相关内容压下,不再去轻易碰触,将思维沉入炼器之道的海洋中,自信又冷静的传递种种经验知识。

    小徒儿眼中的晶亮和佩服,让沙经天心情得到缓解。

    师徒间气氛再次回暖。

    时间缓慢的过去。

    唐毅的速度提升后,又在越曦的同意下招出了一只擅长速度的役鬼带着他赶路后,两人已经深入地下极深的位置。

    黑暗的地窟并不影响两人的视线。

    唐毅在招出役鬼后。

    五感更是敏锐之极。

    在感觉到前辈打量役鬼的目光中没有唾弃和排斥后。

    唐毅心中稍稍升起一点犹豫。

    如果真的能争取到拜这位不弱于宗主的前辈为师,其实也不错这位前辈看起来,还是挺和蔼的。

    他在云海宗没有继续拜师的原因。

    一是他修有御鬼之术怕被师门发现,二是他可以获得资源快速提升自己,没有必要拜师也能成长。

    更担心暴露自己的秘密。

    但自己的大部分秘密已经在这位前辈眼中了,如果这位前辈不是位太过小气的人,他还真有几分真心想拜其为师。

    至于对方收不收徒。

    唐毅到不是很担心。

    以他的资质,今年不过22岁就已经达到了筑基中期的天赋,在任何前辈高人眼中都不会轻视。

    之前他在宗门内不过显露的筑基初期修为。

    又一向低调。

    才没有被人看出什么来。

    当然,似乎还是被以前一直找他麻烦之人的兄长发现了一点问题,他思来想去,他在宗门确实没有暴露过修为。

    只除了那次在集市外,出手救了宗主的孙女季轻莲一事暴露了一次真正实力。

    唐毅内心闪过一丝愤概和难过。

    曾经的一点恋慕之心消退。

    他内心冷硬的想,果然不能相信其他人,说不定,南宫尤和蓝璃先前的出现,就是姓季的贱人示意的

    眼前这位前辈也是女子。

    说不定和季轻莲一样,见利忘义,不能轻信!

    他拥有大机缘,无需拜师也能极快成长,最终达到眼前之人的程度,等到了那时,一切轻辱他的人都得

    他眼中闪过暗光。

    “停下!”

    越曦冷冷的声音在唐毅耳边响起。

    他眼中一清,瞬间示意役鬼停下赶路,并警惕的打量四周,像一头精明矫健的猎豹,整个人有些若隐若现。

    “是前方左拐直走吗?”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