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4章 你们见过他吗?

    听到师叔的询问,天兰芝愣了一下。

    陷入沉思。

    这时。

    平师叔手上光芒大胜,元婴级法力向云朵法宝狂输而去,激活了某些功能,他神念在天兰芝提供的位置上一扫。

    唰!

    天空这朵云彩刹那间仿佛流风一般消失在空气中。

    而在离越曦几十里外的天空处。

    空间黑缝一闪,云朵凭空出现,无声无息,并不引人注目。

    这时,长天剑派的大长老已经到达杨辰白他们所在位置的上空,冰冷的目光看向他们,身上剑气环绕蜂鸣。

    “说!谁杀了我长天剑派的弟子!?”

    一群五阶武修。

    在这个时侯,在这片区域呆着,要说与他弟子的死没有关系,他可不信!

    但大长老还是认为,有一位六阶武宗在附近。

    或者已经离去了。

    他需要的是知道那位武宗姓甚名谁,以便报仇血恨!

    被元婴级威压慑在当场的杨辰白、宫佑等人面色一凛,互看了一眼,咬牙在不断上升的威压中坚持着。

    杨、宫、刘三人对威压的抵抗较强。

    可何彪齐海两人却满头大汗,几欲昏倒,七孔渗出鲜血,状态糟糕之极。

    宫佑身上光芒一闪。

    使用了某些手段,他压力松了一些,抬头冰冷道:

    “前辈好大的威风!居然以大欺小,破坏伏云战场的参战规则,你大可以杀了我们,为你长天剑派的弟子报仇好了!!”

    “自然有我大罗武宗为我等复仇!!”

    他的意思是说长天剑派率先破坏一些战场规则,大罗一方自然也不会再顾忌一直以为的战场潜规。

    但大长老却误以为,对方承认了有大罗武宗在一旁。

    整个人须发狂张,怒吼道:

    “大罗武宗何在!?”

    元婴级威压随着他的愤怒,再一次提升了,将下方何彪齐海两人压得当下喷血,杨辰白和刘晏也面色苍白之极。

    “大罗武宗何在?!”

    同样一道声音从天空上传来,冰寒刺骨。

    白发女子法衣宽袍长袖,随着白发飞扬满天,一步迈到了宫佑等人面前,同时长发如蛇狂伸而下。

    将下方几人捆得牢牢实实。

    几人身上遁符产生的光芒只亮起半截就暗淡了下来。

    施展失败!

    太快了!

    杨辰白面色难看的察觉到身上的遁符被化为灰烬,几人已经挪到了靠近的位置,本来准备趁宫佑开口引开那位元婴强者注意的时侯。

    施展遁符离开。

    可惜

    “说!!是谁人害死了我儿!!”

    女子看似有些癫狂之姿,目光中充满了血色,白发带着法力勒住了杨辰白几人的脖子。

    几人无法呼吸。

    当然,他们身为五阶武修,早就可以内呼吸循环。

    只是在双重元婴威压下,几人双眼都有些翻白了,七孔同时渗血,和昏倒的何齐两人一样状态极糟。

    如果只是普通的六阶元婴。

    身为真武堂天才的几人还能有几分应对之力。

    可惜,面前两位出现在的元婴强者,一位是东域有名的强大剑修,长天剑派最强的大长老。

    一位是经历了当年大罗开辟疆域一战的残留元婴。

    实力都达到了六阶巅峰!

    根本不是天才们能越阶战斗的对象!

    平时传说中的越阶战斗,一般是指处于五阶圆满伪元婴期的天才,越阶与六阶初,或者弱等六阶中期的战斗。

    能战胜后者的都极少极少!

    修者每一阶之间。

    差距都如天地般遥远。

    “芝兰元君且慢动手!”

    锋利的无形剑气一下子将杨辰白几人从闭气中拯救出来,但呼吸是恢复了,一样无法动弹。

    “长辛前辈什么意思?!”

    天兰芝面色冰冷,身上气势凝而化形,身后天河虚影若隐若现,气息格外浩瀚。

    她因独子的死,一时心境几欲崩裂。

    杀机升腾!

    “本长老要先问清一些事情!”

    看到天兰芝出现的一刹那,长辛大长老产生了不少猜疑,毕竟除了大罗一方干掉自己徒儿的可能外。

    眼前这位莫名出现的无量宗元婴,也极为可疑!

    她是真的刚刚赶来?

    还是一直守在附近?

    为什么一来就下死手?

    头脑冷静了几分的他开始思考。

    如果是他灭杀了大罗一方的小辈们,肯定不会任自己一方的有潜力的后辈留在那处危险区域。

    魂灯可以传送临死前的一幕,这是谁都知道的常识。

    一些术法可以寻踪。

    也不是秘密。

    而下方五人中,至少有三人不是普通天资的武修,不远处还有一位天赋可能更强的四阶女童在这里历练。

    大罗一方对这些天赋纵横者极为重视。

    长辛大长老并不是擅长智谋之辈,只是活得时间长,才拥有足够的阅历经验,眼下,他脑中闪过好些念头。

    不时推翻不时反复。

    “下面几个小子,回答本长老问题,否则!别怪本长老以大欺小灭杀尔等!!”他一念万千,还是选择了直接询问下方的几人。

    同时,也警惕着天兰芝的‘杀人灭口’行为!

    “噗!”

    喷血声在他放轻了威压后,从下方传来。

    随后,下方武修开口了。

    “前辈想知道什么?”

    这回是由杨辰白开的口,他趁着威压的减轻,快速塞了一枚丹药入口,恭敬的道:

    “如果是问我大罗武宗的所在,这一点前辈们应该比我们还清楚!”

    不待上头两位开口。

    他又冷静的拱手道:“如果真想见我大罗武宗,晚辈们也可以领路,何必找借口欺凌我等”

    虽然阵营不同。

    但强者同样应该以礼相待。

    这是指交流的时侯。

    同时,杨辰白想到康圆已经返回汇报信息,他们几人在无法遁离的时侯,稍稍拖延点生存时间。

    才是理智的行为。

    他故意将无量宗那位芝兰元君的询问忽略过去。

    毕竟对方一开口。

    问到她儿子是谁杀的话题,他瞬间就猜到了先前施展无量天河阵男子的身份。

    拥有可引出天河弱水的伪道器阵旗。

    还能以精血激活加强。

    说不是东域无量宗的掌阵一脉,谁信!?

    虽然心中咯噔了一下,知道目前无比危险,随时可能陨命在此,但杨辰白还是努力保持平静。

    拖延时间。

    能争取活下去,自然不会找死。

    “你们见过他吗?”

    长辛大长老冷冷的问,依旧目光锐利,却没有继续暴怒,在同阶面前任情绪失控是件是很危险的事情。

    他手指划过,无数剑气形成的细小光弧在半空中组成了一个人影。

    气息容貌清晰无比。

    那是一位身着青纹法衣的俊朗青年,剑眉星目,身上剑气凛然。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