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7章 热情的大罗人欢迎你

    又惨叫?

    越曦也懒得去分辨真假,无动于衷的继续在上方用长枪向下捅扎,从长枪传来的手感上,似乎真是扎到了什么东西。

    有点软。

    这是相较于一直在砸的建筑石柱材料带来的手感。

    “道友道友手下留情”

    下方传来虚弱的声音,和先前那中气十足的救命声和惨叫声都完全不同,似乎重伤垂死了。

    当然,越曦没有理会。

    那仿佛死亡前的惨叫声,她都听了不止一两次了,就算下面真的有人,这小命也硬得快超过星辰钢了吧。

    只是云从风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越曦将长枪抽出,扫了一眼其上的些许血迹,再看向下方时,带着一点若有所思之感,然后

    她又继续将黑白双头长枪向下捅去!

    反正捅都捅了

    “啊!!”

    在越曦进入核心区域前。

    通明秘境外。

    光芒一闪之下,多出了三人,这三人面色苍白,手上有伤,领队护持的几位堂首忙将人一卷。

    带回云殿内。

    只是当下,看向对面的目光就没有那么友好了。

    虽然只是受伤,但这只是激活了遁符出来的人,如果没来得及激活遁符呢?

    这三人是五阶极限。

    在异修六阶后期强者的面前激活遁符大概也极为惊险了,否则也不会伤势如此新鲜秦堂首白发几乎爆炸。

    胡子也如针般竖起。

    众人脸色都极为难看。

    幸好计云藏赶紧道:“外围的四阶武将们都没有出事!”这让几位想当场爆发的老堂首稍稍缓和几分。

    这十位四阶天才其实给名额有些稍过了。

    因为里面就算资源丰富,也不是没有危险的,妖兽们最低都是五阶。

    这还是单指外围。

    但最近大罗对后辈天才的培养似乎更加大了,重视度提升了不止一筹,在堂首们看来,应该和新增加的疆域有关。

    毕竟打下来的疆域自然没有放弃的道理。

    那自然需要更多的战力来守住这片疆域!

    守土之责。

    并不亚于开辟!

    说多了,其实就是,上面讨论了一阵,认为现在的后辈修者们,越发的进步缓慢,想刺激一下。

    刺激的前提,自然是更多的晋级机会。

    正好!

    通明秘境要开启了。

    正好让那些目前还四阶的小辈们,包括这么多年才五阶的小辈们,去见识一下真正的天才!

    说不定近朱者赤了呢?

    所以。

    越晋和贺勤还真是上头下令要塞进队伍中的人,只是似乎两人都没有需要后台操作就混进去了。

    这一点,关注了他们的几位武侯都极为惊奇。

    这几位可不是晋侯那种刚晋级不久的新嫩武侯,而是大罗的中流砥柱,武王以下最强的一波强者。

    越晋的运气。

    贺勤的疯狂。

    大罗某些人其实已经开始收集兑换延寿之物,因为后者如果冲劲不断,又心志一直如此忠诚坚定的话。

    确实值的培养。

    而且,又有着和沙道君间接拉上关系的可能

    “如果没出事还好”某位当年也是杀神一个的领队堂首眼中杀意狂飙,如果同阶对同阶也就罢了

    他们也再三强调过。

    没有晋级六阶不要进入核心区。

    论理来说,外围和内圈对那些各势力嫡传的天骄们根本没有吸引力,自家真传们也调教过。

    还会发生这种以大欺小的事情。

    只能说有意为之!

    “什么情况?”理性一些沉着脸问道。

    “是长生果!”真传弟子毕竟是大罗最精心培养的一批精英,并没有对手上的伤多进行关注。

    直接在渡过传送的晕旋感后。

    将事情一一告之师长们。

    将他们的破禁、遇见、如何应对,最后结果都毫无保留的说出。

    听到他说长生果消失时。

    计云藏眼帘垂下,但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所幸堂首们关注的也不是长生果的问题,而是下手之人。

    毕竟有人抢先一步取走果子。

    有能耐不让人发现。

    难道还要怨人家比你强,比你机缘好吗?

    不是这个道理。

    “你们半点冒犯都没有,对方一开始就恶意明显,后来不曾多问直接动手?”理性的那位堂首还在反复确认。

    另外几位有些不耐。

    只是知道形貌后,几人开始对比情报。

    首先,清楚确定了不是外面那三大势力出来的,只能用眼神刺外面的人几眼,而没有其他动作。

    当然。

    想有其他动作一时半会儿也不行。

    一是因为双方有所默契。

    大罗这一边不出动其他七阶及以上的强者,中域那边就不会派出更多强者来,而原本云州的强者不在此列中。

    在中域所了解的情况。

    大罗这边也就计氏兄弟可相当于一位七阶,最多还有晋侯又跑来坐镇了,青岚剑侯也可能存在。

    正好三比三。

    能护得住自家天骄们,不担心有人大欺小。

    至于平辈同阶的切磋交流或者更严重一点的交锋,这在任何势力都不会轻易干扰,算是一种约定俗成。

    暂时,唐成并没有被算入大罗七阶中。

    有些是并不知道他的存在。

    有些是将他视为沙道君的暗藏势力,并不将之与大罗挂勾,因为最初这人及同伴出现时,明显与大罗一方没有交情。

    “是归一宗的”计云藏在一旁小声提醒。

    “归一宗!!”咬牙切齿重叠的声音不止一两个,计云藏扭开头,不去管他们对归一宗的琢磨。

    反正,既然敢在大罗的地盘上冒出恶意欺负大罗小辈。

    那么。

    来了就别走了!

    热情的大罗人欢迎你!

    永恒的留下来。

    虽然对中域的道君们有所顾忌,但大罗一方也不可能顾忌着就任由自家小辈受委屈了,没有这个习惯。

    计云藏没有参加对归一宗的仇恨加深队伍。

    自然是因为他知道。

    有那位小孩模样又记仇记恩的主上在,那位归一宗的小辈,完全用不着他们来处理了。

    所以。

    他连那人的名字都懒得去回忆。

    死人需要名字吗?

    自然是不需要的。

    大罗这方的人似乎大概都是这样的想法,从头到尾没有人问过这个位的名字,只手上通讯法器似乎各自颤动了一下。

    不知道发送了什么消息出去。

    同时,云宫外的那三位七阶化神也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仙子与小老头刚对视了一眼,与大罗一方冲突最小的天剑宗那位化神就身形一闪,到了云宫内。

    毫无委婉,直接问:

    “大罗的道友们有其他想法和打算吗?”眼中温文退去,眉宇间锋芒毕露。

    天剑宗剑修同样毫不畏战避战!

    虽然能被派出来进行交际领队类外务的,这位白衣剑修个性已经是剑修中少有的理性温和派了。

    也就是那种。

    打之前会问清楚道理的存在。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