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6章 宗师之徒

    真武堂的堂首。

    并不是每一州的真武堂都存在。

    毕竟一位六阶强者,在大罗帝朝也是高层强者了,人数并没有充裕到每州都拥有四位六阶坐镇。

    堂首是身份。

    也是地位。

    直属于大罗中央帝庭的真武殿!

    真武殿、监察殿、文道殿是大罗帝朝中央三殿,加上内阁九部在内,这就是大罗的最高权力机构!

    三权分立!

    将军、政、监察分开,从上到下,以一种三角型的稳定,形成了大罗清晰又坚固的权利体系。

    而每个体系中。

    也有明确区别,以形成集权下的权利桎梏。

    身份上应该属于真武殿外派大将的计云藏,和直属于真武殿的真武堂堂首,在身份地位上相当。

    后者,还更尊贵一点。

    当然,计家兄弟这两位州大将和监察总长,与其他州大将、监察总长不同,他们不属于外派人士。

    从一些清楚内情的人的称呼就可以看出。

    云州之主!

    这个身份,在某些高层人士眼中已经确定论战力,两兄弟加一块儿也能抵一位七阶武侯。

    这还只是正常情况下的战力。

    当然,目前开始重点关注越曦的并不是众人眼中实锤的云州之主云氏兄弟,而是真武殿直属的云州堂首。

    这位可以直接汇报和面见殿主武王的存在。

    重点在。

    他们拥有向真武殿直接推荐潜力天赋者的权利!

    这也是他们的义务。

    类似于为国举才,查漏补缺!

    直达中央!

    大罗帝朝内人口无数。

    武修和武修天赋者更是如河中之鲤,数之不尽,任何一位武修者,大罗子民知晓有机会被最高武殿看中。

    必然激动无比!

    所以!

    白发堂首心中做出了某些决定,却并没有声张,他也并不担心,有人会拒绝大罗真武殿的相招。

    但到底对方适合不适合他还是打算再看看。

    如果不适合。

    也要好生教导其武修上的修炼,毕竟那位炼器宗师似乎失踪了?这般强者,失踪通常只代表一个意思!

    “武修才是正道!”

    “要将误入歧途的小姑娘拉到正道上来”白发堂首目光闪烁着,沉凝的观看下方其他几处让他重视的比赛。

    正好实力相当的对战,不时产生着。

    下方少年们战斗得热火朝天,一张张青春洋溢的小脸仿佛透出无尽光热,让白发堂首看得满心宽慰。

    目光柔和的抚须点头。

    另一边,想要收徒孙成,却被那一招飞的状态震惊了的强者,此刻表情呆滞的从同伴那里收到了那小姑娘的信息。

    本来,在孙成飞了,他目光就转向了小姑娘。

    并不止是他。

    这般年龄,这般实力的天才,那是谁都看得上,谁都想收为徒弟传承自家功法的。

    可惜

    不光是可惜,还有震惊!

    强者嘴角抽搐的喃喃重复:“炼器宗师的传承弟子?那位已被确定为大罗最年轻的炼器宗师?”

    在越曦并不知晓的情况下。

    她的师尊沙经天身份有了一些变化。

    本来在外面一般人眼中只是位炼器大师身份,传说中最接近炼器宗师的他,居然在半天前的大罗天工榜更新中。

    一跃居上!

    从大师级第一的位置,一下子插入到宗师级,甚至惊人的排到了宗师组第二位!

    仅次于大罗天机阁的那位老宗师!

    要知道,大罗天工榜中入榜的技艺高人们,并不仅仅只有大罗帝朝内部的十来位器、丹、阵宗师!

    还有天下间的一切天工神匠们!

    大罗天工榜听说是件道器子体,和大罗天骄榜一样,都是公信力极强的存在,上面做不得假!

    “收徒什么的话,幸好没有传出”

    刚刚互相交流了一下外界信息的几人,一时面面相觑,其实更庆幸的是,那小姑娘打完就跑的行为。

    这让他们刚刚回神。

    下面人就没了。

    又顾着面子沉吟了几息,等到了消息灵通同伴的及时告之最新情报,才没有出现与宗师抢弟子的搞笑行为!

    宗师级啊!

    那可是身份和武侯相当,论地位和受尊敬程度,还在七阶武侯之前的大佬级存在!

    几人纷纷庆幸不已。

    同时,看向下方某位置的目光中,也带上了点灼热和晶亮唔,宗师弟子啊,还是传承弟子

    要不要,提前搞好关系?

    怎么样才能态度自然,不显谀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呢?

    云台上方。

    又一次陷入了安静的沉默。

    这一刻,气氛不再尴尬目光视线交织中,众人隐带微笑。

    “正常情况下,不是谁都能查看真武堂学子的身份来历的,还有,从京州传来的天工榜信息,我这里敢说是云州第一份!”

    一开始提醒大家的那位青袍强者微笑着。

    “承情了!荣兄!”

    “多谢荣兄提醒!”

    “幸好有荣兄在,不然”

    青袍强者荣兄继续微笑:“那么,由我出面先试着和小姑娘认识一下,搞好关系,大家先不急”

    话语未落,其他目光就锋利的刺来。

    “咳,这里可是真武堂,我孙子在这里上学,你们呢?”荣兄顿了顿又继续道:“真武堂的规矩大家都知道”

    强者收徒,真武堂学子拜师,都不是简单的事。

    更不是有强者看上了人,直接联系,对方狂喜纳头就拜,然后成就一对师徒这般轻松简单的问题。

    拜师上有种种内外工序。

    除了进真武堂前就已经拜师的学子外。

    其他学子在真武堂内,被非体系中的强者看中要收徒,那可是需要数道步骤,包括先通知、申报真武堂、获得联系权。

    在真武堂教执者的关注下。

    获得收徒权利认可的强者演示自身实力,等待想收徒弟的确认选择是双向的,入了真武堂就不允许私下拜师了。

    当然,这些目前都与越曦无关。

    她只认真的参悟着功法,等待着下一场战斗。

    至于和谁打。

    这并不重要。

    就算真武堂内目前因为她,从上到下都激起了一些浪潮,她耳中隐隐有所接收,却视若无睹。

    在收到第二场战斗的提醒后。

    又轻快的赶到了擂台。

    上台!

    战斗!

    这一次,场下观看者似乎更多了。

    无数人的声音嘈杂无比,越曦直接闭了耳中穴,只眼角余光注意着裁判的嘴型变化在‘看’到开始时。

    她冲擂台上那位少女一挥手!

    &/div>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