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2章 谁生的蛋?

    “幸好我小命浑厚无比啧啧!”

    云从风应了一声,然后转过身,让越曦看到了他满身骨刺仿佛刺猬一般的模样,听到他悠然的声音。

    心中一松。

    越曦面无表情的将人推开。

    将她整个人都挡在石壁上了,太挡视线了,人高腿长很厉害吗?

    噗噗噗!

    同样的声音正好相反的景象,几百根白骨刺从云从风身上反弹射出,远远的落到了牢室一角。

    他手上一动,吞了粒丹药。

    身上法衣光华流转后,血痕消失。

    这里毕竟没有近在眼前的敌人,自然不需要太过于节省法力和丹药,云从风看着角落里的白骨。

    神色间有些恍惚。

    “他是半妖”云从风声音很轻的道。

    越曦嗯了一声,突然也不知道接口说什么,最后干脆转头继续看墙壁上的字符,努力将之记下。

    对刚才的危险毫不担心的样子。

    牢房内很安静,但两人间气氛却极好,似乎这场危机后,彼此关系更亲近了几分。

    在云从风以身相挡危机时。

    越曦就放下了怀疑。

    脑中将前后事情一梳理,除了还有一点细节上的疑惑外,她基本上猜测到了这次遇险的前因后果。

    而且,那一点疑惑也从墙壁上的字符中隐约解开。

    云从风声音不大的继续道:

    “天道宗曾经对妖族极为排斥,同样对中拥有妖族血脉的半妖看不上眼,那时天下正道的敌人就是妖族和邪修们正道一向将两者视为一同”

    越曦听着云从风讲述着过去的故事。

    看着他再次收好了白骨。

    这次装入玉盒中放到了储物戒中,发现越曦的目光,他解释了一下:“遗骨上没有一点法力残存,只有一击之力罢了。”

    他又看向墙壁:

    “这是他死前留下的最后一击,却没能成功放出,受这处环境的影响,还有那妖文的刺激”

    云从风似乎想解释清楚。

    却稍有点混乱。

    越曦却主动开口:

    “拥有一丝神兽血脉的妖族的四分之一血脉,本是宗门天骄,危机中妖族传承意外开启,被发现身世,从云端跌落,失去定下婚约的未来道侣,师尊被害怀疑他所为,宗门质疑追杀”

    这些是越曦从墙壁上内容读取到的。

    越曦有种自己看话本的感觉,这人惨的有点像天命之子啊!

    当然!

    墙壁上的内容还有不少,包括对方如何误入妖族传承之地,一处虚空界外围,本来重创跌落的修为反增。

    然后寻凶为师复仇等等。

    最后越曦想到自己跳跃着研读的内容中,这人似乎又上当了?

    被欺骗,遇背叛

    那字符中蕴含的愤概几乎扑出墙壁,带着一种愤恨,似乎这种愤恨对着天道宗传承者来的

    越曦嘴角一抽。

    这位半妖似乎确定会有天道宗的传人寻来,然后留下了这专门针对天道宗传人的一击?

    不,有点不对。

    越曦沉思着。

    她和云从风一前一后位置明明不同,那白骨却直接冲她而来的,应该是针对研读墙壁上妖文的人?

    或者说。

    越曦突然手一招,先前那只婴儿拳头大小的方正‘天道宝盒’再次出现在手中,她目光一凝。

    角落中的那堆杂物中似乎有什么颤动了一下。

    然后静止了。

    刚刚还说只有那白骨是最后一击手段的云从风不说话了。

    这里明显还有诡异之处!

    越曦笑了。

    将那只天道宝盒又收起,然后冲云从风示意,后者向那堆杂物靠近,越曦也用长枪伸长出来捅了捅。

    哗哗!

    和先前的白骨一样,没有任何能量法力波动。

    越曦回忆着墙壁上的‘妖文’,突然开口发出几个音节,这时,墙壁上又有灰白色光芒冒出。

    而那堆杂物中。

    有东西在颤动,云从风上前,越曦也用长枪用力一扫。

    嘭!!

    结果出来了。

    “这里有一颗蛋?”

    云从风说得很犹豫,因为这块不太规则,只有巴掌大小的椭圆型石头,看上去更像失去能量的普通灵矿石。

    他将这枚刚才颤动了一下的‘蛋’捡起。

    认真打量。

    “它只对妖文和天道宝盒有反应!”越曦开口。

    “这里的陷井应该是针对进入这里的天道宗传人,之所以针对了我,是因为最后宝盒在我手上?”

    越曦总结:

    “激活陷井应该有三个要点,一是天道宗传人的气机,二是识得妖文,三是取走天道宝盒!”

    越曦靠近云从风,将那枚‘蛋’拿到手中观看。

    天目神通展开。

    补充道:

    “那半妖在保护这枚蛋,因为天道宝盒似乎能镇住这里的”她看了周围一眼,这里面黑雾明显更浓郁了。

    相较她刚刚进来时。

    而她手上,似乎有若有若无的黑雾隐隐向‘蛋’内渗透,因为‘蛋’本身灰黑,不细看真看不出来。

    她直接又将天道宝盒取出。

    将那枚小巧的方下玉盒靠近这枚‘蛋’,发现那种细微的渗透感,消失了。

    果然如此!

    “难道是那位前辈的蛋?”云从风声音有点艰难,不可置信的道。

    越曦看了他一眼。

    妖族或者半妖反祖生枚蛋有什么奇怪的?

    云从风从越曦目光中看出了她的想法,顿了一会儿,才艰涩的道:“这位半妖前辈似乎是男,不,雄性!”

    越曦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

    有些睥睨:

    “别说有些妖族雄性有孵蛋的传统,就是没有,就不能别的妖给他生的?你到底在想什么?”

    为毛一定认为是他本人,不,本妖下的蛋呢?

    云从风表情更古怪了。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声音缓缓道:“进入通明秘境是需要名额的还有实力的上下限和年龄的”

    “未孵化的蛋不可能额外带进来!”

    “除非在肚子里”

    越曦一下子愣住了。

    她因为进来得格外容易,其实没有想过进入通明秘境其实是一件很复杂,各方面都审查得极严的事情。

    云从风所说,信息量有点大啊。

    越曦看着手上的蛋,一时绞尽脑汁,最后眼中一亮:“如果这只是秘境内妖兽的蛋呢?别总想这么复杂!”

    然后,云从风将一截苍白骨头伸了过来。

    越曦茫然。

    什么意思?

    云从风不知道在白骨上施了什么术法,在靠近那枚蛋时,白骨微微发着毫光,越近越亮

    “血缘测试术”

    这句话一出,两人面面相觑又沉默了。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